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Kingsman][授權翻譯][HE] One Night, Chapter Twenty Two

Chapter Twenty Two

梅林在哈利來得及開口前就走進他的辦公室,甩上身後的門。

他走向哈利,緊緊的擁抱住他,哈利僵住了一會兒,才終於卸下所有的偽裝,頹然地靠著梅林,「他們把艾格西帶走了,梅林,我不、我──我、如果我維持原本的判決,他們會殺了他。」哈利稍稍退開了點,但雙手仍緊抓的梅林的肩膀,「他們會殺了他的。」

梅林嚥了口水,看著哈利眼中的絕望讓他心都揪了起來。

他已經認識哈利超過二十五年了,從來沒有見到哈利這麼──恐懼,這並不是第一次他們被威脅,事實上,哈利還在基層法院時幾乎每個月都會遇到這樣的事,哈利是最嚴峻公正的法官,但當時沒有一次讓他真的感到畏懼,也沒有一次他因而退縮,而他身後也一直有梅林與海莉葉的支持。

多虧了梅林的嘮叨,讓哈利去學些武術──同時梅林也被逼著一起度過每一堂冗長且招致渾身痠痛的課程,最終只好雇個隨身保鏢,也多虧了海莉葉,哈利才最終沒因衝動一舉向亞瑟的腐敗勢力宣戰。

他一向無所畏懼,無視於朋友的再三叮嚀,所以當梅林看到這樣子的哈利,如此的無助與害怕,讓梅林震驚至極。

「我們會找到他的,哈利,嘿!看著我。」他安撫著哈利的臉頰,讓他直盯著自己「我會找到艾格西的。」

「如果已經太遲了呢?」哈利只能低聲耳語著。

「你相信我嗎?」哈利愣了一會兒,但那一會兒卻似如永恆,才終於僵硬的點點頭,「那就到裡頭去,做你該做的,今天結束前艾格西就會回到你的身邊。」

「你要怎麼做?」

梅林搖搖頭並放開哈利,「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你得走了。」


哈利大呼了口氣,試著壓下紛亂的思緒,並點了點頭,他看著門口,眼神中滿是決心,他不會就這樣稱了亞瑟的意的。

------------------------------------------------------------------------------

艾格西一醒來,又沉又痛的腦袋就讓他發出一記悶哼,他慢慢坐起身來,感覺整個房間都在搖晃,只得把手摀上臉,緊閉著雙眼,另一手按壓著發疼的後腦,天真的希望能藉此消除些疼痛感。

接著聽見開門聲響起,轉過頭去看向侵入者。

「我為這粗暴的舉動向你道歉,哈特先生,恐怕他們沒有聽清楚我說別對你過度動粗的指示。」一個衣裝畢挺的男人說著,看上去不超過三十歲。

「該死的你是誰?」艾格西滿是疑惑地問著,注意到剛剛他稱呼自己為「哈特先生」,難道他們認錯人,其實是要針對哈利的嗎?

如果是這樣,那麼他或許不該糾正這渾蛋,至少被帶走的不是哈利。

「那不重要。」他對艾格西露出溫和的笑容,動身坐到房間另一側桌子旁的木椅上,「你會餓嗎?還是口渴?有甚麼我可以幫你的?」

艾格西試著藏住心中的疑惑,為什麼這人會對他這麼友善?他完全不理解但現在這並不重要,首要之務是讓他繼續說下去,避免讓他發現自己並不是哈利的事實,「你可以幫我離開這裡。」艾格西一面說著一面傾身向後,用手撐著身體,他甚至刻意改變自己的口音,

如果他要偽裝成哈利,那他就得做得徹底點。

男人笑了笑,「恐怕我不能這麼做。」

「為什麼把我帶來這?」艾格西疲倦的說著,眼神中帶著怒意。

「當作籌碼。」那人簡短的回答他。

「什麼意思?」

那人打量著艾格西,思考他能說到什麼程度,他的父親可能不希望他說出太多,但眼前的年輕男孩身上帶著某種特質──幾絲稚氣與純真,讓他渴望著將其摧毀殆盡。

「這不是很明顯嗎?」他嘲諷地說著。

如果是這樣那我不能再問下去了,艾格西斥責著自己,擔心心中所想會徹底顯露在他的臉上。

「好吧,你的丈夫是個十分有權勢的人,但很不幸的,我父親也是。」那人向艾格西解釋,緩緩地舔著嘴唇。

他的丈夫──搞甚麼?哈利還未婚,這個傢伙到底在說甚麼?

