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Kingsman][授權翻譯][HE] One Night, Chapter Eighteen

Chapter Eighteen

哈利站在家門口,重心在左右腳轉移不定,視線直盯著地上,突然對一路從門前小徑直奔樹上的小松鼠產生極大的興趣,像是有人緊追在它身後一般,他嘆了口氣,對於小松鼠的處境感同身受。

哈利走出門廊,緩緩繞著房子走,推開在側邊的白色籬笆,逕直走向後院,把門關上後,坐上多年前他掛在後院角落的搖椅。

他把雙手探進口袋,疲憊的身軀倒靠向後,因為他沒打開門廊的燈光,後院一片漆黑,置身黑暗之中莫名地讓思緒平靜了些,即使只是一小片刻,能躲開他人的視線,獨自陷入沉思中感覺好多了,他從口袋掏出一包香菸,點起打火機,他已經有將近四年沒有碰過這些了。

他用嘴唇固定住香菸,讓火苗點上前端,閉上雙眼,緩緩地深吸一口,感受煙通過喉腔時帶來的灼熱感,並在呼氣時睜開雙眼,盯著口中吐出煙霧漸漸散入夜空之中。

老天,他太需要這個了!

抽完第一根香菸後又緊接著點燃第二根,他只是無意識地重複著這些動作,只要能暫時不用走進家門面對現實都好,況且這也稍稍舒緩了輕顫不止的雙手。

這簡直可悲至極,他以前從不如此,他從不害怕回家、從不連著抽光一整包香菸──好吧,他是有這樣過,但從不是為了逃避現實──而跟艾格西相見的想法則讓他渾身不適。

他要怎麼面對那個男孩?在讓那個男孩捲入這場災難後?他覺得自己愚蠢無比,他早該謹慎點,梅林老早警告過他,他卻置若罔聞,被自己的渴望、男孩的魅力所蒙蔽,以致發生這一連串的後果,接著好幾個月,甚至幾年,男孩都會因此而身陷於輿論跟嘲諷之中,就因為他的愚昧。

而帕西佛的背叛──帶來的刺痛超過哈利的預期,這並不是第一次發生,他好幾年前就曾這樣對過哈利,但做到這個程度,足以摧毀哈利的人生──哈利並非天真的認為帕西佛做不到,但他從不認為帕西佛真的會這麼狠心對待他。

年長的法官嘆口氣,緩緩站起身來,再次走出籬笆外,繞著房子走動,盡可能不發任何聲響地打開大門,或許能安靜到讓艾格西不會發現他已經回到家中,但他早晚得面對艾格西的,不是嗎?他今晚還得先讓蜜雪兒搬出去,掩上門的同時心中湧起一股衝動,想狠狠地捶上牆壁,發洩心中的情緒。

「你回來了。」蜜雪兒低聲咕噥著。

哈利的視線凍結在門上,他只顧著艾格西的反應,完全忘了他的母親可能也讀過了今天的報紙,噢老天,他多希望自己能就這樣埋入地底。

他吸口氣,強迫自己轉身面對她,臉上露出勉強的笑容,「晚安,蜜雪兒。」

「我們很擔心你。」

「我今天工作狀況比較多,有鑑於目前的──狀況。」哈利清了清喉嚨,繼續說著:「恐怕今晚我必須帶您到其他地方。」

「甚麼意思?」

「明天這裡一定會擠滿媒體,我不希望您跟您女兒承擔這個,事實上,我希望他們可以都不要發現或打擾您,我知道這很突然,但要麻煩您先去收拾行李。」

蜜雪兒擔心的問她:「我不明白──你要帶我們去哪?」

「您可以先待在我一個好朋友那,直到您的公寓都打理好,他叫梅林,我跟您保證他會確保你們的安全的。」

哈利明白或許他在邀請別人到梅林家過夜前該事先徵得他的同意的,但哈利現在管不了那麼多細節,他也相信梅林在現在的狀況下很願意幫他這個忙,但無論如何他還是得先知會梅林今晚會有客人拜訪。

蜜雪兒眨眨眼,在那愣了幾分鐘,接著走向哈利,輕拍幾下哈利的臉頰,再給他一個擁抱,「一切都會沒事的,親愛的,別擔心了。」

哈利凍結在原地,無法止住滑落的淚水,她沒有責怪他,儘管可能因為他她們的生活瀕臨瓦解,她仍沒有一句責怪。

或許她還不知道。

哈利將她抱近了些,從她的溫暖之中感到一些慰藉,決定不做任何解釋,而她只是在他抱緊時,溫柔地拍拍他的背。

哈利呼了口氣,在確保自己可以不帶尷尬、痛哭出聲或有任何狀況的時候才終於抽身向後。

「我想我們可能得快點,我的司機很快會到家裡來接您。」

蜜雪兒咬著下唇點點頭,知道現在不是跟哈利爭論的時候,她走上樓,趕緊收拾自己跟女兒的衣服,及一些從還跟狄恩在一起時就帶著的物品,並放進所有黛西的玩具,她知道如果她漏了一樣小女兒大概整晚都不會讓她好睡了。

