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Kingsman][授權翻譯][HE] One Night, Chapter Eleven

Chapter Eleven

哈利戴上他的黑色手套,推開眼前舊公寓的大門,目光迅速掃過整個房間:一個女人蜷縮在一張藍色的小型沙發上,手中還抱著一個雙頰粉嫩的小嬰兒,金髮的小女嬰已經快睡著了,卻還是緊附著自己的母親,彷彿周遭的一切讓她沒有一絲安全感。

房間另一側則坐著一個滿臉橫肉的男人,穿著一件不討喜且對他而言明顯尺寸太小的運動褲及一件鬆垮垮的運動衫,身旁坐著兩個人,看起來一個比一個還糟。

哈利厭惡的皺緊眉頭,無意識地握緊雙拳,只想將那三個男的痛揍一頓,尤其是那個穿著運動褲的,顯然是他們小團體的頭頭,居然敢對艾格西動手,巴不得把他擊倒在地,碾碎他的頭骨。

「他媽的你是誰?」那人喊著,突然意識到家裡有個侵入者。

哈利聽見艾格西的母親在後頭抽了口氣,趕緊起身躲到角落,臉上甚至不帶一絲訝異,彷彿對這樣的事早已習以為常,讓哈利看了更不是滋味。

「我想你就是狄恩。」哈利對他說著,眼神銳利如刀。

「我說,你他媽的是誰?」站起身來,把一隻手放進口袋裡,無疑裡頭放著一把小刀。

「哈利。」艾格西氣喘吁吁的趕到門口,眼裡透露出幾絲恐懼。

「安文太太,您是否能先帶著寶寶跟您的兒子到外頭,回到我車上?」說完轉頭看像男孩,「艾格西,幫幫你的母親,我一會兒就出去了。」

「哈利──」

「馬上,艾格西。」哈利的聲音低緩,卻讓他更顯得氣勢懾人。

艾格西不曾見過這樣的哈利,看上去就像準備上前將獵物撕個粉碎的掠食者,散發著致命的吸引力,卻又不禁為他擔心。

他僵著嚥了口口水,看向母親並點點頭,「媽,走吧。」

「該死的你以為可以上哪去,小子。」狄恩氣憤的走向艾格西,一手已經半舉到空中作勢要揮拳,突然被哈利抓住。

這垃圾想都別想再動艾格西一根汗毛。

哈利撞向男人,一把將他壓制在牆上,讓牆上的畫框掉落在地,並用帶著手套的手掐緊他粗肥的脖子,一般人總是這樣,先入為主的以為自己手無縛雞之力或根本不懂得如何保護自己,最終都會露出這樣不可置信的表情。

「我想我們的談話還沒有結束。」

「你這渾蛋──」狄恩的兩個小跟班急忙站起身來走向他,流利地掏出小刀。

「如果我是你們我會小心一點。」哈利低聲說著,視線從沒有自狄恩臉上移開,「用足以致命的武器襲擊一個皇室法官絕對會讓你們被送進牢裡。」說完轉頭看向他們倆,眼神裡沒有半分開玩笑的意思。

他們倆人愣在原地,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動作,「你在說──」

「安靜,這跟你們沒關係,我也建議你們不要攪和進來。」哈利對他們咆哮著說,隨即又轉回去看向那個被他釘在牆上動彈不得的男人,「我希望我只需要說一次:你永遠都不准再動艾格西或他母親的一根汗毛,明白嗎?事實上你連跟他們接觸或聯絡都不准,除非安文太太出於她的意願主動聯繫你。」

「如果你──」

哈利收緊了掐在狄恩脖子的手,讓他無法說下去,「那不是個命令,而是接下來一定會發生的事實,如果你還不想到監獄裡過完你的下半輩子的話。」

狄恩冷笑一聲:「你沒有權利這麼做。」

哈利露出大大的微笑,「恰好相反,我絕對做得到,如果你希望的話我下周可以在你身上演練看看,讓你因為家暴跟販售非法藥物被判刑,也可以讓他們判你最重的刑責,只要弄弄幾分文件,親愛的狄恩先生。」哈利向他靠得更近,看起來比街上的任何惡徒還要更兇殘,並在他耳邊說著:「相信我,你不會想要跟我作對的,狄恩。」

哈利將他推開,終於鬆下掐緊他脖子的手,讓狄恩又找回幾分膽量,冷笑著對他說:「你是他媽的騙子。」

哈利聳聳肩:「要不要相信隨便你,我已經把我的要求明白地告訴你,你想試試我的能耐也是你的選擇,但就不要怨懟那樣做的後果。」

哈利的拳頭急切的想揍碎那個男人的下顎,但他硬是克制住這個衝動,他跟那幫蠢人不一樣,轉過身來離開了公寓,他知道他再不走可能再也無法抑制住自己的怒氣,並隨即掏出手機。

