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移動迷宮][授權翻譯][Thominho無差] My Heart Is Yours 01

原文出處: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94452?view_adult=true

原作者:snb123

授權標示:

大學AU,NC-17,手活預警,攻受無差,保證甜到蛀牙

民豪完蛋了,徹底的完蛋了,他有一門課快被當掉,而現在已經過了大半學期,停休的申請早就截止,他怎麼樣都不可能會修過的,他即將要被當掉,就此失去獎學金資格,他還會被UCLA退學,這讓他恐慌不已。

「老兄,冷靜點。」民豪最好的朋友之一──紐特安慰他,「你最後一定會過的。」

「紐特你根本不懂!」民豪的音調與音量不自覺得提高,現在他根本無法顧及這些,「我死定了,我馬上就得離開,也一輩子別想當職業的橄欖球選手,我的人生──噢!」

「閉嘴。」艾爾比──民豪的另一位好友說完朝他手臂揍了一拳,「你說的我頭都痛起來了。」

「抱歉。」民豪咕噥著,一手揉著剛剛被揍而發疼的手臂,「我忍不住嘛,我不知道怎麼辦,搞不懂我的導師當初在想什麼,幹嘛讓我去選這門課。」

開學前他跟導師談論這個學期的修課規劃時,他的導師鼓勵他選填電機與資訊科技導論當作選修學分,他原本對這個提議滿腹懷疑,但他的導師講的頭頭是道:「這對你是個很好的挑戰,民豪,我相信你有這個能耐,而且說不定你還能組裝個機器人呢!」

機器人這個主意聽起來很酷,而他目前為止的學業負擔也相對輕鬆,球季結束了,現在他一周只有三次的基本訓練,於是他決定放膽一試。

但現在民豪對這個決定後悔無比,他是靠獎學金才能待在UCLA,而獎學金的申請條件是要能通過所有選填的課程,而現在他勢必會被當掉,想到這些就讓他焦慮不堪。

哀號一聲,民豪把頭一鼓勁埋在餐桌上,一面發著牢騷:「我要怎麼辦?」

艾爾比跟紐特交換了個眼神,紐特才又開口:「聽著,跟你的教授談談,說不定她會幫你找個家教什麼的。」

聽到好友的建議民豪抬起頭來,「你真的覺得這有機會嗎?我怎麼都沒想到?」

「大概你的頭已經被撞了太多次了,白癡。」艾爾比在一旁面無表情的說著。

紐特聽完哼了一聲,用手肘撞了撞艾爾比的側身,這時民豪看向他們兩人:「我恨死你們了。」

「才怪。」紐特帶著厚臉皮的笑容,「要是沒有我們你根本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民豪憋著不笑出來,站起身來,「對啦對啦,隨便你講,我要去佩琪教授的辦公室,晚點再來找你們」說完就背上背包,轉身離開了。

「祝你好運,你這渾蛋。」艾爾比在後頭大喊,讓紐特在一旁暗笑著。

民豪頭也不回的直接走出去。

----------------------------------------------------------------------------------------------------------------------------------


艾娃‧佩琪是位十分負責的教授,她很樂意給民豪一點幫助。

「都是因為機器人聽起來很有趣。」民豪向她解釋著當初自己怎麼會選上這門課,並向她請求一些協助。

佩琪教授笑了笑,「你是個聰明的孩子,民豪,我看得出來,只是可能這門課不適合你。」民豪同意地點點頭,「但別擔心,現在要挽救你的成績還不算太晚。」

民豪露出笑容,感覺肩膀上的壓力減輕了些,「我有什麼能做的?」

佩琪教授微笑著說:「我會幫你安排一個家教,他的名字叫湯瑪士。」說完她伸手拿起一張紙條,並開始寫,「他跟你同年級,是主修工程的,他一年級時就修過這門課了,如果要找個家教他是最好的人選。」他把紙條遞給民豪,上面寫了湯瑪士的姓名跟電話,「他習慣用簡訊連絡。」

「謝謝你。」民豪向她道謝,伸手接過紙條,他站起身來,把東西收好準備要離開。

「不客氣。」佩琪教授說著對他眨眨眼。

----------------------------------------------------------------------------------------------------------------------------------

民豪盡可能地在寄給湯瑪士的簡訊中表現他最大程度的友善,但對方只是敷衍地回傳一些重點事項,他們約好這個下午三點在圖書館,讓民豪有些擔心。

----------------------------------------------------------------------------------------------------------------------------------

