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Kingsman][授權翻譯][HE] One Night, Chapter Sixteen

Chapter Sixteen

「什麼樣的故事?」瓦倫汀回應他,語氣中裡透露著幾分不以為意。

「一個法官跟年紀只有他一半的男孩,背景不明,正在熱戀中。」

瓦倫汀嘆口氣,向後坐倒在椅子上,「你真的是那個地位崇高的帕西佛嗎?你去哪聽來這種故事的?」

「從我眼前這些他們兩個的照片。」帕西佛深深地吸口氣,知道現在把電話掛上對他沒好處。

「好吧,把他們寄到我信箱。」

「樂意至極。」

那人挑起眉毛,「是不是太急了點?」說完就打開電腦去接收檔案,讓電話沉默了一會,突然又開口咕噥著:「噢,該死,你說的是真的。」

「如果我手上沒真的握有什麼怎麼會隨便打給你。」

瓦倫汀在電話另一頭大笑著,「你到底怎麼拿到這個的?再說,你還是沒告訴我我有什麼好處?」

「銷售量跟話題,這醜聞會絕對會像野火一般迅速地蔓延開來。」

「不至於吧,不過是個法官──」

「一個應該效忠於國家,卻在大法官提名將近的時刻,搞上一個足以當他兒子的年輕人,還把自己弄成一副愚蠢德行的法官。」

「這就是你要我刊載這個的理由嗎?」

「什麼?」

「你要我毀了這個狗娘養的,就為了那個提名。」瓦倫汀揚起嘴角,轉身看向窗外,「你是個該死的渾球,你知道吧?」

帕西佛嘆口氣,「你到底登不登。」

「你知道我會登才會打這通電話不是嗎?」

「什麼時候。」

「明天就會出版了。」

「一定要在頭版,瓦倫汀。」

「我怎麼作還輪不到你插手,帕西佛。」美國佬警告著,「該怎麼辦我自己知道。」

-----------------------------------------------------------------------------


艾格西走出浴室,光著上身只在腰際為了條浴巾,頭髮仍是濕答答的,他走進哈利的更衣間,看著全身鏡中的自己。

更衣間大得不像話,掛滿量身訂製的西裝跟各色價格不菲的襯衫和皮鞋,但他並沒有漏掉哈利昨晚或今天早上特定清出了一個一大塊空間好放艾格西的衣服,他笑了笑,搖搖頭,年長的戀人認真的可愛,好似他真有這麼多的衣服似的。

他聞到樓下傳來炒蛋的香氣,讓他口水直流,但其實他已經遲到了,因為天才艾格西大人大咧咧的忘了調鬧鐘。

他趕緊套上一件樸素的白色襯衫跟牛仔褲,繫上皮帶就馬上衝下樓,走進廚房親了下黛西的額頭,再向母親親了下她的臉頰,從她手中接過早餐,並在她輕拍他的肩膀時眨了眨眼。

「你要去哪?」

「跟傑莫出去。」說完艾格西就衝了出門,「我今天會晚點回來。」

他把門關上,那片土司仍咬在嘴哩,就趕緊衝到街底,伸手攔了輛計程車。

他不否認他現在很興奮,自從哈利把他跟家人接回家的那天起,他就沒再跟朋友們見過面,當然並不是他對此有任何抱怨,只是跟傑莫有好長一段時間不見,不願再拖延任何一分鐘。

說實話,傑莫跟蘿西是艾格西唯二的兩個真心朋友,對他而言就如家人一般,但兩人對他而言還是有所不同,尤其蘿西出身良好的家庭環境,而傑莫則是來自相對貧窮、破碎的家庭。

他至今仍想不通怎麼和蘿西交上朋友的,他們在大學時認識,在他第一年還有獎學金的時候,而她是唯一不嘲笑他的出身跟口音的人,成了他當時唯一的支柱,也是她讓他明白不是所有的有錢人家都是渾蛋;而傑莫──傑莫稱得上他此生難求的知己,沒有什麼難得倒傑莫,從幫艾格西教訓法學院的混蛋到在狄恩大發雷霆而艾格西不願離開母親身邊時幫忙照顧黛西。

