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移動迷宮][授權翻譯][Thominho無差] My Heart Is Yours 05

Chapter Five

他先盯著床上湯瑪士隔壁的位子一會兒,才拉開書桌下的椅子,轉過方向對著床,接著把背包放到地上,滿是汗水的手掌在褲子上抹了抹。

「民豪,今天是這樣。」湯瑪士開口,起過身來,手臂撐在膝蓋上,雙手緊握著,「你已經念懂這門課了,你知道的,我也確定你已經懂了,甚至佩琪教授也知道。」聽到這話讓民豪不自禁地笑了笑,他看見湯瑪士臉上浮現的笑容,「你的問題只有太緊張了,你太擔心會被當掉跟失去獎學金,但你擔心的這兩件事都不會發生的,了解嗎?」民豪讓自己同意地點點頭,心中卻仍抱有幾絲懷疑。

「聽著。」湯瑪士向後從床上拿起某樣東西,「這是期末考的題目,我知道佩琪教授幾乎每學期出題的的方式都一樣,總共有五十題,你只要能答對其中四十五題就能通過了。」

「該死。」民豪低聲咒罵著,感到背脊一陣顫慄,「這根本不可能。」

「才怪,民豪。」湯瑪士的語氣中帶著幾分責備,「你一定做得到,我要你今晚來這裡準備是因為我們可以讓事情有趣一點。」

民豪豎起耳朵專心聽,「怎麼做?」

湯瑪士笑了笑,眼中閃著光芒,「每答對十題,我就會給你點小獎勵,如果你可以答對所有的題目,我相信你可以,會有一個大獎。」

「好吧。」民豪說著,「我接受,可以透露一下獎品是什麼嗎?」

湯瑪士抬起雙腳盤在床上,「先答對前十題你就會知道了。」

湯瑪士開始提問,民豪確定他是先挑簡單的開始,因為在他反應過來之前就已經答對了前十題。

「做得好。」湯瑪士稱讚他,臉上的笑容更加明亮,他把試卷放到身旁,「我就知道你做得到。」

「嗯,但你是從簡單的開始。」民豪回應著,努力不讓自己因為腦中浮現出自己通過考試的幻想而太過興奮。

湯瑪士不予置評的哼了一聲,接著就抓起毛衣的下襬,一把拉過頭把衣服脫下,讓頭髮變得有些雜亂,民豪只想伸出手幫他把頭髮撥回原狀,而湯瑪士只是隨手把毛衣扔在房間的角落,接著就又回過頭來看著他,臉上的笑容讓民豪嚥了口水,「房間有點熱。」

「你還穿著件絨布外衣。」民豪不確定湯瑪士怎麼不乾脆把這件也脫掉,只見他的臉比二十分鐘前更紅了,讓他也覺得熱了起來。

「我知道。」說完湯瑪士又把試卷拿起來,開始接下來的題目。

出乎民豪意外,他又答對了接下來的十道題目。

「運氣真好。」他回應著湯瑪士臉上的笑意。

「我告訴過你了。」湯瑪士一面說一面解開絨布外衣的鈕扣,「你已經念懂了,只是你自己太緊張了。」

「沒錯,緊張。」民豪同意地回應著,注意到湯瑪士今晚第一次露出他光裸的手臂。

「你說的沒錯。」湯瑪士說著把脫下的外衣繞過肩膀同樣丟在角落,「這件衣服太熱了。」

民豪舔了舔突然感到乾燥欲裂的嘴唇,「通常我都是對的,你該多聽聽我的話。」

湯瑪士笑著翻過試卷,「我會記著的。」

接下來的題目難度又提高了些,民豪只能專注在找出正確答案上,完全忘了湯瑪士答應過他的獎品。

直到他又連續答對了十道題,湯瑪士再次把試卷放回床上,雙手抓向身上 T-shirt 的衣襬,「你還沒想到嗎?」說完又把衣服拉過頭,身上只剩下一件緊身的白色內衣,若隱若現的讓人有十足的想像空間。

「噢!」民豪嘶啞的嗓子發出一計驚呼,一切都明朗了,毛衣、絨布外衣現在是 T-shirt,「天啊!這是脫衣問答嘛!」

湯瑪士只是笑了笑就又拿起試卷,眼中閃著惡意的光芒,之前民豪從沒機會一探究竟的肌肉線條隨著湯瑪士的動作而張縮,湯瑪士又開始新一輪的問答,無疑又比剛剛難度再提高了點,但知道了獎品是什麼以後,民豪更加專注在答題上,在一次的解出了所有的答案。

同樣地,湯瑪士放下試卷,拉起內衣的下襬,讓民豪覬覦的舔了舔嘴唇,湯瑪士只是笑看著他的反應,一把把內衣脫下,民豪看著眼前的景象幾乎要呻吟出聲。

湯瑪士身材精實的恰到好處,白皙的肌膚上散落著幾點小痣,胸口只有淡淡的一小撮毛髮,肚臍的毛髮則一路沿著下腹延伸至牛仔褲中,他就這樣靜坐一會兒,讓民豪看個夠,他臉上的滑稽表情讓湯瑪士勾起了嘴角,但民豪完全無法克制,他已經幻想了眼前的一切好幾個月,他怎麼能夠不好好利用這次機會。

湯瑪士清了清喉嚨,讓民豪終於得以將視線從湯瑪士的下腹移開,他現在只想沿著湯瑪士下腹毛髮生長的痕跡一路用舌尖舔下,他艱困的對上對方的雙眼,湯瑪士的雙頰微微泛紅,或許是因為民豪熱切的視線,但他就是無法自制。

「哦──」民豪聲音沙啞著,吞了好幾口口水才有辦法組織出完整的句子,「那、那個,試題,該繼續練習試題了,我們剛剛考到哪?」

 湯瑪士微笑著,語氣中滿是愛意,「只剩十題,你可以做到的吧?」

 民豪試著把視線聚焦在湯瑪士的臉上而不是他赤裸的上身,「說實在的,我不確定,我知道你把最難的問題留在最後,而且」他對著湯瑪士身體的方向搖了搖手,「這樣一點幫助都沒有。」

湯瑪士向後用手肘撐著身體,伸展著上身展露更多的線條,但民豪一聲抱怨都說不出口,「仔細想想,民豪。」對方的語調變得低沉,一步步毀去民豪的自制力,「想想你的大獎會是什麼?」他笑著說出的這句話讓民豪無法克制的嗚咽出聲。

「好吧,我們繼續。」民豪幾乎是大喊著說出口,「繼續測驗,我的老天,我們繼續那些問題,該死!」 

湯瑪士大笑了起來,轉過頭,修長白皙的頸子露了出來,民豪完全沒救了,他怎麼都不可能有辦法答對最後十題的,尤其是眼前還有半裸的湯瑪士,簡直滿足了他心中的所有幻想。

评论(7)
热度(25)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