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Kingsman][授權翻譯][HE] One Night, Chapter Nine

Chapter Nine

說實話,這主意糟透了,或許是幾年來出過最糟的主意。

哈利在起居室的地板上醒來,發現自己攤在梅林身旁,手上還握著半空的酒瓶,而且領帶不見蹤影,鞋子也沒在腳上。

他睜開眼,發現日光穿透窗戶曬在臉上時痛苦的呻吟一聲,趕緊皺著臉想用手臂摀住雙眼,才發現手臂已經因為保持奇怪的姿勢太久而發麻。

哈利戳戳身旁的梅林,按上他頭頂的光亮,「起來。」

梅林馬上跳開來,咒罵一聲:「去你的!」

哈利再次戳了戳他,半是被惱怒半是當作回報,他疲憊地站起身,但馬上又跌倒在地,只感覺整個房間都左搖右晃。

「該死,我覺得我頭都快裂成兩半了。」梅林咕噥著說,同時抓了抓他的鬢角,「好像里約那次又重演了。」

「不,里約那次好多了,至少我還可以在不吐出來的情況下移動。」哈利再次張開雙眼,試著去適應刺眼的日照,「而且我們那次喝比較少。」

「我們那時也比較年輕。」梅林轉過頭看向哈利,兩人都試著保持靜止:「為什麼我又被你害成這樣。」

「別忘了誰是那個打開第三瓶酒的人。」

梅林沉默著不回話,又把眼閉上,他們就這樣平躺在地上,彷彿過了幾個小時,梅林試圖靠著咖啡桌撐起自己的身體。

「我的長褲去哪了?」梅林突然開口問,使得哈利往下一看。

「我怎麼會知道,昨晚的記憶一片模糊,梅林。」

梅林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環顧整個房間。

「我們拆開第一盒雪茄的時候你還穿著他──我猜。」

「在那裏。」梅林跨過壁爐旁的扶手椅,把黑色長褲從地上撿了起來,咒罵了一聲:「該死的!」

哈利忍著噁心感坐了起來,看向梅林的方向,膝蓋的位置被燒掉的一塊,哈利無法自制的開口大笑,惹來肩膀上的一擊痛揍。

「這主意爛透了。」

「這不是最好的狀況。」哈利同意的附和著,「但也絕對不是最糟的。」

梅林翻了白眼,笑了笑說:「我要借件你的褲子。」

他說完就逕自走出房間,靠著扶手緩慢地爬上樓。

接著想起一陣敲門聲,讓哈利縮了一下,偏偏在他最無法動彈的時候──真是走運。

他奮力往門口移動,試圖在曲折的步伐中保持平衡,但一打開門就愣住了。

「哈利?」艾格西一看到他的樣子就驚訝地張開雙眼,頭髮散亂、衣服不滿皺痕、雙眼血紅又滿身酒味。

哈利移到一旁,讓出空間好讓男孩得以走進屋內,並避免對上他的雙眼,他完全沒預期今天會見到艾格西,事實上,他希望永遠不要被見到這副德性。

「該死的,你是變瘦了嗎哈利?你的褲子怎麼這麼緊?」梅林從樓上大喊,渾然不知有其他人在。

艾格西看見一個精實的光頭男人緩緩從樓上下來,看起來跟哈利一樣慘。

該死的這是怎麼回事?

他的視線在哈利跟梅林間游移,眼神冷了幾分,幾絲糟糕的猜測閃過他的腦海。

「梅林,這是艾格西,艾格西這是梅林。」他替兩人介紹了一下,梅林聞言抬起頭來。

「原來你就是艾格西。」他伸出手並露出微笑,「很開心認識你。」

艾格西回握他的手,但臉上不見笑容,「你是誰。」

「他是我的老朋友,也是我的同事。」

「很抱歉讓你看到這副德行,我平常像樣多了。」

「真的嗎,我看不出差別。」哈利揶揄完就走進廚房,試圖找出頭痛藥,感覺頭隨時會炸開。

梅林跟艾格西都跟著走了進去,艾格西稍稍走在後方。

哈利遞了顆藥丸給梅林,同時從拿出兩個杯子放在檯上,並都倒滿水。

梅林拿了一杯咕噥著:「一飲而盡。」

「老天,希望這個有效。」梅林再次抓抓鬢角,疲倦的閉上雙眼。

「發生什麼事了?」艾格西語氣冰冷的問著,但哈利沒有注意到他話中的寒意,梅林也是。

「我們只是昨晚不小心喝多了。」哈利咕噥著並帶著歉意看了一眼。

這時梅林終於意識到有幾絲緊張瀰漫在房間內,不自在的說:「我想我該回去了。」

「你不能就這樣開回家。」哈利的語氣不容爭辯。

「我會攔輛計程車。」梅林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再派人來把車開回去,禮拜一見,哈利。」他禮貌性的點點頭,並對男孩露出緊繃的微笑,「艾格西。」

