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Kingsman][授權翻譯][HE] One Night, Chapter Twenty Six

Chapter Twenty Six

哈利輕嘆口氣打開了前門,傾身靠上緩緩地把門關上,今天無疑是漫長的一天。

他脫下夾克、拿下眼鏡,用拇指與食指揉揉鼻根,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在心中湧起狠揍帕西佛一頓的衝動,這一切全都是因那個混蛋而起。

他走進屋內,在看見起居室的的燈光仍亮著時停住了腳步,疑惑地皺起眉頭並走進房間,身體靠在門框上,「艾格西?我以為這個時間你已經去睡了?」哈利揚起的嘴角露著幾絲愛意。

拿著酒杯的男孩看向他,「我睡不著。」他一面說一面聳聳肩,並在哈利向他靠近時站起身來。

哈利硬生生地停住,發現艾格西隨著他的靠近而退了一步,保持著兩人間的距離。

艾格西幾乎想要喊出聲來,現在他最想做的莫過於是衝向哈利,把頭靠上年長戀人的胸膛並緊抓著他的上衣,艾格西想擁抱他、想親吻他,但他不能,他不能對哈利這麼做。

「其實我想要跟你談談。」艾格西低聲說著,語氣中帶著幾分不安。

「艾格西?」哈利眼中滿是憂慮,他試著向前靠進一步,並把雙手張開在身體兩側,好顯示自己沒有任何意圖,他感覺自己的心緊揪了一下,艾格西從沒有這樣拒絕過他的碰觸。艾格西深呼吸並舔了舔嘴唇,硬逼著自己說出他的想法,「我要離開了。」

哈利愣在原地,彷彿突然雙腳被緊栓在地上,怎麼也不肯讓他前進一步,「你說甚麼?」

艾格西移開視線,無法承受再看著哈利滿是疑惑的表情,「我要走了。」

哈利蹣跚著向後退了點,不自覺的微張著嘴,「我不懂──」

「我受不了了,哈利。」艾格西閉上雙眼,希望能就此讓自己被埋入地面之中,「這一切我都不想要了──包括你也是。」

哈利跌跌撞撞的向後,感覺彷彿有人一次有一次的扎向自己的心窩,不,更勝於此,他曾被這麼對待過,但那帶來的苦痛遠不及於現在蔓延全身的顫慄,說實話他寧願再被扎著心臟也不願面對現在的狀況。

艾格西緩緩張開雙眼,最終視線仍再回到哈利身上,他強迫自己不在看見哈利由心碎轉為酸楚的表情時啜泣出聲,含著淚的雙眼轉為冷酷,發現眼前的男人逐漸露出防備的姿態,變成兩周前看見帕西佛前來時的緊繃模樣。

艾格西握緊拳頭,忍著不向前慰藉他摯愛的哈利,逼著自己走過毫無回應的男人,如果他不現在離開,就再也下不了決心了,而他沒有選擇留下的權利。

他必須這麼做,得讓哈利脫離這烏煙瘴氣的一切。

他顫抖著手伸向前門,無視於自己甚麼行李都沒有帶上,卻搞不定門鎖,惱怒的哼了口氣,突然,哈利一手抵上門板,成功地把他釘在原地,無法動彈,同時兩人間仍保持著適當的距離。

哈利看著艾格西的背影,發現他緊繃著,只能深吸口氣,盡力忽視耳中的嗡鳴聲並不讓眼中的淚水滑落。

「看著我。」哈利懇求地說著,語氣中滿是溫柔與無助,「艾格西,看著我,求你了。」

艾格西知道自己根本拒絕不了,尤其當哈利用這樣的語氣懇求著,他握緊拳頭並轉過身來,喘息著對上哈利的視線,原先冷酷的表情已消失無蹤,看見的只是個心碎的男人,用盡全力保持著最後一絲理智。

「我跟你說過,如果你想,隨時都可以離開。」哈利破著嗓子硬擠出語句,花了一會兒整理自己的思緒,「但如果你要這麼做,也該把它做對。」哈利移近了一點,「我要你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你不愛我了。」哈利語氣平穩地說出自己的請求,眼中卻滿是煎熬與折磨。

艾格西艱困的嚥了口水,後背靠著牆壁,視線對上哈利的雙眼,眼中的淚水不自制的落下,指甲緊嵌進掌心之中,如果他讓自己哭出聲那麼就再也停不下來了,想要張開嘴說話,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他做不到。

他做不到哈利的請求,這麼粗陋的謊言他怎麼也說不出口。

「我做不到──」他向哈利坦白,低下視線看著腳背。

哈利顫抖著呼吸,姿態微微放鬆了點,「為甚麼要這麼做?」

「因為我們正在傷害彼此,哈利。」艾格西低語著,雙手緊揪著自己的頭髮,「你不懂嗎?他們永遠不會放過我們,你的工作也會因此──」

哈利瞪大雙眼,眼中滿是怒意,他指著艾格西,「不要把我的工作扯進來──」

「別──」艾格西張開嘴,瞬間被燃起怒火,「該死,就是跟你的工作有關!」

哈利向後踉蹌幾步,「我的工作怎麼跟這有關──」哈利的語氣滿是憤憤不平。

艾格西簡直想要一拳揍上眼前的人,「就是我的錯害你可能明天就會丟了工作,而且──」

哈利向前走近,突然捧上艾格西的雙頰,急速地說著:「這不是你的錯,艾格西,這一切都不是你的錯。」

艾格西覆上哈利的雙手,「但這就是,只要你不再跟我約會他們就不會再為難你了。」

哈利搖搖頭向後退,表情滿是震驚,「艾格西──」

「不,聽我說。」艾格西脫口而出,無視哈利的退後向前走了一步,「你現在可能會這麼說,但最後你還是會怪我的,我不想要──」

哈利用單手的手掌扶著前額,試著保持著耐心,「老天!艾格西!我不會因此責怪你,我早告訴過你這根本不是你的錯,我也不管那該死的工作!」

「你在乎,哈利,你在乎你的工作。」艾格西帶著懇求的語氣說著,試著讓哈利理解他的重點,而哈利不確定聽到艾格西的話是讓他感到憤怒還是厭惡多一些,「你熱愛你的工作,哈利,我不想變成那個擋在前面的──」