「晚安,先生。」他的秘書在電話中說著。

「我知道現在已經很晚了,艾拉,但我需要你幫我幾件事情,麻煩你幫我找到一間可以住下兩到三人的公寓,也需要一名額外的保鑣從明天起保護我的朋友及她子女。」

「馬上去辦,先生,還有其他事嗎?」

「沒有,就這些,謝謝你親愛的。」

哈利回到車上,小心地不驚醒已經熟睡的小寶寶,也怕再嚇著艾格西的母親,這不是他預期跟她見面的方式,但情勢所逼也不得不這麼做。

在轉身面對身旁的兩人之前,哈利再次拿起電話。

「艾格西他沒事?」梅林一接起來就問,一面晃著手中的酒杯。

「我需要你再幫我一個忙,梅林。」

「發生什麼事了嗎?」

哈利因為梅林語氣中的擔憂露出微笑,即使只跟自己的伴侶認識一個禮拜,仍然為他而擔心並願意幫了自己這麼多忙,「算是吧。」

「哈利,這麼說沒讓我比較好。」

「我明天再跟你解釋,我現在需要你幫我做幾件事情,請等我一下。」他轉過頭去問艾格西的母親:「安文太太,我需要知道狄恩的全名。」

她看上去隨時都會昏倒的樣子,低聲咕噥著:「安金,狄恩‧安金。」

「謝謝你。」哈利對她露出溫暖的笑容,接著又將注意力放回電話中,「派些人在接下來一個月去監視狄恩‧安金的一舉一動。」

「好吧,有人把你惹火了。」梅林嘆口氣咕噥著,「替他們感到難過,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惹上了多大的麻煩。」

哈利哼了一聲,「明天早上見。」說完就掛斷了電話,終於轉過頭去看著艾格西。

「哈利──」

哈利用一隻手指擋在他的嘴前不讓她說下去,看著艾格西的母親,「安文太太,我為我今晚唐突的舉動跟您道歉,我是哈利‧哈特。」他再度對她笑了笑,希望讓她自在點,「我今晚會把你們載到我家,您跟您的家人可以待在那,說實話,就各方面來看您先生都是個渾球,我沒有全力阻止您回到他身邊,但我強烈地建議您不要這麼做,但無論如何我都不允許他再度接近艾格西,即使您選擇回去。」

「我不──我們沒有地方──」

「我的助理正在幫你們找新的公寓,你們可以暫時先住我那。」他握著她的手,「只要您一句話,您就再也不用見到他。」

「你打算對他做什麼?」

「我不打算對他做什麼,只是先讓您先遠離他,但如果他死纏爛打,我保證會把他關進牢裡。」

「你為什麼要幫我們,你想要從艾格西身上得到什麼嗎?」她強硬地看著他,全身緊繃著。」

「喔,老天、媽,他不是那種人。」艾格西尷尬地摀住自己的臉。

哈利抓住艾格西的另一隻手,在他的手背上輕輕地畫著圈,試圖安撫他的情緒,並深深吸了口氣,喉中湧起一陣恐懼,如果她知道他們的關係她會怎麼說?她會嫌棄他們嗎?還是要他們立刻結束這段感情?但即使這樣也不能怪她,畢竟有哪個母親願意自己的兒子跟一個年長這麼多的人交往。

這時腦中突然浮現另一個念頭讓他呼吸一滯:萬一艾格西因為母親的不同意而決定結束這段關係呢?

哈利微微顫抖著,試圖揮去腦中的臆測,這就是他為什麼不太跟人發展戀情。

「安文太太──」老天,他都不能呼吸了,「我、我愛你的兒子,我只是希望他安全跟快樂,相信我,我不會藉此利用他或是佔他便宜。」他艱澀的嚥了口水,接著說下去:「即使您或您兒子決定停止這段關係我還是會繼續幫助您們。」

「哈利──」

「沒關係,艾格西,如果你想結束──」

艾格西一手按上哈利的嘴,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他媽的你在說什麼,我怎麼會──」

他突然把手拿開,把哈利拉向前並在自己母親面前吻上哈利的嘴唇。

他敬愛他的母親,真的,他願意為了她做任何事,但不包括跟哈利分手,即使她不贊同這段關係。

他不會放棄跟哈利晚上一起窩在沙發上看電影,不會放棄聽見他的笑聲,不會放棄能看見他每個笑容,也不會放棄讓哈利早晨走到客房用無數個早安吻叫他起床──因為該死的哈利還是拒絕跟他同床共枕,即使知道自己有多渴望如此。

他不會放棄跟這個男人有關的一切,不會放棄對他的愛意,永遠不會!

哈利因為突如而來的吻感到不知所措,雙頰咻地翻紅試圖想把艾格西推開,但卻受制於艾格西攬在他肩膀及後頸的雙手,老天,艾格西的母親還在車上啊!

艾格西終於退開來,對年長的男士搖搖頭並露出微笑,他輕撫著他的臉頰,一時之間忘了自己的母親還在車上:「你這愚蠢的傢伙。」

他的母親暗笑一聲,對他們露出欣慰的笑容,她已經好幾年沒有見過自己兒子這麼快樂的樣子了,幾乎快想不起來他寬心大笑的樣子,而他對那男人微笑的表情──彷彿他是他生命中的日光,她怎麼能狠心奪走這一切呢。

「我想我們該走了,他們很快就會跟出來。」艾格西說。

「好。」哈利清清喉嚨,又在艾格西嘴上輕啄一下,裝作艾格西的母親什麼都沒有看到,接著發動了引擎。

TBC

下集預告:下章是肉!肉!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评论(13)
热度(51)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