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Kingsman][授權翻譯][HE] One Night, Chapter Eight

Chapter Eight

在一段關係中哈利從不是個善妒的人,當然他發展關係的次數並不多,畢竟在他當上法官的年代,同性戀可不常見,即便到現代法院裡的個例仍相當少見,一方面他對伴侶的關注也遠不足以引發心中的妒火。

但在他跟艾格西那次談話過了三個禮拜後,他傳訊息邀請對方與自己共進晚餐而對方以今晚要工作回絕他的時候,哈利十分訝異於心中深處因而燃起的熊熊妒火。

他把手機扔在廚房的方桌上開始踱步,煩躁的對一切發怒,試著走到書房埋頭工作中,卻根本無法把注意力集中在手中的張張簡報,只能怒嗥一聲站起身來,再倒上一杯威士忌,並將杯中金澄色的液體一飲而盡,雖然知道喝這麼快不是什麼好主意,但自喉嚨一路沿襲而下的灼熱感卻帶給他異樣的滿足感。

他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這次走到家用電話前並按下梅林的號碼,梅林在第二聲鈴響時就接起電話稍稍讓他好過些。

「哈利?你該死的這麼晚的時間打給我?」

「謝謝你的問候,梅林。」他幾乎可以預見電話那頭的友人沉默地翻個白眼,等著他的回應。

「我誠摯地希望你願意過來一趟。」

「做了什麼不該做的嗎?」

「我才不會因為這種事在半夜兩點跟你打電話,老天,我才不是那種四處惹麻煩的人。」

「你忘了巴塞隆納的事了嗎,哈利?」梅林一面微笑一面流利地在手上的文件簽名。」

「至少平常不是,梅林,平常不是!」哈利羞愧的低吼一聲。

話筒中傳來對方的幾聲大笑,「好吧,但通常你也不會心情憂鬱就打電話給我。」

哈利嘆了口氣,該死的傢伙,他太了解自己了。

「我需要找點事情轉移注意力。」

「所以真的發生什麼事了。」

「你可以停下那無止盡的好奇心移動尊臀到我家來嗎,厚臉皮的混蛋?」

「好、好,我要出門了。」梅林忍不住偷笑幾聲。

「謝謝。」哈利語帶感激的說。

------------------------------------------------------------------------------

「好吧,說實話吧哈利。」梅林在喝下第三杯威士忌後咕噥著說,「那個人是誰?」

「我不知道你在說──」

「少來了哈特先生,我跟你已經認識了大概──二十五年?」梅林又喝了一口,「該死,我們都老了。」

哈利閉著眼同意地舉起酒杯,平常兩人都維持適當的儀態,但在兩人私下獨處的場合,就會丟棄那副拘謹合宜的偽裝,他們都需要適時放鬆一下。

「我不會說的。」

「死都不說是吧?」梅林露出燦爛的微笑,又喝了一口。

哈利嘆口氣:「好吧,我或許是在跟某人約會。」

「我注意到這件事一陣子了,哈利。」他閉著眼靠著椅背,模仿著哈利的姿勢,「我問的不是這個。」

「他是個年輕男孩,比我年輕多了。」哈利有些忐忑地低聲告訴他的友人。

「你喜歡他嗎?」幾秒後梅林張開雙眼,看著一動也不動的哈利,「你無法控制的喜歡上他了是吧?」梅林大笑,又倒向椅背。

「梅林,我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我無時無刻都在想他──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我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

「已經三個禮拜了,梅林,他在我腦中揮之不去,我想我可能是──」

「戀愛了?」

哈利擦擦自己的鬢角,咕噥著說:「把威士忌遞給我好嗎,要繼續這話題我需要多灌點酒精。」

梅林慷慨地給他倒了一大杯,知道哈利多麼不擅於敞開心胸,並注意到他沒有對於自己剛剛所說做任何否認。

「這有什麼不好的?」

「梅林,他年紀只有我的一半,他、他很快就會覺得無趣,而且他的工作又是那樣,之後怎麼辦?」

「他是做什麼的?」

哈利搖搖頭,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哈利。」

「他是──好吧,他是個應召男孩。」

梅林被酒嗆了一大口,「你怎麼會認識他?」

「我無意間遇到他的,而且不要亂想。」哈利看了梅林一眼,「我們沒有睡在一起。」

「那你有?」

「不,當然沒有。」

梅林應了一聲,「好吧,他現在在哪?」

「工作。」

「工──哇喔!」梅林打量著哈利,「難怪你大半夜把我叫來。」

哈利朝梅林舉杯,「一如往常的明察秋毫,吾友。」

「你有想過要好好面對這個問題嗎?」

「然後怎麼跟他說?別幹了,我不喜歡你做這個?」

「他喜歡做這個?」

「不是。」

「那麼?」

「那他要做什麼?上大學太貴了,他一定不會讓我幫他付的──」

「他之前上過大學?」

「恩,其實他也是念法律的。」哈利對這諷刺的事實暗自苦笑,突然又說:「他在法院裡也有認識的人,但他不肯告訴我。」

梅林徵詢的看著他:「哈利,海莉葉的老公有一間學校,他不會跟你收學費的,只要跟她說一聲,她對你那麼好。」

「他還是需要錢。」

「那麼他可以替你工作,或把他派給我們的客戶。」

哈利坐起身來,「這主意不錯,但我不知道他願不願意,他──」

「我想他會樂意接受的。」

哈利不置可否的應了一聲,說實在的他很慶幸有梅林在這裡。

「你還要繼續繼續糾結下去嗎?還是你現在沒事了?」

「一個連長相都不知道的男人正在跟我愛的男孩上床,你確定問我這個嗎?」哈利看起來又累又惱,無力地窩在沙發。

梅林對他笑了笑,再次把他們的酒杯都倒滿,並舉杯說著:「敬我們明天的宿醉。」

「敬宿醉。」哈利回他,舉杯跟他碰了碰,並一口喝下。

想必明天起來會頭痛欲裂,但只要可以不必整晚想著艾格西一切都值得。


TBC


评论(5)
热度(50)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