「你好像很疑惑。」那人溫柔的說著,微微歪著頭,起身來向艾格西走近,幾乎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熱度,那人彎下身來在艾格西耳邊低語著,「你知道你這樣看起來很迷人嗎。」

艾格西感到不寒而慄,他緩了緩呼吸,盡力克制著不抽身向後,那傢伙已經近的人他感到不適。

那人又揚起嘴角,坐在艾格西身旁,「你想,我愚蠢的弟弟今天要出庭,而你的丈夫又是主審的法官。」

原來這就是他說的籌碼。

但這仍無法解釋為何那人會認為哈利跟艾格西已經結婚,雖然前幾天報紙才大肆討論著他們的婚期,但他以為一般人憑常識就能理解這不過是媒體私自的預測與製造話題。

他的思緒硬生生被在他後頸游移的手掌打斷,他跳棄身來,盡可能地拉開兩人間的距離。

那人大笑幾聲,微微向前傾,把雙手前臂放在大腿上,「我終於理解為什麼那個法官會這麼為你著迷。」

艾格西厭惡的皺著表情,想要找個地方躲著再也不用出來,「這不管用你知道嗎?」

「當然管用。」那人說完便站起身來,扭曲的笑容從未自他臉上消失,「他不會違抗我父親的要求,除非他不管你的死活。」

艾格西露出微笑,佯裝出無比的信心,「你錯了,哈利會把你弟弟送進監獄裡,我也會在你父親對我動手前就離開這裡。」

那人向他壓近,用力的把艾格西按在桌上,一手抓著艾格西的臉並轉到一側,用鼻子蹭過艾格西的側頸,「你簡直天真的可愛。」

------------------------------------------------------------------------------

梅林走進他的辦公室,一疊文件一把扔在桌上,開始找著自己的手機。

「找到了。」他喃喃自語著,拿起電話。

「這最好有十足的理由,梅林,我正跟德國的總理開會開到一半。」一個女人在電話中簡短的咕噥著。

「很抱歉,艾比蓋爾,但我需要你的幫忙。」梅林快速說著。

「怎麼了?」艾比蓋爾說著,察覺到梅林的急迫讓她瞬間換了語氣。

「亞瑟‧海斯克斯──」

「噢,老天!不會又是他──」艾比蓋爾哀號著。

「他綁架了哈利的伴侶──」

「他的伴侶?」艾比蓋爾語中帶著驚訝,「他終於出櫃了?」

「不是,他們故意洩露出他跟他伴侶的照片──都見報了,艾比蓋爾──但這不是重點。」梅林不耐的搖搖手,「重點是海斯克斯把他的伴侶帶走了。」

「為甚麼海斯克斯要針對哈利?」艾比蓋爾一面說一面從桌上拿起一份報告。

「他的兒子正要出庭。」梅林厲聲說著,渾身都是想把東西砸往牆上的衝動,「你最近都沒看報紙嗎?」

「我不在國內,親愛的。」她也厲聲回應著,「我在這管理一個情報組織,梅林,我根本沒有時間去管那些該死的八卦。」

「我知道、我知道,我很抱歉。」梅林皺著鼻子。

「算了,所以他的伴侶在他們手上。」艾比蓋爾把話題繞回原本的問題上,「你要我做什麼?」

「我需要你把他找出來,並在他們動手殺了他之前把他救出來。」梅林緩緩地說著,斟酌著自己的用字,「我需要你『今天』就找到他。」

艾比蓋爾大呼了口氣,把雙手放到桌上,「你知道你現在是要我做甚麼嗎?」

「我知道。」梅林斷然說著,緊握著電話讓他指關節已經開始泛白,「我希望你派出所有不在執行國安維護任務的下屬去找到那個男孩。」

艾比蓋爾咬著下唇,直直盯著螢幕,「老天我不敢相信我真的為你這麼做。」她咕噥著,搖了搖頭。「算了,把那男孩的照片傳給我。」梅林露出微笑,注意到她換上MI6部長身份時語調的轉換,「我會讓所有我可以指揮的特工去把他找出來。」

梅林鬆一口氣地把手舉向空中,迅速坐到辦公桌後方,「艾比蓋爾你絕對是上天派來的天使,我現在把照片傳給你。」

「知道了,我有甚麼線索再打給你。」

「艾比蓋爾──」

「嗯?」

「謝謝你。」他低語著,藏不住語中的激動與顫抖,「我欠你一份人情。」

「你知道就好,我一定會記著。」

------------------------------------------------------------------------------

哈利僵著身體坐在位子上,忍著不在檢察官講的口沫橫飛的時候頻頻看向手錶。

冷靜下來,專心點!

