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移動迷宮][授權翻譯][Thominho無差] My Heart Is Yours 03

到了周五,民豪準時出現在圖書館,下定決心要專注在工程學上,而不是湯瑪士的臉,坐到桌前,而湯瑪士已經準備好上課需要用到的所有東西,連頭都沒抬,民豪趕緊從背包中拿出課本與筆記本放到桌上,最終才看向湯瑪士,努力讓自己別胡思亂想,「好了,我們開始吧。」

一個鐘頭後民豪挫敗的把頭貼上桌面,他簡直想要大叫,雖然他能夠把視線從湯瑪士誘人的雙唇上移開專注地聽著湯瑪士的話,卻仍然無法順利理解今天的課程。

「聽著,民豪。」湯瑪士嘆了口氣,(老天!為什麼可以把他的名字說的這麼性感?)「這門課沒有那麼硬,只是你把他想得太複雜了。」


「你搞硬的可不只有這堂課。」民豪對著桌面嘀咕著,希望湯瑪士沒有聽到他剛剛所說的。

但另一個男孩只是暗笑一聲,但如此細微的笑聲卻直擊民豪的下腹,他猛地抬起頭來,發現湯瑪士正滿臉笑意地看著他,老天!他剛剛到底說了什麼!

他們就這樣看著彼此好一會兒,湯瑪士只是保持微笑著,民豪卻希望地板能夠突然陷下一個洞把自己給埋了,最後,民豪清了清喉嚨,「可以假裝你剛剛什麼都沒有聽到嗎?」

湯瑪士臉上的笑意無止盡的加深了,他回答,「當然,民豪,我什麼都沒聽到。」民豪鬆了口氣,沒想到湯瑪士又接著補了一句,「但別想我會忘掉那句話。」然後就對民豪眨了眨眼,讓民豪簡直想一頭撞上地面。

----------------------------------------------------------------------------------------------------------------------------------

但經過第二次的家教課後,事情變得容易了些,尤其他們知道彼此都對自己有所好感之後,即便知道現在他們什麼都做不了。

接著一個月,他們每周都會見面三到四次,視他們的行程而定,他們多半還是專注在課程上,希望讓民豪能順利通過,不過有時他們會故意待晚一點,純粹在聊天,民豪會聊橄欖球及他對這個運動的熱愛,湯瑪士只是全神貫注地聽著,徹底被民豪臉上展現的熱情所迷住。

而當湯瑪士提到他也喜歡橄欖球時,民豪邀請他加入自己跟好友們的友誼賽,湯瑪士只是笑了笑,說等到五月份期末考結束了再說。

一提到即將到來的期末考,民豪只得讓自己打起精神振作,把橄欖球跟湯瑪士的笑容從腦海中趕出去。

到四月初的時候,對於通過考試民豪多了點信心,他知道跟湯瑪士現在算得上朋友了,不過每次的見面總有幾分無法忽視的緊繃感存在,甚至隨著時間遞增,民豪已經等不及期末考結束的那天了。

----------------------------------------------------------------------------------------------------------------------------------

「這簡直是某種地獄般的折磨。」吃午餐時湯瑪士哀號一聲,坐下布蘭妲身旁的位子,「老天,湯瑪士。」布蘭妲嘆了口氣,「雖然我很愛你但如果又要聽你抱怨跟民豪有關的事,我就拿叉子戳瞎你的眼睛。」

「布蘭妲!你根本不懂!」湯瑪士又開始了。

但她在他來得及說下去前就打斷他的話,「噢,我當然懂。他又英俊又風趣簡直是完美夢中情人,你只想撲向他而且知道他也想撲倒你,但你們卻不能這麼做因為還有該死的期末考,讓你折磨得要命。」她連氣都不換地一次說完,「我有說漏的嗎?」

「沒有。」湯瑪士沮喪地咕噥著,「但現在更嚴重了,我越來越了解他,他聰明幽默又充滿了熱情,他不再只是一個不可觸及,只能遠遠看著的幻想,他就活生生的在我面前。」

「聽著。」布蘭妲說著伸手拍了下他的手臂,「你只剩下大約一個月要忍耐,目前都忍到這個程度了,我相信你可以再多忍耐一小段時間。」

湯瑪士抬起頭來大笑,「你最好了。」

「我知道。」布蘭妲笑著回答他。

「再五個禮拜。」湯瑪士呼口氣說,「五個禮拜。」

----------------------------------------------------------------------------------------------------------------------------------

「我百分之兩百沒救了,我簡直無可救藥,我的人生要完了。」民豪誇張地嘆了口氣,一面壓上紐特向外伸著的雙腿。

「老天。」紐特一面抱怨一面試著把雙腳從民豪的禁錮下伸出來,「我懶得管你的人生了,滾開。」

「你大概是世界上最爛的朋友了。」民豪一面發牢騷,一面在紐特的雙腳壓上更大的重量。

「我告訴過你了。」紐特滿臉幸災樂禍地說著,「說真的,你幹嘛不直接行動,我不懂你在等什麼,你不是說他也對你有興趣嗎?」

「對阿。」民豪回答著,終於肯放過紐特,「他是這樣沒錯,第二次的家教課我們就確定了。」

「那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紐特向他大吼,「你他媽的在等什麼?」

「我不能現在就跟湯瑪士搞在一起,還不行,不然我就再也沒辦法專心準備我的考試了,我知道我自制力有多爛,我一定會把工程學直接晾在一旁。」

紐特思考了一會兒才又開口,「你真的很喜歡他對不對?不單單只是有吸引力的程度。」


民豪雙頰翻紅,贊同地點了點頭,「我們現在算朋友了,這滿好的,他是個好人,又聰明又有趣,有時候他教這門鬼課教到我想一拳奏上去,但一看到他的笑臉我整個人都快融化了,雖然當朋友也很好但我就是想要更多,一開始我想說大概只是某種性吸引力,純粹生理上的,但我現在真的很想跟他在一起。」民豪在坦白後尷尬的把臉轉開。

紐特笑了笑,伸出手揉揉好友的頭,「你看看你,都長大到有大人的想法了,真為你驕傲。」

民豪笑著想揮開紐特的手,但他只是又抓上另一撮頭髮,「你都撐到現在了,只剩一個月,我相信你可以撐下去的。」

「你說的是沒錯。」民豪嘆口氣,「但有時候真的很難熬,尤其是看著他就想把他壓到桌上──」

紐特趕緊用雙手摀住耳朵發出聲音讓自己聽不見民豪的話,讓民豪在一旁大笑起來。

评论(4)
热度(22)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