「你對我來說比那該死的工作重要多──」

艾格西挫敗的呻吟著,「哈利──」

「不,你現在聽好。」哈利的語氣不容爭辯,「沒錯,我喜歡我的工作,但我更愛你,你知道的,艾格西,我寧願丟了工作也不要失去你。」他一面說著一面走向前,伸出一隻手溫柔的摸上艾格西的臉頰,心中帶著幾分擔心,擔心這樣的觸碰可能會被拒絕。

艾格西不理解地搖了搖頭,「我不懂──」

「因為我接下來的日子都想要跟你在一起。」哈利終於說出口,兩人在他講完這句話後都凍在原地,「我很抱歉,我──」

艾格西急切地貼上雙唇,硬生生打斷哈利的語句,全身緊靠向他,放任自己眼中的淚水滑落,雙手緊握著哈利的頭髮,無法克制的抽噎地哭著,積蓄了整天的情緒終於得以宣洩。

艾格西滑落在地,使得哈利只能配合著蹲下身體,讓艾格西把臉埋進自己的頸窩之中,隨著啜泣聲抽蓄著,「對不起。」艾格西嘶啞的哽咽著,「對不起,我只是、我──我不想你因為我受傷。」

「噢,艾格西──」哈利同樣嗚咽著,輕拍著艾格西的頭並吻上他的前額,「如果要走,除非是因為你真的不想待在我身邊,否則我不會讓你因為別人的不認同就離開。」他把艾格西向懷中抱緊了一會兒,讓自己記下有艾格西在懷中的感受,隨即又放開他,「如果你是真的要離開,艾格西,我不會阻止你。」

哈利清清喉嚨,抹去臉上的淚水,他不能在艾格西面前讓情緒潰堤,這只會讓艾格西被逼著留下,而他不願這麼做,這一切一直都是艾格西的抉擇,無論艾格西怎麼選他都會予以尊重,不論會伴隨著多大的心痛與折磨。

艾格西看向地面,紅腫著雙眼,「只要我走了,全部就又會回復正常了。」他咕噥著,不敢看向哈利。

「不會有任何事情回復正常的,我親愛的男孩,總理的決定不會就這樣改變,媒體也只會緊咬著這個話題好得到更多的收入。」他蹲在艾格西身旁,表情難以解讀,「暫時別管發生了什麼事,艾格西,你自己想要的是甚麼?」

艾格西抬頭看向哈利,緊咬著下唇並深吸了口氣,接著又閉上雙眼,知道自己接下來的回答會決定一切。

他環顧了四周,視線聚焦在遠處起居室內窗台上的一張照片,他還清楚記得拍下這張照片的那天,那已經是大約三個月前的事了,當時他的母親還沒搬出去,是個舒適的周日下午,他們決定要待在屋內看電影,他們在哈利的堅持下看了麻雀變鳳凰──「我不敢相信你居然沒有看過這部電影,艾格,這部是經典!」──而那時黛西剛從午睡中醒來,哈利只得在他嘴上輕啄一下後趕緊從沙發上起身,跑上樓安撫正在放聲大哭的小女孩,他把她抱下樓,同時還帶上好幾個玩具並讓她坐在大腿上,好決定要選哪個布偶當作玩伴,他跟艾格西各自挑了一隻手指布偶開始玩耍,讓黛西呵呵笑著,恰好蜜雪兒走進來,就為他們拍下這張照片並因為眼前男孩們的舉動笑出聲來。

這些溫暖的回憶突然湧現,讓他心中一暖,不自覺得露出溫柔的微笑。

他把目光看回哈利身上,在那一刻,他理解了哈利的意思,工作根本不值一提,那些輿論跟帕西佛也是。

重要的只有能夠在每個早晨看著哈利對他露出微笑,在每個夜晚的親吻後相擁入眠。

重要的只有能夠看哈利睡晚了急忙光著身體在房間裡找不到上班要穿的襯衫。

重要的只有為了哈利熬夜的日子,因為只要哈利工作晚了,身旁沒有他的鼾聲就無法順利入睡。

重要的只有每天早餐為哈利煮杯咖啡並在晚上發現桌上有人為他準備了滿桌的豐盛晚餐。

重要的只有聽見黛西口齒不清地叫著「阿利叔叔」並看著自己的母親為此打趣的揶揄著自己年長的戀人。

重要的只有在約會後,微醺的兩人清晨三點在房間裡跳起舞來。

重要的只有每周邀請梅林來跟他們共用晚餐,強迫他說出一個又一個哈利尷尬的往事好讓自己日後找到機會能糗他。

重要的只有那為他準備的生日蠟燭與一封封關心的簡訊。

最重要的只有他的家,而家中有哈利的陪伴。

「我想要的只有你。」

哈利鬆了口氣,他甚至沒有發現自己緊屏著呼吸,對艾格西露出笑容,同時兩行淚水順著他的臉頰滑落,「你已經擁有我了,艾格西。」他跪在地上,沉沉地嘆了口氣,握起艾格西的手,溫柔地讓靠上自己,「我們一起,嗯?」

艾格西把他拉近自己的身體,再次吻上他,帶著不曾感受過的熱切,「我們一起。」

评论(2)
热度(27)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