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Kingsman][][HE] One Night, Chapter Ten

Chapter Ten

「替我跟約翰說聲謝謝,這幾天我得好好請他喝一杯。」哈利說著,雙手握緊海莉葉的手。

她用另一隻手拍拍他的手臂,露出溫暖的笑容,「我會的,入學的事我們會在下周前安排好。」

「太好了。」哈利露出寬慰的微笑,趕緊走向前替她打開法庭的門,他接下來可得在法庭上專注點,畢竟人家的老公只因為他一句話就讓艾格西免費就讀法律學院,還好艾格西本身的成績夠好。

哈利坐在海莉葉身旁,拿出一本黑色的日記,上頭滿滿寫著註記,接著拿出一支墨水筆,決心向她展現自己要投入多大的專注力──儘管他承認,在筆記本上塗鴉比起來讓人感興趣多了。

他清了清喉嚨,開始敘述案情,聲音在整個法庭迴盪,並旨意讓辯護律師上前。

「庭上,儘管我們沒有多少機會研究這個判決,但其中有個環節讓我們──」

二十分鐘後,哈利絕望的想扔出他手中的筆,這個律師無疑是擺弄花言巧語的佼佼者,說實話,他一向痛恨這種言不由衷的詞句,令人渾身不舒服。

他向後靠坐著,部分心神又飄回艾格西身上,能在腦中清晰地描繪出他的笑容,隨著嘴角揚起會浮現的小小酒窩,露出潔白的牙齒,艾格西的一切令人驚豔,並總是笑臉迎人。

這一切對哈利是如此的陌生,有人總是願意對他露出笑顏,不論他說了甚麼──他的嘲諷、他的笑話、他的表情、甚至是他無心說出的字句,也不習慣不再獨自用餐及晚餐時從不間斷的談天,自從遇見了艾格西一切都不一樣了,他對艾格西的一切感到好奇,不願錯過任何一個關於他細節。

另一方面也從來不曾有人如此關心他的生活,縱然不願開口坦承──他十分樂在其中──彷彿帶著魔力,迷惑他、昏眩他,最終深陷而無法自拔。

老天,他已經無法回頭了。

最糟的是他甚至完全無法讓這一切停下來,無法擺脫這些日益高漲的感情,無法克制自己看到愛人時心中的悸動,他走進房門的時候、脫下外套的時候、甚至僅僅是用他湛藍清澈的雙眼望著自己的時候。

艾格西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深深牽動著他,艾格西會走進書房,讓他沉溺在深吻之中,彷彿這就是他生命的源泉,逼他得用盡每一分力氣別讓自己就這樣把艾格西強壓在書桌上、分開的雙腿再把他幹得連自己叫什麼名字都不記得。

說實話,他一生中從來沒有在短時間內這麼頻繁的手淫跟洗冷水澡。

當然並非艾格西不曾試著做點什麼,從梅林那天帶著宿醉跟尷尬離開,艾格西就做過一些表示,那天吃完午餐,哈利在洗餐盤的時候,艾格西就從身後一把抱住他,哈利原以為他只是要討個擁抱,但當艾格西開始隔著他的西裝褲愛撫他,一手放他的跨部,意圖變得再明顯不過,同時也讓他舒服的低吟一聲,幾乎拿不穩手中的餐盤。

哈利一把掃開所有物件,腦袋停止運轉,直接把年輕戀人按在水槽上,右手沿著他的背脊向下撫去,並在他渾圓有彈性的臀瓣上掐一把,他急切地靠上艾格西的喉頭,在上頭又含又親,耳中彷彿聽見一身血液奔騰,又用左手扶上艾格西的後頸,微微把他的頭轉向一側,在他脖子狠狠地咬上一口,讓艾格西尖叫了一聲,雙手緊攬著哈利的肩膀好讓自己不滑下去。

艾格西讓哈利抬起頭來,把手指伸入他柔軟的棕髮中,輕咬著他的下唇再探入舌尖搜刮著他的口腔。

他們之前沒有什麼紳士規範的束縛,只有最純粹、來自本能的慾望跟渴求,他們恣意、急躁的愛撫對方,彷彿要將對方吞入自己的身體裡。

艾格西伸手探下哈利的褲頭,熟練地解開皮帶,這才讓哈利那被欲望淹沒的理智回復了一點。

他趕緊將艾格西推開,為這段激情的插曲劃下句點。

「我應該先收拾好這些餐盤。」他喘著氣擠出這個句子,溫柔的吻上男孩的額頭,又轉過身去面對著水槽。

艾格西在原地楞了一會兒,臉上先是震驚、轉為困惑、接著露出受傷的神色,悄悄離開了廚房,而哈利因為背對著他並沒有看到他短短幾秒的的表情變化。

哈利哼了一聲,在眼前的律師遞文件給法官們的時候搖搖頭。

該死的,他需要好好克制自己的腦袋,光是想著艾格西已經讓他半勃了,在該死的法庭上,腦海中的這些片段使他瀕臨崩潰──儘管這完全是自找的。

並不是他不想跟艾格西上床,除此之外他沒有其他更渴望的了,但他沒打算這麼做,還沒有。

或許是他太迂腐了,或許他就是個自私的渾蛋,但他只是希望那一刻是特別的,艾格西睡過不少男男女女,而他不想僅僅至這票人的其中一位,他不希望他們兩人之間只是單單的性欲發洩。