他可以做到,他已經聽完了雙方的辯詞,只要等檢察官結束這最後一次陳述,就能打發他們。

他望了亞瑟一眼,而亞瑟從審案一開始視線就沒從哈利身上離開過,那人正對他露出溫和的微笑──溫和的讓他毛骨悚然,他對那人的輕鬆恣意感到狂怒,表現得彷彿那渾蛋已經贏了這場判決。

在場內恢復一片寂靜時,哈利把注意力拉回眼前的兩名律師身上,他微微向前做了些,「感謝兩位辯護人,我們會審慎考量以上的論述並在今晚宣告判決,判決書也會在這周結束前釋出。」

哈利站起身來快步走出房間,一刻都不想再多看亞瑟那得意洋洋的嘴臉,他逕直走到梅林的辦公室,關上身後的房門。

梅林已經在那等著他,在哈利坐上沙發了遞了杯威士忌,「有任何進展嗎?」

「艾比蓋爾已經派了 MI6 去找了。」梅林啜飲了一口,「我相信他們很快就會找出他來的。」

哈利被嗆了一大口,「你打給艾比蓋爾?」

「你還有其他辦法嗎?」哈利麻木的點點頭,讓梅林露出微笑,「什麼時候要宣告判決?」

「我把它拖到傍晚。」

梅林點點頭,在哈利喝下一大口威士忌時拍拍他的雙肩。

「一旦這結束。」哈利低語著,雙眼看向窗外,「我一定要宰了亞瑟。」

他不確定是因為睡眠不足還是或是過去繃緊著神經的一周,梅林只是無法自制地大笑著,在他揉著雙眼的同時雙肩仍因大笑而顫抖不只,「我不覺得艾比蓋爾會希望你這麼做。」

-----------------------------------------------------------------------------

「我們找到他了。」艾比蓋爾站在麥可──她最優秀的部屬之一──身後說著,「我派出一支搜救隊,他們正要潛入那個地點。」

哈利從沙發上一把跳起,過去三個小時來的苦惱與焦躁一掃而空,趕緊靠在握著電話的梅林身旁。

艾比蓋爾點開了擴音並把手機放在麥可身旁的桌上,在他對特工們下指令時站在他身後,她不自覺地咬著下唇,兩眼直盯著分裂的視窗,看著螢幕上的一側的一個紅點與在房屋外圍的其他紅點。

「除非有必要才開火。」在他們靠近入口時她提醒著搜救隊員們。

「目標在較低的樓層。」麥可輕聲說著:「第一層有六個守衛,可以從後門避開他們,但你需要擊倒其中兩個,艾莉絲。」

「收到。」

「下一層的門廳有四個守衛在走動,房間裡有一個人跟他在一起。」麥可對麥克風說著。

「我們要進去了。」其中一名隊員低聲說著。

哈利緊抓著梅林的椅背,雙眼禁閉,覺得一股噁心感自體內湧出。

上帝,求您讓他一切沒事。

房內靜默的讓一刻擴張成了永恆,無論哈利或梅林都屏住了呼吸,梅林擔憂地看著哈利,他的臉色隨著時間流逝變得更加蒼白。

上帝,求您讓他一切沒事。

「我們救出他了。」哈利猜想開口的是艾莉絲,「現在要移到撤離點。」

「收到,接應的隊伍已經到定點了。」麥可一面說著,一面敲擊著眼前的鍵盤。

哈利終於得以呼出一口氣,他甚至沒發現他已經彎下了身蹲伏在地,緊抓著椅背的手也終於得以鬆開,他拿下眼鏡,放鬆了雙肩並解脫的喘息著,他不確定自己是要痛哭出聲還是會直接昏過去──他只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幾乎要失去意識坐倒在地。

梅林緊扶著他並咕噥著,「是時候該下判決了,老友。」

TBC

评论(5)
热度(35)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