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Kingsman][授權翻譯][HE]One Night, Chapter TwentySeven

Chapter Twenty Seven

哈利無數次的整理了衣領,望著前方緊閉的房門,他清了清喉嚨,並轉了轉肩膀。

好吧,是時候了結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了。

哈利輕敲門板,讓自己掛上禮貌的笑容,在門被打開後直接面對總理。

「是哈特先生吧?很榮幸見到你。」一位高大英俊的男子說著,臉上同樣掛著虛假的笑容,並對哈利伸出了手。

哈利自信地跟他握手,嘴上回應著:「該感到榮幸的是我,總理。」

那人從門邊退開,指引著哈利走進辦公室內,關上身後房門的同時,睿智的黑色雙眼仍注視著哈利的一舉一動。

發現崔斯特同樣坐在裡頭的白色扶手椅上,就在哈利預期這場談話將進行得圓桌旁,讓哈利變得緊繃了些,他的雙肘正靠著扶手,雙手交握在大腿上,躊躇滿志的打量著哈利,讓他渾身不對勁,但他還是在走向圓桌時禮貌性的對崔斯特簡單的點個頭。

「請坐。」總理手指向崔斯特對面的扶手椅,隨即微微靠向前,對哈利露出一個較為溫和的眼神,「喝茶?」

「好的,謝謝您。」哈利一面說著一面緩緩地坐下,怕弄皺了自己的西裝。

「有需要再加點糖什麼的嗎?」總理拿起一只銀色的茶壺,在精緻的茶杯中倒入蜜棕色的液體。

「這樣就好。」哈利伸手接過總理遞來的茶杯,「謝謝您。」

總理點點頭,轉身坐在圓桌旁的另一張椅子上,位子在崔斯特及哈利中間,哈利看著這樣的座位安排,心想:難道想要當他們兩人的和事佬嗎?

「現在,很抱歉我的時間並不多,相信你們都可以理解,所以我不打算拐彎抹角的。」總理一面開口,一面交跨自己的雙腳讓自己坐著舒服些,「我通常不會管這種事,但顯然這已經變成一項公眾關注的焦點議題,而崔斯特又約了我見面,我想我們直接約在一起事情會簡單點。」說完他喝了口茶,「崔斯特,你不介意吧。」

崔斯特點點頭,視線直盯著哈利,「哈特先生的行為讓人完全無法苟同,法庭不該像這樣被媒體重重包圍。」說完向後傾靠著,並把目光轉到總理身上,「我不任何在這樣的情形下該提名哈特先生接任我的位子,我認為為了法庭好,甚至該把他就此除名。」

總理點點頭,轉頭看像哈利,「哈特先生,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哈利握緊雙手,讓自己坐得更筆直,「恐怕不論我說甚麼都是徒費口舌,但我完全不同意金恩先生的說法,我從沒有要損及法庭名聲的意圖,過去二十五年來我也一直為了法庭盡心盡力,因此,如果議會的看法跟金恩先生一致,認為我該為此辭去我的工作,那我會欣然地離開,但我拒絕因此而離開我的伴侶,也不會因為發展一段感情而向任何人道歉。」

總理微微揚起嘴角,點了點頭,「崔斯特,你介意讓我單獨跟哈特先生談一會兒嗎?」

崔斯特震驚的挑高眉毛,咬緊牙關,雙眼滿是怒意,但他仍然點點頭站起身來。

總理一直等到他離開辦公室並關上房門才再度開口:「好吧,哈特先生,我坦白告訴你,只要你工作表現夠好,我根本懶得管你的私生活要怎麼樣,而我知道你的工作能力有多優秀。」說完他站起身來,在房內緩緩踱步著,「另外現在你們已經變成媒體的新寵兒,尤其在你的伴侶被綁架之後。」

哈利皺起眉頭,「他們怎麼──」

「他們是記者,哈特先生,他們什麼都知道。」那人一面搖搖手,「重點是,把你解職絕對不是議會最好的選擇。」他對哈利露出笑容,「就我個人的想法,其實我想讓你接下首席法官的位子。」

