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Kingsman][授權翻譯][HE] One Night, Chapter Five

Chapter Five

顯然睡前的冷水澡一點幫助都沒有。

哈利一早起來下身硬的不像話,但他堅決地一碰也不碰,儘管無法停止去想那個只有二十多歲的男孩──他根本不會喜歡上自己,更何況對自己有任何渴望──他是絕對不會這樣玷汙他的客人的。

他起身進到浴室,轉開蓮蓬頭,確保水冷得足以讓他冷靜下來,他小心翼翼地脫下他的睡衣並在淋到水時顫抖了一下,但他鼓起勇氣讓自己站在蓮蓬頭下,發現下身的堅挺終於慢慢消去的時候總算讓他好過了些。

他不疾不徐地繼續他的動作,大力擦洗自己的身體,希望那緊嵌在自己腦海跟身體裡對艾格西炙熱渴望可以跟身上的肥皂泡一起被沖走。

等他終於刮完鬍子、換裝並準備出門,他允許自己走進昨晚艾格西睡的客房。

他努力不發出任何聲音,怕吵醒艾格西讓事情變得更尷尬,再者,他懷疑平常男孩根本沒有好好睡覺,至少值得像一般人一樣好好地睡一晚,哈利努力說服自己,絕不是因為想再看男孩一眼才走進房間的,只不過需要留個字條給他,就是這樣。

艾格西需要知道哪裡可以拿到他的酬勞,也需要吃頓豐盛的早餐,對於走進他房間慢慢地寫張字條完全是合理的,沒錯,甚麼問題都沒有。

他走向床頭櫃並放上小字條,他轉過頭看了男孩一眼心中頓時一滯,難以形容男孩放鬆沉睡的神情有多美,昨晚留他下來過一夜的決定頓時變得正確無比,只要能夠這樣看他一眼什麼都值得。

哈利溫柔地揚起嘴角,伸手撥開落在男孩眼上的幾絲金髮,卻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動作,愣了一下,趕緊收回自己的手。

老天,自制一點!

他看了艾格西最後一眼後終於從房間離開,可能再也無法跟艾格西見面這件事讓他感到深深的失落。

------------------------------------------------------------------------------

雖然哈利一向不會全然專注於法庭上律師的言論──一如海莉葉指出──但他總是能夠跟上狀況,一方面他事前都會盡可能地準備資料,一方面他也總是能抓住其他人話中的重點,讓自己做出適當的決定。

不過今天他甚至連正在審理的案子究竟在講什麼都不清楚,讓海莉葉不是很開心。

他努力試著讓自己集中注意力,但那個律師的語調枯燥,他只能盡力忍住不因為他平板的聲音而拿什麼東西砸過去,而桌上也沒什麼東西可以讓他專注在上頭。

在案件中理出思緒儼然變成不可能的任務,尤其他的思緒還每二十分鐘就飄回家中的男孩身上。

他始終無法理解為什麼男孩能這麼般迷惑他的心緒、他的靈魂──甚至一切。

哈利一直以來都不會浪費時間在這種令人頭昏、分心的事情上,他總有更值得花時間的事情去做,把時間花在這種事情上跟他的原則不符,工作優先,但顯然不適用於現在的狀況──在訴訟中努力不在想到一個年紀只有他一半男孩的悅耳笑聲的時候笑出來。

而每次他腦中浮現艾格西的樣子,又會想到他可能再也聽不到男孩笑聲的事實,頓時心情又沉了下去。

他覺得自己很可悲,覺得就像海中的浮木,心情隨著腦中各種念頭擺盪不定,從來沒有在短時間內心情有這麼多起起落落。

他突然感到左腳一陣刺痛,發現海莉葉用她的鞋跟踩了他的腳,讓他震了一下,趕緊看向身旁的女士。

她轉過她的視線銳利的瞪了他一眼,挑起那精心修整過的眉毛,帶著幾分挑釁的意味。

他轉過頭去,努力讓自己笑著不對她生氣,一直以來都是她幫著他,要不是有海莉葉他的職業生涯大概不會進展的這麼順利。

儘管如此海莉葉的一踩還是不足以阻止他的思緒飄回那可能已經睡醒的男孩身上。

--------------------------------------------------------------------------

「好吧,我委屈點聽你說,那個人是誰?」梅林直接地問。

哈利被水嗆了下──一如既往,梅林都挑他口中有東西的時候時候提出問題──震驚地看向他:「你在說什麼?」

「哈利!」梅林嘖了一聲,表情明擺著不要想要隨便蒙混過去。

「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梅林。」

「哈利。」

他們就這樣沉默的盯著對方,露出冷漠的表情雙方都不肯退讓。

哈利嘆了口氣,首先轉開視線:「沒有什麼人,梅林,只不過我今天做了些蠢事。」

「喜歡上某個人不是什麼蠢事。」

哈利站起身來,搖搖頭並笑了笑,轉過身去拿起他的東西,「晚安,梅林。」

「不要總是讓自己過得那麼不開心,哈利!」梅林向他喊話,看著他打開房門並走出房間。

他不經意的晃晃手中的飲料,顯然他只能自己找出是哪個神祕的人讓自己的好友如此神魂顛倒。

他也承認,這感覺蠻有趣的。

------------------------------------------------------------------------------

過了一星期後,在哈利要崩潰之際,或更準確地說,在他終於下定決心要做些什麼的時候。

對他而言跨出這步跟正要學步的小嬰兒要跨出第一步一樣艱辛,訴訟、簡報甚至是有嗜血的暴民揚言只要哈利敢定罪他們的頭頭就會要了他的命,他都能坦然自在的面對並用機智與口才讓事情往他要的方向發展,但面對愛情卻總是有所顧慮,只好試著不再讓真心被理智所束縛,試著讓一切回到在掌控中。

「你知道,我都很好奇那些人是去哪裡找到那些、怎麼說、應召男孩?」

他的司機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哈利只能把視線移開,裝做只是不經意地提起這件事,威廉已經擔任他的司機超過二十年了,如果有任何人能確實保守哈利的秘密,除了梅林就只有威廉。

「我想,他們大概都到史密斯街,先生。」

哈利應了一聲,手指輕敲著車窗,彷彿是陷入沉思中,突然又說:「威廉,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TBC


如果我晚上有乖乖再翻一張的話就再多更一章,有時候我都覺得客觀來看哈利根本癡漢+變態,但反正他是哈利,要怎樣都可以,所謂人帥真好大概是這個意思XDDDDDDD

评论(10)
热度(53)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