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Kingsman][授權翻譯][HE] Chapter Twenty Four

Chapter Twenty Four

哈利安靜地起身下床,在一片黑暗之中摸索找著自己的紅色睡袍,艾格西在睡夢中嘀咕著哈利的名字讓他動作愣了一下,彷彿在做壞事時被逮個正著的樣子。

他緩緩呼口氣,發現年輕戀人仍在熟睡時心跳才終於慢下來,他終於找到那件紅色睡袍,隨手披上後又試著找出香菸,才想起他把那放在今天一整天穿著的外套口袋裡,掏了掏,在發現他的目標後揚起了嘴角。

他走到房間外的小陽台,半掩著身後的門,接著拿出香菸來並用嘴唇刁著,在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音的狀況下將它點著,他吐出一口煙,把香菸放下並讓頭向後仰著,雙眼緊閉,深吸了口清晨濕冷而清新的空氣,又把香菸拿起來吸了一口,並睜開眼看著整座城市。

現在時間還很早,連太陽都還沒升起,甚至街燈都還亮著,照著設計美麗精巧的街道,哈利雙眼四處掃著,沉醉在眼前的景色之中,清晨的街道不比平時的繁華,他喜歡城市的這個面貌,簡樸而平靜,沒有在倫敦四處匆忙奔走的人群。

「哈利?」艾格西咕噥著,略帶沙啞的聲音明顯仍帶著睡意。

哈利轉過身,把香菸拿在手中,「艾格西──我把你吵醒了嗎?很抱歉,我──」

艾格西走向,在戀人唇上落下一吻,止住他的語句,不顧自己清晨的口氣,但反正哈利嚐起來全是煙味,所以他也沒甚麼好抱怨的。

「沒關係。」艾格西對他露出微笑,傾身靠在扶手上,「你不該抽菸的,那對你身體不好。」

哈利應了一聲,抽了最後一口後就把香菸熄滅,扔在煙灰缸上,他走進戀人身邊,雙手環抱著艾格西的腰。

「你怎麼又在抽菸了?」艾格西說著,抬起頭看向哈利,他了解自己年長的戀人,除非有什麼事讓他很困擾,否則他不抽菸的。

哈利咬了咬嘴唇內側,「只是接下來幾天壓力比較大。」他用低沉清晰的語調說著。

「介意告訴我嗎?」艾格西說著,視線從未離開哈利的臉。

哈利嘆口氣,傾身親上艾格西的側頸,「總理昨天要艾拉安排一次會面,我明天晚餐要跟他見面。」

艾格西明顯的緊繃了身體,把視線看向遠方,停在一個站在商店門口的男人身上,似乎是正準備開店,艾格西深吸口氣,專注地盯著那男人,「他要甚麼?」

「我還不知道。」哈利溫柔的回應著,把頭埋在艾格西的肩窩之中,「你不用擔心,你現在要注意的是跟我的律師──威廉聯絡,好讓我們可以盡早指控那些人。」

艾格西微微顫抖著,「這件事會越鬧越大,對不對?」

哈利嘆口氣,輕揉著戀人的手臂,「應該是吧,但我無法就這樣看著他們脫身。」

艾格西點點頭,知道這對哈利而言有多重要,儘管他實在不願再有更高的曝光度,心裡也明白哈利是對的,那群人是該就此停手了。

「艾格西?」哈利語氣帶著擔憂。

「我明天會連絡他的。」艾格西向他保證,在他嘴上輕啄了一下,「太陽快升起來了。」

艾格西試著轉移哈利的注意力。


「沒錯。」哈利回應著,知道艾格西的打算。

「這樣不是滿浪漫的?」艾格西揶揄著,傾身靠在哈利身上,清晨的溫度仍讓人戰慄,身上的睡褲並不足以在這樣的環境中保持著溫暖,但身後哈利的體溫撫慰著他,忍著不因舒服而發出咕嚕聲。

哈利發現艾格西身上只穿著一件睡褲,趕緊脫下睡袍罩著艾格西,他無視年輕戀人的抗議,只是緊擁著他並在他耳邊低語著:「只要有你什麼都很浪漫,親愛的。」

------------------------------------------------------------------------------

帕西佛坐在壁爐邊的扶手椅上,手中拿著一杯伏特加,一面嘆氣一面揉著雙眼,全身的重量撐在手臂上,即便已屆清晨仍毫無睡意,而這不是第一次了。

並不是他對於自己的所作所為產生罪惡感,儘管事情有如此戲劇性的發展,但一切都是必須的,好吧,或許他是有些過意不去,但這遠不足以成為導致失眠的理由。

他拿起酒杯啜飲了一口,他反覆整理著自己的思緒,他以前就對哈利這麼做過,哈利只是默默承受著,也是他唯一敢這麼對待的人,但一見到哈利親吻著另一個人的照片,那人甚至年紀只有他的一半,腦中瞬間一切理智盡失,瞬間湧起滿腔的怒火,在後頭推波助瀾給哈利個教訓的念頭煞然變得誘人不過,照片交到帕西佛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接下來的發展。

事實上,他並不恨哈利,對於他自身的作為仍有幾分的歉意,他也是真心想要向哈利道歉、做些補償,但哈利那個年輕的戀人,那該死的男孩,讓帕西佛只能做個局外人,他無法靠近哈利,無法碰觸他、安慰他,帕西佛心中所想的一切,只要有那個該死的男孩待在哈利身邊,就不會有成真的一天。

哈利對那男孩的愛戀之情溢於言表,他的眼中就只有那男孩一人,這讓帕西佛渾身不是滋味。

但他能怎麼做?那男孩盲目的深陷在跟哈利的戀情之中,經過了最近這麼波折仍然守在哈利的身邊,就像曾經他對哈利許諾的那樣。

但他是我的!

帕西佛因強烈的佔有慾而輕顫著,他從不喜歡感情用事,這只會干擾他的工作並蒙蔽他的判斷,但現今不論他多麼的努力,心中的情緒全然不受他控制,他的念頭只是不時的飄回哈利身上,想到哈利硬著下身在床上熱切的吻著他的戀人──

帕西佛拿下眼鏡,發出的聲響擊垮了他腦中鮮明的想像。

老天,他得自制點!

帕西佛站起身來,移到窗邊看向窗外,就這樣沉默了一會兒,接著又開始在房間內踱步。

他該怎麼做?他知道在他讓哈利回到他身邊前,在他宣告他對哈利的所有權之前這一切都不會止息,那男孩對哈利的愛──

他突然喘著氣,向後跳開來。

當然了──愛,這個字總令人作出各種不可理喻的舉動,一個「愛」字可以讓人如有神助,也可以成為一個人的致命傷,這真的太容易了。

帕西佛大笑幾聲,過去一周以來深纏著他的低劣情緒已消失無蹤,這簡直容易的可笑。

TBC

评论
热度(26)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