「你終於到了,我還以為你都要把我忘了。」艾格西一走下計程車傑莫就朝他走來,跟艾格西擊了掌後拉過他來給他個男人間的擁抱。

「兄弟,我什麼時候這樣對你過了?」

傑莫微笑著聳聳肩,「你吃過了?」

「還沒,我太晚起床了。」

「走吧,帶你去吃點東西,或幾杯啤酒也好。」傑莫用手肘碰碰艾格西的,帶著走向一間隱蔽的酒吧,裡頭有世界上最美味的漢堡,也是他們以前常待著鬼混的地方。

「傑莫,現在才十點,你不能從現在就開始喝。」

「噢,少來,喝啤酒是不分時段的。」

「才不,我們就吃飯。」

「好啦、好啦。」傑莫說著,一手替艾格西撐著門。

走進去後,艾格西發現狄恩的三個小跟班正坐在餐廳角落的隔間,讓他愣著倒抽了口氣,這可不是什麼好場面,他們絕不會白白放過艾格西,而他也不願默默示弱像個小鬼一般求饒。

艾格西抓著傑莫的手臂,帶著他走到另一角,但不幸當時酒吧裡幾乎是空的,根本不可能無聲無息地走到想要的位子,那群人中一個身形高大,被稱作鬃獅狗的男人──至今他這個稱號的來歷對艾格西來說仍是個謎──戳戳身旁同伴的肋骨,朝艾格西的方向點點頭。

該死的

萊恩率先起身,對其他三人笑了笑,他噁心的笑臉總是讓艾格西渾身不對勁。

「原來是小狗狗回來了。」萊恩滿臉嘲諷地笑著,「怎麼,你主人已經幹膩你的屁股了嗎?」

艾格西原本正要坐下,聽到這話頓時愣在那,「你胡說什麼!」

「別理他們。」傑莫咕噥著,朝萊恩憤怒的瞪一眼。

「一定是這樣。」另外一個萊恩的同黨附和著,「大概是想找個更年輕點的屁股。」

「難道你以為能就這樣扒上他嗎?」鬃獅狗恥笑著,其他三人也在旁附和著笑鬧成一團。

艾格西站起身來,雙拳握緊,準備要走去揍上萊恩,卻被傑莫制止地抓著他的手臂。

「這樣不值得,兄弟,我們走吧。」

「沒錯,趕快滾去找爸爸吧。」鬃獅狗又繼續嘲弄著。

「嘿,艾格西,你真的得叫他爹地嗎?還是他只讓年輕的這樣叫他?」

艾格西怒吼一聲衝向前,一拳揍上鬃獅狗身旁同夥的下巴,他感到激升的腎上腺素跟怒火,以及拳骨碎裂的脆響,那傢伙的下巴夠硬,知道這會讓自己痛上好一會兒,但他不在意,沒有人可以那樣評論哈利,尤其他的面前。

傑莫也趕緊衝上前用力將他拉開,扯著他的上衣把他拖出來,但艾格西只是一面掙扎,一面叫囂著要好好教訓這些混蛋。

一直到他們離開店外一段距離後傑莫才終於肯放了他,「你再回去一定會被揍成肉泥的,我們還是走吧。」

艾格西怒沖沖的哼了一聲,試著平息內心的怒火卻徒勞無功,他只想回去教訓他們,讓他們跪在眼前祈求要他的原諒,但他知道傑莫說的沒錯,局面是四對一,就算他真的打贏了也是勢必弄得自己滿身是傷,回家還要花上大把時間跟哈利解釋。

「他們到底在鬼扯什麼?」艾格西仍忿忿不平地說著,希望心中的猜疑不要成真。

「你沒有看到報紙嗎?」

「沒有。」艾格西滿臉困惑,向傑莫靠近了一步,「你在說什麼?」

「你們佔了整個版面,艾格西,你那天跟那個法官──你知道的,」傑莫一面說一面臉漸漸紅了起來「約會什麼的。」

「你說什麼?」

------------------------------------------------------------------------------

「哈利這周要聽審海斯克斯的案子。」梅林一面說著,一面打開他辦公室的門。

「似乎很有趣,他從來不喜歡他們那群人。」海莉葉說完就拉出椅子,作在梅林的位子前方。

「不,他──」梅林愣在他的辦公桌前,拿起他早上還來不及讀的報紙,「我的天啊!」

「怎麼了?」哈莉葉站起身來,滿臉擔憂地看著他。

「蘿西!」梅林大喊,走到門邊,「去哈利的辦公室把他帶來,立刻!」


TBC

下集預告:哈利發現了報導跑去跟帕西佛對質,另外一個反派也看見了。

正文剩最後一章了(灑花),但回去翻了一下發現三章番外的長度都很驚人阿,不過中間會先換個口味翻移動迷宮的同人就是。


评论(4)
热度(30)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