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移動迷宮][授權翻譯][Thominho無差] My Heart Is Yours 04

民豪下次出現的時候,只見他笑得合不攏嘴,湯瑪士費盡千辛萬苦才壓下站起身直接往那人的嘴親下去的衝動,他逼自己只能露出微笑,「你今天怎麼心情這麼好?」

民豪坐到位子上,從背包中拿出些什麼,「你看看。」他一面說著一面遞過一小疊紙張給湯瑪士。

是民豪上一次的測驗,上頭用紅筆寫上大大的「C+」,一旁還畫上了個笑臉,湯瑪士抬起視線看著民豪,他正笑容滿面地望著自己,眼中滿是驕傲,湯瑪士覺得自己的嘴角咧得更開了,「好極了,民豪,比你上一次的測驗進步多了,你已經開始抓到要領了,絕對是我教過的橄欖球員中進步最多的。」最後一句中湯瑪士帶著幾分開玩笑的口吻說著。

民豪的臉瞬間垮了點,開口說:「你還有教其他的橄欖球員?」

湯瑪士抬起頭開始大笑,有時候要捉弄民豪真的太容易了,他接著安靜了一會兒,看著另一個男孩垮下的表情才又開口,「當然沒有,民豪。」湯瑪士的聲音中滿是溫柔跟親暱,「我沒有幫其他人家教過,你是唯一一個。」

民豪的臉瞬間亮了起來,緊皺的眉頭不見蹤影,露出湯瑪士見過有史以來最燦爛的微笑,但湯瑪士恨透了自己接下來要說的話,「但這還不夠,照你目前的成績算來,你期末測驗至少要拿到 B+ 才能通過。」

瞬間民豪臉上笑意盡失,讓湯瑪士簡直不忍直視,民豪哀號著把頭埋進撐在桌上的雙手。

湯瑪士想要起過身來給另一個男孩一個擁抱,但他最終只是伸過手把手覆在民豪的手上,瞬間只覺得彷彿有一到電流從兩人接觸的肌膚流竄而過,讓湯瑪士試探性地用手指揉揉民豪的手腕。

民豪感到一陣顫慄,挫敗的嘆口氣說:「如果你再這樣下去。」聲音低沉而沙啞,「我們大概會惹上麻煩。」

湯瑪士抿嘴笑了笑,仍然摸著民豪的手腕,「沒事的,你一定會通過,我保證。」

在伸回手前湯瑪士有輕拍了幾下民豪的手,他把身體靠在椅背上,讓民豪抬起頭來,下巴靠著手臂,他看著湯瑪士,兩眼眨呀眨的,臉上帶著柔和的笑容,湯瑪士簡直想呻吟出聲,眼前的民豪實在太誘人了。

民豪大概也有差不多的想法,在開口前他又嘆了口氣,「老天,我等不及期末考結束的那天了。」他看著湯瑪士,視線一路掃過湯瑪士的臉,最後停駐在湯瑪士的嘴唇上,民豪無意識的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眼神隨著這樣的動作而變得更加的深沉。

看著民豪的一舉一動,湯瑪士最終仍發出一小記呻吟,覺得自己的臉上一熱,調整了下自己的坐姿,「只剩沒幾個禮拜了,民豪,我們得讓你通過考試,然後我們可以──」他的音量越說越低,不願讓自己有太多胡思亂想。

 民豪大聲地呼了口氣,用手揉揉自己的臉,「好吧,期末考,今天從哪開始?」

當距離期末考剩不到一個月的時候,他們兩人決定最好一個禮拜能見至少四個下午,民豪持續有在進步,但湯瑪士擔心這樣不夠,期末考的時間越接近民豪就顯得更難以專注,湯瑪士知道他是在擔心自己能不能通過考試,但他也一部份竊喜著民豪或許是因為他而分心。

當期末考剩不到一周的時候,湯瑪士決定要採取些激烈點的方式,期末考是在禮拜一,他決定在前一個禮拜六晚上打給民豪,把最後一次的家教課約在星儀天晚上,地點在湯瑪士的公寓,讓另一位男孩有些驚訝,他們一向都約在圖書館,一個在理所當然不過的地點,但最後他還是同意在那天六點會到湯瑪士的公寓。

湯瑪士帶著笑容掛上電話,他得想想那天要怎麼讓他的朋友們暫時離開一陣子。

-------------------------------------------------------------------------

 民豪緊張的把玩著背包的背帶,他人正站在湯瑪士的公寓門口,他們沒有在圖書館以外的地點見過面,某項原因是因為他確信如果他單獨跟湯瑪士待著,他可能會克制不住自己直接親上去,一如過去幾個月中他想要做的那般,而現在,他確實站在湯瑪士的門外,下定決心要按下電鈴,心中七上八下的。 

湯瑪士的這個提議讓他有些意外,彷彿是打破了兩人沒有說破的某種約定,但民豪心想湯瑪士大概有他的道理,可能他覺得期末考周前圖書館內會擠滿了人,但無論如何,想到能跟湯瑪士獨處還是讓他繃緊了神經。

 在他回過意識前,他就已經伸手按下電鈴,房門幾乎是立刻就被打開,好似湯瑪士一直在門後等著他,從他臉上的笑容看來,民豪不覺得他有想錯。  「我還以為你打算整晚都待在門口呢。」湯瑪士開著玩笑,身體靠著門框,他身上穿的稍嫌多了點,尤其今天晚上還算暖和,他的臉頰微微泛紅,大概是因為他身上的那件毛衣。 

「我只是要確保我沒有跑錯地方。」民豪說著,知道湯瑪士一眼就看穿這是個謊言。 

「隨便你怎麼說。」湯瑪士眨眨眼說著,接著就一手撐著門走進室內,「進來吧。」 

民豪走進去,微微側著身怕撞上湯瑪士,他好奇地打量著環四周接著就聽見門被關上的聲音,「好地方。」他客套的說著,試著平復自己奔騰的心跳。

 「謝啦。」湯瑪士回答他,從他身前左過直接走向門廊,「房間在這。」

  民豪覺得自己心跳瞬間漏了一拍,用盡全力才擠出聲音「蛤?」

 「我們要在我房間裡念書。」

  「噢、哦。」民豪清了清喉嚨,跟著湯瑪士走到底部,「你的室友要用起居室嗎?」 

「我室友都各自跟他們的讀書小組出去了,只剩我們兩個。」湯瑪士回答他,臉上帶著微笑。 

民豪差點要被自己絆倒,「嗯,酷斃了。」他回復平衡的同時氣虛的回應著。

湯瑪士打開左手邊的最後一扇門,同樣先等著讓民豪走進,房間不算大,就只有張床、床頭櫃、書桌跟衣櫥,四處堆著些雜物,典型的學生房間,在民豪緊張得四處觀望的同時,湯瑪士關上門並坐到床上,身體向後倒,用雙手撐著自己,活脫是個充滿吸引力的景象。

「坐吧。」湯瑪士說著,臉上的笑容純真的過頭,對於減緩民豪的緊張一點幫助都沒有。

评论(6)
热度(20)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