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Kingsman][授權翻譯][HE]One Night, Chapter Twenty Five

Chapter Twenty Five

艾格西打開廣播,哼著歌一邊拿出一件長褲及深藍色的襯衫,接著拿上浴巾,好擦乾自己滿頭的濕髮。

這時,手機突然響起,讓他回頭看向床頭櫃,趕緊擦乾頭髮並撿起地上的衣服,帶著他們坐在床邊,接著才拿起手機,發現是哈利傳了一封簡訊。

  「我正在跟梅林開會討論明天的是,今天大概會晚點才到家──H」

艾格西微微嘆口氣,眉頭因為擔憂而緊皺著,他不知道究竟是他或哈利對於明天跟總理的會面擔心的多一點,他看向床上平時哈利睡覺的那一側,從哈利的枕頭上撿起一支白玫瑰,臉上露出微笑。

哈利這個舉動是從兩周前開始的,從他們開始被輿論包圍之後。


在第一篇報導出現的第一周,哈利甚至無法連續睡眠超過三個小時,只能環顧著四周找出些東西好轉移注意力,讓他可以冷靜下來,這無疑讓艾格西心痛至極,看見哈利疲憊又憂心忡忡的模樣,同時也干擾了他的睡眠,艾格西總會在哈利下床幾分鐘後醒來,想辦法安撫戀人的情緒。

而枕頭上的玫瑰正是哈利對於打擾他睡眠的道歉,即使艾格西已經一再對他說明自己並不介意。

但從第一周之後,哈利就開始在每個早晨留上一朵白色或紅色的玫瑰,當艾格西問他為何要跟自己道歉,哈利也只是溫柔的回一句:「因為我每天早上都留下你一個人。」

艾格西的思緒被突然響起的門鈴聲所打斷,讓他趕緊跳下床,扭動著把襯衫套上,並在穿

起長褲時上下跳動著好把褲頭拉起,在他衝向梳妝台時門鈴聲又再次響起,只能隨便拿出一條哈利的皮帶,快步走出房間,而這時又響起了第三聲門鈴聲。

老天!他們就不能等等嗎?

他衝下階梯,這才發現手中還握著哈利留下的玫瑰,門鈴聲又響起,讓艾格西怒哼了一口氣。

他一把把門推開,以為是快遞,卻發現站在眼前的是帕西佛,「你來做什麼?」因為對來者猝不及防而加重了口音。

「我要跟你談談。」帕西佛說完就直接從艾格西身邊走進屋內,讓艾格西十分不悅。

艾格西一手緊抓著門框,眼中滿是怒意,「你他媽的要跟我說甚麼?」

「哈利的事。」說完他轉過身去面對著艾格西。

「為什麼我要跟你這種傢伙討論哈利的事?」艾格西一面說著一面把門關上,雙臂交錯在胸前,讓玫瑰靠在胸口。

帕西佛揉了揉自己的臉,誇張的嘆口氣,「聽著,我知道我對他犯了大錯,我當時太專注在我的前途上,但不管有沒有我的這些動作,人們早晚還是會發現你跟哈利的事,你們也終究要面對這些問題。」

聽完這些話讓艾格西全身戒備了起來,「你根本不懂──」

「不,我懂,你不可能永遠瞞下某件事或某個人的。」帕西佛嚴厲地說著,「但這不是我要說的重點。」

艾格西傾身靠在門上,「如果有重點就趕快說完滾出去。」

那人盯著艾格西幾秒,這才注意到艾格西手中的玫瑰,艾格西注意到他的冷硬的視線,大聲地清了清喉嚨。

那人的眼中閃過幾絲驚愕跟怒火,視線又重新回到艾格西身上,「我到這裡來就是要幫忙減緩那些傷害的。」

艾格西挑高了眉毛,「你怎麼會覺得我要你的幫忙。」

「總理明天要跟哈利會面,而你們兩個的關係正是會有這次會面的主因,崔斯特快退休了,而總理跟他是好友,崔斯特一定會用盡手段讓哈利出局,如果國會要求,女王就會將皇室法官除名。」帕西佛開始踱步著,眼神變得漂移不定,「這原本是件無關緊要的事,但現在引起了這麼多爭議,議會又一向想要拉攏民意,」他轉頭看向艾格西,「有甚麼方法比在這時候當個解決爭議的英雄更有效?」

帕西佛緩緩走近艾格西,近到幾乎能感受到彼此身體所散發的熱度,「哈利或許沒有我這麼熱衷要往上爬,但他熱愛他的工作,而你正害他失去他過去二十五年來所累積的一切成就。」

艾格西不發一語,感覺心臟揪成一團,「滾出去。」他低聲說著,從門上彈起並把它推開,「滾出去,現在!」

帕西佛在原地站了一會兒,試著從艾格西眼中讀出一些訊息,這才點點頭走出門外,直到坐上車才讓自己露出微笑。

艾格西把門甩上,前額靠在門上,緊閉著雙眼幾乎要不能喘息。

他顫抖著離開前門,一路靠著扶手才撐到樓上,心中從沒有這麼沉重過,他回到他們的臥房,讓自己倒在床頭櫃旁,低頭看著手中美麗的白色花朵,仍被緊握在自己的手中。

他把另一手摀上嘴,掩住啜泣,但宣洩的情緒終於擊垮了過去幾周以來他所建起的所有防備。

他想對著帕西佛、對著崔斯特、對著總理,甚至對著整個該死的世界咆哮,為了自己終於得來的幸福,他不懂為甚麼其他人這麼關注哈利的一舉一動,這跟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既然不過是哈利跟他兩個人的事,為甚麼其他人要這麼在乎?

該死的,這世界到底有什麼問題?

艾格西曲起雙腿,把頭埋在手臂之中,任憑淚水滑落,感覺彷彿有人一次次地扎入他的心臟,不論他試著怪罪於誰,最終所有的錯都還是算在自己身上。

因為他,哈利才每天被媒體追著跑;因為他,哈利可能就要失去他的工作;因為他,哈利甚至無法獲得一夜安眠;因為他,哈利的世界正漸漸被撕裂。

而他無法擋下這一切,他永遠無法彌補因為他所造成的這些傷害,他沒有能力擋下所有。

但他可以修正這些錯誤。

他可以,也一定會修正這一切。

TBC


评论
热度(22)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