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Kingsman][授權翻譯][HE] One Night, Chapter Twenty

Chapter Twenty

(這篇的形式比較不一樣,時間軸橫跨一周,不同的報導代表時間的推進)

哈利坐上餐桌,拿起餐巾紙鋪在腿上,對早已在位子上的艾格西露出笑容,並握了握他的手。

「我以為你今天也一早就要到辦公室?」艾格西一面問著,一面向後靠在椅背上。

「今天不用,我今天沒有案子要審,可以晚個一個小時再到。」說完哈利喝了口水,沒注意到閃過艾格西眼神中的自責。

「都是那個傢伙害的嗎?」

「哪個傢伙?」哈利又把視線轉回艾格西身上,表情滿是疑惑。

「就是那個,叫什麼去了──」艾格西努力回想著,不耐地抓抓頭,「你的老闆甚麼的。」

「崔斯特。」哈利保持笑容看著艾格西在聽見這名字時憤慨的表情,「沒錯,他是在盡可能地減少我的工作,在他可以把我完全趕出法院之前。」

「該死的渾蛋。」艾格西忿忿不平地怒哼一聲,「他為什麼要這樣對你。」

「因為我本該照著他的安排走,而我卻跟一個年紀只有我一半的人約會,尤其還是個男的。」哈利聳聳肩,試著藏住自己語氣中的不安,最終還是失敗了,「他覺得──被背叛了,而他也不是什麼寬容的人。」

艾格西沉默著,轉開了視線,這時一位年長的女士從廚房走了出來,捧著一個托盤,「早安,哈特先生。」她帶著溫柔的笑容,把托盤放上餐桌,並拍拍哈利的頭髮。

接著她開始幫他們準備早餐,在他們面前各自放上一大盤炒蛋,再把一盤裝滿吐司的的餐盤擺在兩人之中,並拿出兩只玻璃杯,分別倒入滿滿的柳橙汁。

「這是今天的報紙,先生。」她一面說一面將報紙有些不願地交到哈利手中,拿起托盤離開了餐桌。

哈利一翻開報紙就皺緊了眉頭,倒抽口氣,「我的天啊!」

〈法官與年輕頑童間的現代愛情童話〉

  「本周先前公開的幾張照片,揭露了皇室法官──哈利‧哈特的深夜約會,震驚了許多國內民眾。但近日接獲許多新消息,有眾多不同角度的聲浪陸續湧現。

  先前被報導的哈特法官,據內部知情人士指出,原先曾抗拒著自己的真心好一段時間,最終才終於跨過心魔與這位年輕男子陷入戀情──」

「梅林這是怎麼回事?」哈利一走進辦公室就對著好友大喊。

「甚麼怎麼回事。」梅林坐在辦公桌後方說著,連抬頭看都不看一眼。

哈利走向前,將報紙一把甩在桌上,用銳利的視線瞪著好友,而梅林在聽見聲音時才趕緊抬起頭來,眼中滿是驚訝。

「怎麼──」

哈利指著頭條,「這是什麼?」他緩緩地重複著問題,眼神充滿怒意。

「什麼這是什麼?就是篇報導。」梅林不耐的說著,無法理解哈利的暴發是怎麼回事。

「是阿,我也知道,謝謝你的耐心解釋。」哈利持續盯著他,「是你嗎?」

「當然。」梅林回答,仍然搞不懂哈利的怒火從何而來。

哈利皺了皺鼻子,「那請你告訴我你怎麼會讓這種東西被寫出來?」

哈利的問句讓梅林目瞪口呆,「你是在明知故問嗎?」

「不,梅林,我是認真的在──」

「因為這是唯一消除那些負面壓力的辦法,聖人哈利先生。」梅林嘆了口氣繼續說:「我們不是民眾選出來的,但總理是,而只要你有民眾的支持,就沒有人動的了你,了解了嗎?只要總理站在你那方崔斯特就什麼也做不了。」梅林站起身來,走到哈利身旁,「只要能拿到選票,總理根本懶得管你的私人生活,而只要他順著民意支持你,這對你們雙方都有好處。」