男孩也回了一下,但眼神強硬並充滿怒火,梅林嚥了口水,趕緊從房間離開,這絕不是他預期中跟他最好朋友的伴侶見面的方式。

梅林離開後,哈利把目光看回艾格西,打量著他的反應。

「不解釋一下嗎?」

「我、我昨天邀他過來,我們不小心喝了太多,就只是這樣。」艾格西看起來不怎麼買帳,「你對我很生氣。」

「你覺得呢?」男孩開始在房間踱步,轉頭不看年長的男士。

哈利坐在檯子上頭,用力把自己撐起來,「你不跟我說話我沒辦法解決問題。」

艾格西瞪向哈利,他的怒火迅速地蔓延,梅林喚醒了他心中一些狠毒念頭,想要揮拳揍上那人並狠狠地在哈利身上啃咬一口,留下他是屬於自己的印記。

該死!

「艾格西──」

「你跟他睡了嗎?」艾格西脫口而出,他從不是個拐彎抹角的人。

「我跟他──你瘋了嗎?」他還沒看過哈利這麼震驚的樣子。

「我瘋了?他在『你的』房間,哈利,他穿著『你的』長褲,還在這裡過了一夜!」艾格西最後幾乎是咆嘯著說出這些話,他的心情越來越糟。

哈利皺皺鼻子,「是因為要拿褲子才到我房間,他昨晚不知怎麼在抽菸的時候把自己的褲子給燒了,他是在這過夜沒錯,但我們都睡倒在起居室的地板上。」哈利說的很急,但還是盡力保持冷靜的語調,「我沒有,也永遠不會跟他上床,艾格西,我跟他已經認識二十五年了,如果我們要睡在一起早就做了,況且也不是我也不是會背地裡亂來的人。」

艾格西咬著下唇,突然對自己的爆發感到一陣愧疚,顯然哈利不是應該被責難的那方,他靠向哈利,站在哈利的雙腿中。

「那他為什麼會來?你沒有跟我說過你邀了客人。」

哈利顯而易見地緊張了一下,「我只是需要一個酒伴,梅林是個不錯的選擇。」說完對艾格西眨了眨眼,試圖找出任何可以讓男孩轉移焦點,不要繼續在這話題上打轉。

「鬼扯,才不是這樣。」

喔,該死,這男孩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了解他的。

「真的沒什麼。」

「你之前說的什麼?什麼不跟我說話我不能解決問題?」

哈利只能苦笑著嘆口氣,轉過頭去不看艾格西,艾格西只好輕扶著他的下巴,逼他轉回來看著自己的雙眼,並溫柔地輕撫著他的雙頰,哈利無意識地蹭著他的手讓他心情好了起來。

「我發現有時這對我來說很難熬。」哈利雙眼緊閉地低聲說著,「當你離開去──工作的時候。」

艾格西愣了愣,一切變得明朗,哈利並不是一時興起想找朋友喝酒,是存心要把自己灌醉好能一睡置之──就因為他。

艾格西倒抽口氣,感覺心裡被針狠狠的刺了一下,突然他恨透了自己,恨透了自己害那個無時無刻不是個完美紳士的哈利‧哈特變成這副德性。

「你知道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要這樣。」艾格西耳語著,雙手輕捧哈利的頭讓他靠向自己。

你沒想過好好面對這個問題嗎?

好吧,該死的梅林說對了。

「如果真的有辦法讓你不要繼續做下去呢?」

艾格西困惑的看著他,「怎麼──」

「你之前說你本來是念法律想當上律師,對吧?」

「沒錯,可是學費──」

「我知道,如果你可以不用付學費的話呢?」

「哈利,我才不會要你──」

「我不是要幫你付學費,艾格西,我認識一個人他在經營一間法律學院,我確定他很願意提供你獎學金,只是你要能維持非常優異的成績,當然我相信你做得到。」

艾格西眼中閃過一絲希望,他握了握哈利的雙手,「等等,還我是需要幫我媽──」

「你可以在基層法院的客戶那兼職。」哈利帶著鼓勵的語氣,整個人恢復了精神,「我不是說你非接受不可,但──」

「我接受。」艾格西咕噥著,親了哈利好一會兒,「老天,我接受。」

哈利再次吻上男孩的雙唇,儘管意識到或許不該在這種狀態下跟他的男孩吻得難分難者,但他就是無法克制。

他禮拜一一定要好好謝謝梅林。


TBC

下集預告:上班都在想著小男友,一直不專心的哈利,不過到了晚上艾格西已經晚了兩個鐘頭還是沒有赴約來吃晚餐──


接下來至少會一天一更,終於快翻了,而且最困難的幾章已經過去了(應該吧......

评论(3)
热度(49)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