哈利才正要喝下一小口茶好滋潤他乾渴的喉嚨,被這句話嗆個正著,費盡全力才沒讓茶水一口噴出,「什麼?」

那人竊笑幾聲,拍拍哈利的背,「別這麼驚訝,這位先生。」

「我──崔斯特不會喜歡這個發展的。」

「崔斯特可不是總理。」他從哈利身旁離開,「我才是。」

哈利點點頭,把茶杯放回桌上,現在顯然不該繼續喝茶,以免總理又丟出任何的震撼彈。

「但,我有一個要求。」

「當然。」哈利愉快地回應著,抬起視線看向他。

總理移開視線,「我不管你們關起門來要做甚麼,你們要把彼此綁起來也是你們的──選擇,但在公眾場合有攝影機跟著你們的時候,低調一點。」

哈利十分慶幸他有把茶杯放回桌上。

他感覺自己的臉頰在聽見總理的話後迅速竄紅,只能咕噥著:「先生,相信我,我不想再給媒體更多的話題。」

那人對哈利露出善意的微笑,「既然這樣,那我們把崔斯特叫回來吧,讓他在這裡大喊大叫總比在提名儀式那天好。」

------------------------------------------------------------------------------

梅林連門都沒敲就直接走進帕西佛的辦公室。

那人當時正站在衣櫃旁,挑起單邊眉毛看向門口,隨即闔上手中的書本,「梅林?你來做什麼?」

梅林大步向他走進,雙眼銳利並滿是怒火「你!」他怒吼,「你這個該死的渾蛋!」

「你說什麼?」

「帕西佛,你告訴我你昨天那麼做到底有甚麼企圖,你以為這樣哈利就會回到你身邊了嗎?你真的這麼天真嗎?」他說完冷笑了一聲,「我告訴你,就算哈利根艾格西真的分開了,哈利也絕對不會回到你身邊,不管怎麼說,『我』才是哈利最好的朋友,也是『我』一直在他身後挺他。」

帕西佛向後退了兩步,迴避著梅林的怒火,「梅林,我相信──」

「我還沒說完!」梅林咆嘯著,「哈利太是個紳士,大概除了再也不跟你說話什麼也不會做,但我不是哈利,我只會對那些值得我尊敬的人保持紳士的樣子。」

梅林突然湊向前,一拳揍上帕西佛的臉,讓他一頭撞倒在地上,咒罵著看他濺出血滴落在地毯上。

「這是為了你讓艾格西質疑自己不夠好。」梅林抽出一條白色手帕擦了擦手,「下一次我就不會這麼友善了,記住這點,帕西佛。」

-----------------------------------------------------------------------------

(兩年後)

「親愛的,你把餐桌鋪好了嗎?」哈利一面洗手一面喊著。

艾格西才剛走進廚房,不出聲音地咒罵著,「我現在馬上弄。」

哈利暗笑一聲,拿起毛巾擦乾了雙手,走向烤箱,小心地打開開口拿出一隻大得驚人的火雞,他把他放在廚房的檯子上,轉過身去對付那些馬鈴薯。

「老天,這看起來太棒了。」艾格西咕噥著,拿著刀具從哈利身旁走過。

哈利轉頭看向他,「不是那些,艾格西,我們應該要用你母親送我們的那組。」

艾格西正要推開前往用餐室的轉門,硬是停住了腳步,「什麼?但他們看起來都長一樣。」

哈利走向艾格西,雙手扶著艾格西的後頸,並讓他靠向自己,嘴角勾成一個微笑,「她送我們那組銀色的結婚禮物,我想用那一組比較適合。」

艾格西聳聳肩,在哈利嘴上輕啄一下並掐了下他的臀部,才又走回櫥櫃那,「你說什麼都好,寶貝。」

「她幾點會到?」哈利問著,一面拿起火雞離開了廚房。

艾格西跟著他走進用餐室,擺上紙巾跟五個空酒杯,「噢,我記得她說八點?但她大概會稍微晚一點到。」

哈利看了看手錶,「好吧,看來我還有一個小時可以準備好。」

艾格西誇張的抽了口氣,「最好動作快點,不然你恐怕會來不及。」

「這句話是從一個在自己的婚禮上遲到的人口中說出來的嗎?」哈利回擊,一語正中要害。

艾格西惱怒地紅了臉,視線從自己丈夫身上轉開,「你打算一輩子都記著這件事了對不對?」艾格西靠著餐桌,「那甚至不是我的錯,完全是蘿西──」

哈利用一個吻打斷他的話,摸上他的臀部讓他僅靠著自己的身體,「你到婚禮的當天早上才發現忘了去拿你的燕尾服,我很確定這不該把錯怪在蘿西頭上。」

「她應該要提醒我的。」

哈利笑著再次親上艾格西,輕輕吮咬著他的下唇,才拉起身體,「我真的該把東西準備好了,如果我又沒準時梅林絕對會說個沒完。」

艾格西把哈利推倒在地上,帶著淘氣的笑容跨坐在他身上,「你知道,這個理由不足以說服讓我讓你走。」

哈利呼了口氣,「艾格西──」

「我們還有一個小時,你知道的。」

哈利搖搖頭,伸手撫摸著艾格西的臉頰,「我怎麼樣都說不贏你對不對?」

艾格西勾起嘴角,傾下身在哈利耳邊耳語著,「說的好像你以前有說贏過。」

「狡猾的小混蛋。」哈利深深的吻上他,在艾格西握緊在他髮中的雙手時不自覺地呻吟出聲。

好吧,這個遲到的理由至少不是最糟的。

End

終於翻完拉(灑花),當初完全憑著一股衝動,第一次翻文就找這種長篇根本就找死,謝謝一路肯看下去的大家,不過還有三篇番外,內容是婚禮跟蜜月,既然是蜜月當然要有啪啪啪你們說是不是,不過我其實總理說的那個綁起來的play我也滿想看的(欸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HE限定,不過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整個AO3找文苦手XD

评论(10)
热度(50)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