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Kingsman][授權翻譯][HE] One Night, Chapter Twenty One

Chapter Twenty One

艾格西急忙刷完牙,一邊思考著外面究竟還守著多少的記者,不管何時何地,他身後都跟著一大票的攝影機,這已經開始讓他感到厭煩了。

所幸威廉提醒他哈利的房子有個後門,那些記者們並不知情,當然並非代表他可以就此為所欲為,以免被那些人發現。

他走進哈利的更衣室,打開小抽屜從中拿出一頂綠色帽子,再拿上一件白色的夾克,接著走下樓迅速的把兩者穿戴上,儘管知道這樣看起來很可笑,但只要能藏住自己的臉不被發現也管不了這麼多了。

他把後門推開,躡手躡腳地穿過後院再跳出籬笆,笑著向後再看了房子一眼,確保沒有任何記者跟著他。

突然,他感到後腦一陣劇痛,趕緊用左手按壓著後腦,轉過頭去尋找襲擊者,只看到一個穿著藍色西裝的男人,帶著好奇的眼神看著他,接著眼前就只剩一片漆黑。

------------------------------------------------------------------------------

哈利抖下長大衣,並把它掛在黑色皮椅的椅背上,接著走向房間角落的高大櫥櫃,櫃門恰巧被遮在視線的死角。

他打開櫥櫃從中拿出他的黑色長袍,露出一抹微笑,最終崔斯特還是沒能讓他退下海斯克斯的審案,當然,梅林的後援及那些刻意撰寫的報導幫了很大的忙,擋下了崔斯特的每個詭計,讓他頗不是滋味。

崔斯特從不知道梅林的能耐,他了解梅林對於工作很拿手,但也就僅只於此,他從不曾去查過梅林的案件,儘管他底下有許多眼線,最終使他犯下致命的錯誤,梅林跟只專注在工作哈利不同,算得上法官中人脈最廣的一個,而那些人對梅林的忠誠完全不是崔斯特的眼線比得上的,打從一開始崔斯特就沒有任何的勝算。

儘管哈利自覺這有幾分幼稚,但在穿上黑色長袍時還是感到一絲喜悅湧上,他得找機會好好感謝梅林,接著繫上長袍的細帶,再把領釦跟襯片都別上。

一陣敲門聲響起,讓哈利抬起頭來,「請進。」他咕噥著,轉身再拿出白色的假髮。

「法官大人。」亞瑟說著,手中握有一支手杖,「我們有好段時間沒見了。」

哈利緩緩地轉過身來,眼神漸漸變得冷硬,「我沒想到會是你,海斯克斯先生。」

「這個嘛──我喜歡驚喜。」亞瑟一面說一面眨眼。

哈利嘆口氣,移身坐在辦公桌後方,試圖讓兩人間盡可能地保持距離,「你來這裡做什麼?」

「我想你很清楚,我兒子今天要出庭。」亞瑟帶著的親和語氣說著。

「我說的是你到我辦公室來做什麼,海斯克斯先生?」哈利一面說一面用左手撐著自己的臉。

那人微笑著坐在哈利前方,傾身向後並打量著他好一會兒,「告訴我,哈特先生,你有失去過你愛的人嗎?」

哈利挑起眉毛,「你不會失去你兒子,海斯克斯先生,他是要進監獄,不是要進棺材。」哈利用不屑的語氣說著,不願落入那人的詭計。

亞瑟的眼中帶著幾分愉悅,舔了舔嘴唇繼續說:「好吧,讓我換個說法,」他用尖銳的語氣說著,「有人曾從你身邊被蠻橫的帶走過嗎?想到可能從此沒有再見的機會讓你陷入無底的絕望,即使知道他活著?」那人傾向前,眼中已充斥著怒意。

「沒有,恐怕我沒有過這種感覺。」哈利僵硬的說著,下意識地想把視線轉開。

「真的嗎?」亞瑟說著,嘴角漸漸勾起,露出陰冷的微笑。

哈利緊握著座椅的扶手,人生中第一次,海斯克斯的注視讓他感到極度的不適。

那人站起身來,走到敞開的窗戶旁,「你知道嗎,有段時間我真的以為你是個沒有血淚的人,也讓人無法捉摸。」他扶著窗框,手指恣意的摸弄著,「但你已經證明我錯了,哈特先生。」他再次轉過頭去正對著哈利,「你跟世上所有人一樣都有弱點。」

哈利嚥了口水,吞下湧起的不安感,這是個威脅嗎?「這不是我第一次被你威脅了,亞瑟,而且──」

「你?」那人故作震驚地說著,「誰說我們談的是你了,你難道沒在聽我說嗎?哈特?」

哈利困惑的皺起眉頭,「你在說什──」瞬間哈利僵住了,瞪大雙眼看著亞瑟。

「終於想到了是嗎?老朋友?」亞瑟面帶微笑地說著,「你變遲鈍了,哈特──」

哈利從座位上彈起,一個弓步把亞瑟按在窗戶上,眼中滿是狂怒,緊揪住那人的西裝夾克,「如果你敢動他一根寒毛,亞瑟──」

「我的天,你真的很愛他,是吧?」亞瑟冷笑著說,一手握住了哈利的雙手。

「我會毀了你,亞瑟。」哈利的語氣突然變得極度輕柔,亞瑟只聽過哈利這樣的語氣一次。

那人大笑著搖搖頭,「我有多少年沒看過你這麼生氣了,哈特?我得說你這模樣看上去真不錯。」他拍拍哈利的手,「你什麼都做不了,哈特──」說完抓住哈利的後頸,把他在拉近一步,「只要你的男孩在我手上,親愛的,你沒有跟我討價還價的本錢。」

哈利像被灼傷一般放開雙手,不自覺地向後退,直到撞上桌子。

「事情不必發展到這個地步,你知道的。」亞瑟低聲說著,撿起掉在地上的外套,「只要你改變一下你的裁決。」說完他略為點個頭,便走出了辦公室,嘴角勾起一個微笑。

哈利用雙手摀著臉,試著深吸口氣,感到天旋地轉,掙扎著移動到電話旁,顫抖的手拿起話筒。

「哈囉?」

「梅林──」哈利的聲音同樣顫抖著,閉上雙眼試圖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些。

「哈利?你還好嗎?怎麼了?」梅林坐起身來,微微握緊了話筒。

「艾格西在他手上,梅林,亞瑟捉走了艾格西。」

TBC

评论(1)
热度(40)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