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移動迷宮][授權翻譯][Thominho無差] My Heart Is Yours 02

民豪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在沒有讓自己表現得像個十足的白痴的狀態下度過第一堂課的,無論如何他還是撐過了這一個小時,儘管他完全記不起湯瑪士究竟教了些什麼,過程中不斷被湯瑪士紅潤迷人的雙唇跟彷彿閃耀著光芒的琥珀色雙眼引開了注意力,他用最後的幾絲理智跟湯瑪士約好了幾天後的再次見面,並在他離去時緊盯著他的臀部。

 民豪完全、徹底的栽下去了。

 紐特跟艾爾比當天晚餐聽到民豪跟他們說明下午的狀況後,毫不留情也毫不掩飾地大笑出聲。

 「不敢相信你會遜成這樣,民豪。」紐特擦著笑過頭而擠出的淚水,不忘同時揶揄著自己的好友。 

「再說一次他的眼睛長得像甚麼?」艾爾比滿是嘲弄地問著。

 「就像金澄色的寶石。」民豪嘆口氣,臉上出現如置夢中的表情,讓艾爾比跟紐特又無法克制地大笑出來,民豪的臉頰瞬間變得通紅。

 「你們兩個傢伙一點忙都幫不上!」民豪試著壓過兩人的笑聲跟他們商量:「在無時無刻想把舌頭伸進湯瑪士嘴裡的情況下我要怎麼專心聽他講課啊?」

 「噢!講太多了,兄弟!」紐特聽完他的話終於被嚇到恢復了理智。

 「笑成這樣,你活該。」民豪回答他,「現在,告訴我該怎麼辦?」

 「我無法想像沒有我們兩個你要怎麼活下去。」艾爾比嘆了口氣,「你只要專心就好,想想橄欖球跟你有多需要通過門課,想想如果你被當掉了會怎樣。」

 民豪哀號一聲,「但湯瑪士實在太可愛了。」

 「記住,民豪。」紐特裝得一副正經八百的樣子說著,「不值得為任何人捨棄自己的夢想。」

 三人都沉默了一會兒,接著都大笑出來。

 ---------------------------------------------------------------------------

 「你的約會進行的怎麼樣?」泰瑞莎當晚在校園內的咖啡店內問著。

 「我再說最後一次,這不是約會。」湯瑪士嘆口氣。

 「沒錯。」艾里士加入話題,「這不是約會,是個有待實現的願望。」

 「噢!我只是在當他的家教。」

 「說的對。」布蘭妲加入其中,「是個死纏爛打愛情家教課。」

 「你們爛透了,我不懂怎麼會有你們這種朋友。」湯瑪士哀號一聲。

 「因為你愛死我們了。」泰瑞莎帶著得逞的笑容說著,「但說真的,他本人怎麼樣?」

 湯瑪士嘆口氣,試著不讓自己嘴角咧的太開,「他本人好看太多了,照片根本就拍不出他完美的地方。」艾里士在一旁發出嘔吐的聲音,讓布蘭妲在桌下踢了他一腳,「而且我覺得他大概也對我有一樣的感覺?」

 泰瑞莎緩緩放下手上的咖啡杯,布蘭妲也坐得更直,兩人同時開口「什麼意思?你怎麼知道?快說、現在、馬上、所以的細節都要!」

 「嗯──他一出現就一直盯著我好一段時間,而且從頭到尾都在偷瞄我。」湯瑪士揚著嘴角說著。

 「我來猜猜。」泰瑞莎說,「你是不是又在胸前環著雙手,傾身靠著桌子之類的?」

 「大概吧。」湯瑪士回答他,在眾人的笑聲中只能傻笑著。

  「還有別的嗎?」布蘭妲問。

 「恩,他在跟我握手的時候臉都紅了,手也握的老緊,講話的時候結結巴巴的,而且我發誓,我今天說的他一個字也沒有聽進去。」

 泰瑞莎跟布蘭妲交換了個眼神,像是在進行無聲的交談,湯瑪士跟艾里士只能一如往常敬佩地看著她們兩人作著這種不可思議的交流,終於,彷彿已經得到了某種結論,兩個女孩才又轉回來看著他們,布蘭妲笑了起來,在湯瑪士看來充滿了惡意,但開口的是泰瑞莎,「沒錯,他喜歡你。」

 湯瑪士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跳出胸口了,「你們這麼覺得?」

 「沒錯。」

 「絕對是。」

 湯瑪士露出大大的微笑。「別可愛的這麼噁心好嗎?」布蘭妲大笑。

 「所以你要怎麼作?」艾里士問。

 「其實我不知道,」湯瑪士回答,「我應該要幫他家教,不是跟他調情,如果他被當掉就不能申請獎學金了。」

 「那就想辦法讓他通過好讓你有所行動阿。」泰瑞莎在一旁說著

 「說的比做的簡單。」湯瑪士回答。

TBC


评论(2)
热度(21)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