哈利沉默了一會兒,才咕噥著說,「我為剛剛的事道歉,我──」

梅林翻了翻白眼,把哈利拉近給了他一個擁抱,微笑著輕拍他的頭,「我才不會在意這個,你這白癡。」梅林嘆口氣並向後退了點,「你就像我兄弟一樣,哈利,你知道我不會害你的。」

哈利點點頭,握了握梅林的手,「我只是擔心事情的後續發展。」


「我也是,哈利。」梅林低語著,「我也是。」

〈法院整肅〉

  「我國司法體系從未腐敗至此,一位同志法官竟敢悍然公開他的同志生活令人深感不齒,而相關機關至今仍未採行任何舉動,我們要怎麼避免如此醜行滲入我國的法界──」

艾格西艱困的嚥了口水,放下報紙,試著讓自己保持冷靜,他緩緩地吸吐幾口氣,雙手卻仍微微顫抖了,無法從文章中的鄙夷中平復心情。

老天,他甚至不敢去猜想哈利讀到這篇報導會作何感想

〈知名法官的同性戀情讓多元家庭議題出現一絲曙光〉

  「現年五十的皇室法官──哈利‧哈特近來終於與一名年紀輕他甚多的男子陷入熱戀,據內部知情人士指出,兩人的戀情至今已維持六個多月。

  這段關係從一開始的無人知曉到現在的眾所皆知,許多人均好奇,接著是否準備進入禮堂敲響婚鐘?」

「先生,是否能借用您一分鐘?」後方的大票人群中,一名女記者幾乎是尖叫著喊出這個句子,只要哈利出現在法庭以外的場合,後方就跟著一群如狼似虎的媒體。

「哈特先生?傳言你已經要跟安文先生結婚是真的嗎?」

「先生,針對那些對於你戀情的評論你怎麼說?」

「你一直知道你是個同性戀嗎?」

「你是不是一直試著在法院中隱瞞這件事?」

停下來。

「你們怎麼相遇的?」

「不好意思。」哈利牢騷著,試圖穿過重重的人潮。

「傳言你曾勾引其他法院人士是真的嗎?」

「哈特先生,針對你跟伴侶的年齡差,維持這段感情容易嗎?」

拜託停下來。

「哈特先生──」

哈利奮力擠到家門前,進屋後甩上大門,但仍有一個記者不顧一切試著潛入跟在他身後。

「先生,能不能給我一分鐘──」

「不能,我不會給你任何時間,一秒都不會,我已經整天都被你們這些人騷擾,我拒絕有任何記者出現在我家,現在你是私闖民宅,除非你要我報警,否則立刻離開。」哈利對他咆哮著,整天下來壓抑著的情緒終於爆發。

那人了解這法官絕不是在危言聳聽,只得趕緊跑出房子。

哈利在他離開後鎖上大門,把眼鏡拿下並揉揉雙眼,疲憊的靠在門板上,他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忍受多久。

艾格西難過地看著哈利,他從沒見過哈利這麼疲憊、情緒這麼低落的樣子,最糟的是他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幫助哈利,如何安慰他。

哈利終於睜開雙眼,訝異的發現艾格西正站在樓梯上方看著他,他嘆口氣並對他溫柔的點個頭,接著就走進書房,鎖上房門。

他渴望能跟艾格西待在一起,抱著他、跟他一起大笑,但現在他不能這麼做,他需要好好充個電,不想讓艾格西見到自己這個樣子,他應該要是他們之中給予依靠的那方,他再次嘆了口氣,做到書桌上,雙眼閉著一分多鐘。

而哈利不知道,艾格西同樣也在門外靠著,一手扶在門板上。

艾格西閉上眼,試著不讓眼中的淚水滑落,他想要大喊著讓哈利打開門,讓他進去陪在哈利身旁,他需要看著哈利、跟哈利說話,更需要哈利告訴他這一切的一切都不會改變他們的關係。