過去這一個月以來,他一直等待著適當的時機,而就快到了,他今晚打算帶艾格西好好吃頓晚餐,再徹底的佔有艾格西,一如艾格西佔有他的心一樣。

------------------------------------------------------------------------------

「我很擔心。」哈利對著電話咕噥著,傾身靠在書桌上。

「你不是一向如此嗎?」梅林回覆他,視線從沒有離開過手中的報告,甚至只用臉跟肩膀夾著電話。

「他整天連一次都沒有打給我過,梅林,他也還沒有到。」

「我相信他只是遲到了。」梅林打開用嘴打開黃色螢光筆的筆蓋,再長長的段落上畫上幾筆。

「遲到了兩個小時?」

住,終於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電話上,「你要我找出他來嗎?」

哈利皺了皺鼻子並無聲的呼口氣,知道要他朋友幫這個忙多冒險:「對。」

「好吧,我等會兒打給你。」

「謝謝你,梅林。」

他把手機放回桌上並拿下眼鏡,無聲的走到窗前,試圖平復自己急促的呼吸,不讓心中的恐懼感將自己淹沒,艾格西可能根本沒什麼事,不過是他反應過度了,一切都會沒事的,一定要沒事。

拜託讓他沒事。

不到一個鐘頭梅林就回了電話,給哈利一個地址。

「你會小心行事吧。」

「什麼時候不是了?」

------------------------------------------------------------------------------

哈利大大鬆了口氣,當他看見自己英俊的戀人倚身靠在距離梅林給的那個地址沒多遠的門板上。

他開到男孩身前,打開車門,「上車。」

艾格西驚訝的張大雙眼,「哈利?你怎麼會在這?」

「我很擔心你,你遲遲沒有出現我以為你發生什麼事了。」

「你怎麼找到我的?」哈利咬了咬下唇,躲避著他的視線,「哈利──」

「梅林。」

艾格西翻了白眼,「你可以說清楚一點嗎?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梅林有很多線人供他指揮,他們很擅長打聽跟監控。」

艾格西的眉毛幾乎要抬到髮線去,「你在監控我嗎?該死的!」

「當然沒有,我永遠不會對你這麼做。」

「那麼──」

「我只是請他幫我找出你在哪,因為我很擔心你,我保證我不是故意要這麼做的。」

「好吧,哈利如果你真的這麼做──」

「我不會。」

艾格西拉下安全帶,「不敢相信梅林會這樣幫你──」

哈利深吸了口氣,讓艾格西愣在那。

該死!他媽的!該死!

哈利扶著艾格西的下巴把臉轉一側,盯著他的臉,所以真的發生了什麼事。

「誰做的?」哈利呼了一大口氣,立志要找出誰在艾格西的顴骨跟眼睛留下了一大片瘀青。

「那不要緊,只是──」

「艾格西──」

「我不希望你受傷。」

哈利再次扶上他的下巴,把他的臉轉過來正對著自己,憤怒的低吼:「誰他媽的這樣對你?」

艾格西嚥了口水,一陣顫慄沿著他的背脊而下,之前從沒有聽過哈利爆粗口,哈利的眼神裡燃著熊熊的怒火,背後藏著更深沉的、凶狠的情緒。

「艾格西──」

「狄恩──他、他是我媽再婚的人,在、在我爸過世之後。」艾格西低聲咕噥著,緊盯著自己的手,不敢對上哈利的雙眼。

哈利解開安全帶,猛地推開車門,激動的走出車外。

「哈利!」艾格西趕緊摸索著把車門打開,但同時哈利已經走到街底,「哈利!等等!不要走進去!」他趕緊跑向前,試圖把哈利拉開,卻完全動不了他,「哈利,他會殺了妳的。」

「你相信我吧?」哈利不看他一眼地說著。

「你要做什麼?」

「我只是要跟那個男的好好的『聊一聊』。」

TBC

下集預告:哈利帥度爆錶,但在艾格西面前就又變回小劇場一堆的純情(?)紳士


看完下章只能說律師跟律師的伴侶跟律師的伴侶的家人都不要惹,PO完文認命來翻第23章,這個尺度不至於被擋掉......吧?



评论(5)
热度(42)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