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Kingsman][授權翻譯][HE] One Night, Chapter Fifteen

Chapter Fifteen

「先生,有個人在門口說務必讓他見你。」

哈利從文件中抬起頭來,「他有說他是誰嗎?」

「一位叫做理查蒙的先生。」

喔,怎麼又是他!

「讓他進來。」哈利交代完嘆了口氣,站起身來披上他的黑色長袍,讓下擺自然優雅地垂墜著,在聽證會開始前大概還有二十分鐘,謝天謝地還有這藉口可以趕走那令人難以忍受的蠢材。

「法官大人,近來可好?」一個高大的男人懶洋洋地說著,姿態隨意地走進房間。

「我很好,謝謝關心。」哈利向後坐定,示意男人找個位子坐下,「希望你盡可能長話短說,理查蒙先生,不到二十分鐘後我有個聽證會,我不喜歡遲到。」

「當然了,先生。」他對哈利露出緊繃的微笑,「我就開宗明義地直說了,你接下來會有個案子。」

哈利微微向後傾,雙手環在胸前,有意無意地用手指揉著衣袍,「我接下來的案子很多,理查蒙先生,你是指哪一件。」

男人的雙手微微抽動著,天知道他有多想將雙手繞上哈利的脖子,「查理‧海斯克斯去年三月被起訴,最後被判了無期徒刑,頂多讓他緩刑十年。

哈利維持著冷漠的神色,「很有趣,理查蒙先生,但我不曉得這跟我有任何關係。」

男人銳利地盯著哈利,但又迅速地露出笑容,「我想這個案子的上訴審理大概在幾個禮拜的時間就會進行,而且──」

「而且我會是主審。」哈利接完他的句子,懶得繼續拐彎抹角下去。

「沒錯。」

「我仍然不懂這有什麼關係。」哈利當然明白這男人打的主意,只是不想讓他順利得逞。

「難道你不覺得這個判決重了點?」

哈利打開辦公桌旁抽屜的最下層,取出一本綠邊的大記事簿,翻開來快速翻閱著裡面的文件,幾分鐘後他從抽出一小疊米黃色的紙張,他瀏覽了前面幾頁,無視坐在面前的那人。

男人清了清喉嚨,對於哈利不屑一顧的舉動很不滿,哈利抬起頭來目光銳利的看著他。

「他是因為犯下的罪行才被判刑的。」

「但考量他──」

「我相信你知道法律是怎麼規定的,理查蒙先生,供應或生產第一級毒品的刑責是從十四年到無期徒刑,依據他供應或生產的劑量。」

「確實,但法官是因為他父親的身分做出了偏頗的判決,證據根本不足以定他無期徒刑,如果你能重新考量想必海斯克斯先生會很感謝你,考量他們家的勢力而那男孩還年輕──」

「我拒絕。」哈利的聲音強硬,不容有爭辯的餘地,「我會一如其他案件的標準看待這起上訴案,而目前就我所讀到的,他的定罪並不偏頗。」說完就站起身來,「現在,如果你不介意──」

「哈特先生,我想你不明白──」

「喔,我當然明白,這種對話我們之前就做過了,理查蒙先生。」哈利冷笑著,在領口繫上領扣跟夾片,「當時我還在基層法院時你的老闆就有試圖要我──幫忙,而我想他很清楚我的回答。」哈利離開辦公桌走向房門,「我從不袒護罪犯。」

男人站起來,眼中佈滿怒意,「我保證你會後悔的。」

「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句話了,我想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不一樣,哈特先生,你似乎沒有搞清楚狀況,我們談的是他兒子。」

「不,理查蒙先生,我們談的是法律。」

------------------------------------------------------------------------------

走過空無一人的街道時,哈利握起艾格西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哈利知道時間很晚了,在喝了那麼多兩人都有點微醺的狀況下還在外頭閒晃不是個好主意,但他就是無法去在意,這是個迷人的夜晚,冷的讓他們得緊靠彼此取暖,卻又不至於在寒風中動彈不得,滿月高掛在天際,柔和的月光灑在他們身上,何等的浪漫。

艾格西靠緊哈利,在他用單手環住自己時不自覺的咕嚕著,哈利配合他放慢了步伐,哈利正對他說著什麼,但他一個字也沒有聽進去,他只注意到穿著一身海軍藍西裝的哈利有多迷人,他的古龍水氣味,還有他的雙唇離自己有多近。

對這一切感到驚奇有熟悉無比,哈利正將他緊擁在懷中,對他展露的笑容彷彿是贏得了樂透頭獎,而哈利盯著他的眼神,彷彿他是世上唯一的珍寶,讓他連站都站不穩,他確信有朝一日他會為此消溶而逝。

哈利俏皮地揚起嘴角,停駐在哈利的屋子前,而艾格西已經忘卻了呼吸,只因眼前那人的雙唇──那該死迷人的雙唇──彷彿生來就是為了接吻。

「我想要吻你。」艾格西不加思索地脫口而出,他現在的思緒都被下身所掌控,但哈利的竊笑讓他羞紅了臉,隨即被攬入懷中,哈利在他耳邊低語著:「你這樣望著我我怎麼能夠拒絕?」

哈利把一手撫上艾格西的後頸,將他移向自己,輕柔地貼上雙唇,艾格西呼了口氣,舔弄著哈利的下唇,又在上頭輕咬幾下,哈利也回應著他,用另一手扶著他的後背,讓他微向後仰,在舌尖探入艾格西的口腔時不自覺地輕吟出聲。

艾格西的腦袋完全停止運轉,甚至沒意識到哈利正在街道正中央親吻著他,哈利‧哈特、大半夜、在大街正中央,他一定要把這記在履歷上。

等到兩人終於捨得分開,哈利一手牽著艾格西往家裡走,「我想我們可以到浴室繼續,你同意嗎?」

喔,該死的當然同意。

------------------------------------------------------------------------------

亨利走進帕西佛的辦公室,傾身靠在門旁的牆上。

「我想你出現在這事有東西要現給我看。」帕西佛坐在位子上說著,臉上帶著一絲不悅。

亨利走向前,在他桌上放上一疊文件,才拉開桌前的座椅,「完工。」

帕西佛看著眼前的資料高舉著眉毛,「我以為這會多花你點時間。」

亨利聳聳肩,帕西佛視線往下看,快速地翻閱幾下,臉上露出奇怪的表情。

「這、這好極了,亨利。」他稱讚著,臉上掛著扭曲的笑容,讓整個人看上去更顯得陰沉,接著又看向亨利:「我明天讓秘書拿支票給你。」

「你是說──」

「支票給你,金額你自己填。」帕西佛回復原本的坐姿,「你值得這個。」

亨利露出笑容,站起身來,「謝謝你,先生。」

帕西佛只是點了點頭,很快地無視眼前的男人,目光又再次回到眼前的那些照片。

他本來就預期有些結果,性侵、違法行為之類的,但這些照片──上天的恩賜。

他拿起電話,確保不會留下紀錄後迅速了撥了一組號碼。

「哈囉?」

「瓦倫汀,親愛的,我想這個故事你一定會喜歡的。」

TBC

下集預告:艾格西出門跟朋友,卻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

放閃放完反派要準備出馬拉,之前原本說好要日更,但前兩天因為晚上專心看最後的康熙就沒有碰到電腦,今天補進度一次三更,今天再翻一章正文就剩兩章!

评论(1)
热度(33)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