〈真愛無懼,同性法官拒絕退讓〉

  「皇室法官──哈利‧哈特,國內首名公開同志身分的法官,在海斯克斯先生的案件開庭之際,拒絕屈服於法庭成員要他退出審案的指責。

  謠傳首席法官──崔斯特‧金恩,一名為人所知的傳統保守派,不願讓哈特法官擔任主審,引起同志族群一片撻伐──」

一陣敲門聲響起,哈利思考了一會兒還是決定不站起身來,看了坐在近旁椅子上的艾格西一眼,投以一個詢問的眼神。

男孩咬了咬下唇,看了看哈利又看了看房門,「我來吧。」

「不。」哈利立即說著,「沒關係──我會處理的。」他站起身來,吻了艾格西的額頭一下。

艾格西扯著哈利的手臂,把他拉下身來討了一個吻,在哈利終於傾下身來深吻他時屏住了呼吸,從一周前哈利就沒這麼親過他了,他懷念這個──彼此的親密──遠超過他所想。

敲門聲又再次響起,哈利嘆了口氣,起身走向門口,並在開門的瞬間整個人凍住了,「你來這裡想做什麼?」

「我需要跟你談談。」帕西佛說完,在哈利把門甩在他臉上前就逕自從哈利身旁走進屋子。

「沒什麼好說的,出去。」

帕西佛無視他所說,自顧自地走到哈利的書房,在房門前止住了腳步,看著坐在裏頭的艾格西,「你想必是安文先生。」帕西佛帶著微笑說著,但看上去表情有些扭曲。

「我要你現在立刻滾出我家,帕西佛。」哈利走進書房,站在兩人之間。

「我是來道歉的,」帕西佛咕噥著,「我沒想到──」

「不,你根本想都沒想,你從沒想過,你將來也不會,你只會顧及自己!」哈利對他咆哮著。

「我沒想到會鬧這麼大,我只以為他會影響崔斯特的選擇──」

「老天,帕西佛!別再對我說謊!你知道後果是什麼,就像當初你當上皇室法官就跟我分手一樣。」哈利漸漸從咆哮變成了低語著,滿臉受傷的看著帕西佛,「你在打給瓦倫汀的瞬間你就知道會發生什麼後果了,你這滿口謊言的渾蛋。」

帕西佛向他站近了點,伸向哈利的手,「不是這樣的,哈利,我發誓我沒想到──」

哈利把手從帕西佛的手中掙脫開來,「我也沒想到你會這麼對我,顯然我們兩個都錯了。」哈利摸了摸自己的袖口,轉開視線不看著帕西佛,「你要說的都說完了,現在滾出去。」

「在你讓我好好道歉之前我不會離開──」

「你還不明白嗎?你說什麼這都不會改變,我也永遠不會原諒你。」

艾格西站起身來,體內燃起炙烈的怒火,他從沒想到,連想都不敢想,把他的哈利推到深淵之中的始作俑者會是他該死的前男友。

他想一拳揮上那男人,把那人打倒在地,揍到不省人事,但哈利抓住他的手臂,眼神在看向艾格西時轉為溫柔與寵溺。

「走吧,帕西佛,走就是了。」

〈前程似錦的法官為愛放棄事業〉

  「知名皇室法官──哈利‧哈特疑似在法院踢到了鐵板,他與年輕戀人的愛情讓他被列入金恩首席法官的黑名單之中,該名法官至今仍未發表過任何評論,但眾所皆知這段戀情可能讓他賠上了他的職業生涯。

  許多人透過各種社交媒體表達他們對如此不公處境的怒火,起身抵抗其他落井下石的聲浪,誓言站在哈特法官那方,而他唯一的作為,僅是與一名年輕男子相戀。」

哈利沿著木板走道後院的花圃,傾身靠在扶手上,煩躁的抓了抓髮際,他已經想不起他曾幾何時感到這麼疲憊過了。

艾格西站在門旁,無聲地看著年長的戀人點起香菸,艾格西只是咬著下唇什麼也不說,哈利只在壓力大的時候抽菸,這一周以來他幾乎每天都要抽掉一整包。「哈利?」

男人凍住了,一會兒才拿開咬著的香菸,緩緩轉過身看著他的戀人,「怎麼了?」

「早點上床好嗎?時間很晚了。」

「好,當然了。」哈利點點頭,露出靦腆的笑容,又轉過頭去盯著月亮看。

艾格西嘆了口氣,走向哈利,雙臂環上哈利的腰,把頭靠在戀人的背上,讓戀人的心跳撫慰著自己,哈利把一手放上艾格西的手背,在上頭緩緩搓揉著。

明天一定會是個漫長的一天。

TBC


评论(2)
热度(33)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