「媽?你在做甚麼?」艾格西皺著眉頭走進客房,現在那已經變成他母親的房間了。

「哈利要先帶我們到別的地方住,他不希望那些報導影響到我們。」她一面回答他,一面收拾好所有的行李。

「哈利回來了?」艾格西的語中帶著幾絲訝異,並對於哈利並未走上樓來感到些許受傷。

「對,親愛的,他在樓下。」

「好,」艾格西嚥了口水,轉身快步走出房門,下樓時故意發出比平常大的聲響好讓哈利知道,走下樓後走進書房,他知道哈利總是在面臨難題時把自己鎖在那。

而這時哈利正坐在書桌後方,舉著裝有深琥珀色的液體的酒杯,拿向嘴前,昏暗的燈光讓他沾濕的嘴唇隱隱閃著光澤,喝下一大口,艾格西站在那,視線定在哈利吞嚥時上下滑動的喉結上,等他放下玻璃杯,終於對上自己的雙眼。

艾格西幾乎想要尖叫出聲,哈利的眼神又冷又戒備,他看過哈利這樣的的眼神,但從不是對著他。

艾格西繞過桌子走向哈利,微微傾靠在桌側,「嘿。」

哈利抬頭看向他,露出緊繃的笑容,「晚安,艾格西。」

艾格西眉頭緊皺,想要伸手碰向哈利,卻在最後一刻忍了下來,只能把手放上書桌,把視線移開,「你對我很生氣嗎?」

「甚麼?老天,當然不是,我為甚麼要對你生氣?」

「我看到報紙了。」艾格西低聲說著,仍然不看向哈利。

哈利突然站起身來,捧著艾格西的雙頰讓他看著自己,哈利眼中的冷硬漸漸被憂傷所取代,又帶著無從掩飾其中的愛意,讓艾格西屏住了呼吸,「你才該對我生氣,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

艾格西供著身子親向他,雙臂環繞的哈利的脖子,「別再說了,哈利,這不是你的錯。」他在錯落的親吻間咕噥著。

「但這就是,我應該更謹慎點,我──」

艾格西抬起手不讓哈利說下去,「哈利,你到底在說什麼。」

哈利嘆口氣,把手放在艾格西兩側的桌面上,讓艾格西定在那,「會有人拍下那些照片都是因為提名──」

艾格西愣住了,「你是說有人就為了拉下你才拍那些照片的嗎?」

「沒錯,可以這麼說。」

艾格西目瞪口呆的看著哈利,一陣怒火逐漸燃起,「搞甚麼鬼?為什麼他──」

哈利對男孩露出溫暖的笑容,「這不重要了,親愛的(love),重要的是接下來的事。」

艾格西艱困地嚥了口水,克制自己不要哽咽,哈利剛剛叫他親愛的。

哈利‧哈特,那個哈利‧該死的‧哈特剛剛稱「他」作親愛的。

哈利再次吻向他,急切地咬吮著他的下唇,讓艾格西全身顫慄,哈利接著把左手攬上艾格西的背,將他拉入自己的懷中,艾格西回應著用舌尖輕頂哈利的嘴唇,讓哈利張開嘴,並緊握探入哈利髮中的雙手。

蜜雪兒清了清喉嚨,倚身靠在門板上,露出溫柔的笑容,在兩人從彼此身上彈開把視線飄開,哈利的雙頰迅速竄紅,低著頭望向地板,老天,他完全無法自制,徹底體會艾格西的一個愛撫能對他產生多大的影響,而他又是如何沉溺於此,在書房正中央忘情地吻著艾格西、揉著他的身體。

「我收拾好了。」蜜雪兒低聲說著,視線終於又看回房中的兩人身上。

「好極了,讓我現在打給梅林。」哈利拿起電話,撥下早已熟記的號碼。

梅林迅速接起通話,急速的咕噥著:「怎麼了?」

「我要把蜜雪兒跟她女兒載去你家。」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梅林才又接著說:「好吧,我有什麼要準備的嗎?」

「把你放的所有凶器收起來。」哈利諷刺著,嘴角微微揚起。

梅林暗笑一聲,「我會把客房收拾好。」接著清了清喉嚨,口氣突然變得嚴肅,「崔斯特今天有打來。」

「他說什麼?」

「他明天要見你。」說完梅林等了幾秒,另一頭卻沒有任何回覆,「哈利?」

「好。」哈利皺了皺鼻子,「我知道了。」他抬頭望向天花板,緊握著雙手。

「哈利──」

「沒擔心,梅林,我會好好處理的。」

「好吧,海莉葉跟我會採取些行動,你好好休息,答應我。」

哈利愣了一會兒,「你們要做什麼?」

「去睡覺就對了,好嗎?」

哈利舔了舔嘴唇,在書桌兩端踱步,「梅林──」

「你相信我嗎?」梅林溫柔地問著,近乎帶著懇求的語氣。

「當然。」哈利不加思索的直接回答,但他知道自己這回答完全出自真心。

梅林笑了笑,點點頭,「哪麼去好好睡一覺,讓你的男孩安慰你。」

哈利艱困地嚥了口水,「謝謝你,梅林。」

TBC


评论
热度(37)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