民豪完蛋了,徹底的完蛋了。

他原本預想湯瑪士是那種骨瘦如柴、舉止怪異,戴著厚厚鏡片甚至身上有什麼老式裝置的書呆子。

結果出現在他眼前是一名身高一百八、長相英俊的傢伙,穿著牛仔褲及一件合身的T-shirt,幾乎藏不住底下精實的身材與肌肉,棕色的頭髮沒有多加整理,散亂的翹向不同的方向,彷彿他經常用手搓揉著頭髮──或是剛經歷一場性事,民豪無法自制地這樣想──金澄色的雙眼,他正隨意地靠在桌子上,屁股抵著桌沿,雙手環在胸前,民豪甚至冒出想舔上他手臂二頭肌的衝動。

他完全沒救了。

----------------------------------------------------------------------------------------------------------------------------------

湯瑪士用盡全力才克制住自己不露出一臉傻笑的呆樣。

當時佩琪教授提到她的課有一位學生可能需要一位家教並詢問湯瑪士意願的時候,他正忙著搞定自己的學分也懶得去管某個被課程搞得焦頭爛額的新生,但當佩琪就受提到那個人是民豪的時候,湯瑪士二話不說就接下了這個請託。

民豪在UCLA名氣不低,他在大二時就成為校隊中的明星外接手,沒人懷疑他未來會進入職業球壇,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湯瑪士也喜歡橄欖球這運動,他熱愛球賽,偶爾也會打打業餘賽,但他最愛的是在一旁分析戰況,看著球員在場上競逐,只要有空每場校隊的比賽他都會到場,湯瑪士永遠忘不了他剛入學時看的第一場球賽,光是在一旁看著場上的球員跟他們動作就讓他熱血沸騰,而最讓湯瑪士注意的,是那個穿著一號球衣的大一菜鳥外接手,他優雅流暢的動作跟線條渾然天成,讓湯瑪士移不開目光。

之後他打聽到那個球員的名字叫做民豪,從那時開始湯瑪士就一直關注著他的表現,他在學校網站上瀏覽著民豪的資料,一見到民豪的照片就知道自己有麻煩了,那個男孩好看的驚人,對著鏡頭燦爛陽光的笑著,眼角微微皺起,黑色的頭髮向上抓起,湯瑪士完全淪陷了。

他沒有當面遇過民豪,他們的生活圈截然不同,不過還是在曾校園內的各種場合看著民豪──圖書館、球場……等,卻始終無法鼓起勇氣走向前自我介紹,民豪本人看上去更有魅力,笑容迷人笑聲又悅耳。

所以湯瑪士只能遠遠望著他,觀看他的每場比賽,並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原本湯瑪士已經很滿足了,沒想到佩琪教授告訴他民豪需要個家教,而他是最適合的人選。

他收到民豪簡訊的當下,正跟他的好友們──泰瑞莎、艾里士及布蘭妲在一塊,他的表情瞬間亮了起來並開始大笑,知道自己長久以來的期盼出現了一絲曙光及自己有多麼的興奮,他簡短地回了簡訊,直截的答覆,試圖保持點自制力同時也不想表現得太過急切。

湯瑪士比他們約好的時間提早到了些,確保在民豪到達時,自己能夠準備好足夠的書本跟筆記。

另一位當事人準時地在三點現身,湯瑪士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讓自己不傻笑的像個白癡,他預想民豪會直接走向前並馬上開始今天的課程。

但出乎他意外的是,民豪只是站在原地盯著他,感覺足足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客觀來說,湯瑪士知道自己長得滿好看的,身材也不錯,他喜歡跑步也會適時地進行些重量訓練,但對此他從未多想,直到民豪用種在盯著某道美食的視線望著他。

於是,湯瑪士把雙手環在胸前,看著民豪雙眼咕溜轉動,微伸舌尖舔著雙唇,這景象讓湯瑪士在心中竊喜,他居然能對校園中最受矚目的橄欖球員造成如此的影響。

但表面上湯瑪士只是露出微笑,放下雙手並靠離桌緣,看見民豪微微翻紅的雙頰讓他差點笑出聲來,最終不忍看著他這樣下去,清了清喉嚨,讓民豪抖了一下,視線又回到湯瑪士的臉上。

「哦──」他一時甚麼話都說不出口,喉結上下滾動著,「想必你就是湯瑪士。」

比起問句聽來更像是個直述句,讓湯瑪士的笑意更濃了些,他起身走向另一位當事人。

「你想必是民豪。」湯瑪士說著伸出手。

民豪走向前,用稍嫌過大的力氣握緊了他的手,「恩、對,就是我。」民豪幾乎是隨著出口的每個字握緊了他的手。

湯瑪士試著不在從民豪的緊握中抽出手時笑出聲,「好吧,民豪。」他帶著微笑說著,「我們開始吧。」

TBC

评论(5)
热度(33)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