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Kingsman][授權翻譯][HE] One Night, 番外 02

番外 02

蘿西走進房間,隨即把窗簾拉開,撿起一個坐墊扔向艾格西臉上,讓他哀號一聲急忙坐起身來。

「該死的搞什麼?蘿西?」艾格西的嗓音還因為剛睡醒而沙啞著。

他轉頭看像床頭櫃上的時鐘,看見時間還很早時哀發出一記哀號,而蘿西只是隨口應了一聲就走進浴室拿出艾格西的──更精確地說是哈利的──睡袍,「該起床了,睡美人。」

艾格西又倒回床上,用剛剛蘿西扔向他的座墊蓋住自己的頭,「再給我五分鐘──」

「不准,快起來。」羅稀試著藏住臉上被取悅到的笑容,「你沒有照我說的早點上床嗎?」

艾格西答應一聲,不願給蘿西更多之後可以拿來嘲笑他的話題。

蘿西坐到床沿,開始搖動艾格西的手臂,「快起床!」

艾格西再次呼嚕一聲,緩慢地坐起身子,注意到好友銳利的眼神,只得趕緊揉揉雙眼,離開被單穿上哈利的睡袍,聞到上頭淡淡的古龍水味讓他的情緒安定了些。

「你以為你是甚麼電影女主角嗎?」蘿西嗤笑著說,「你不是兩天前還一直跟我說你有多想看哈利穿上那件禮服?」

一聽到這句艾格西連聲抱怨都沒有就趕緊衝進浴室,轉開水龍頭並脫下睡袍後就走進水中,因為太著急淋下來的水仍是冰冷的,讓他微微顫慄著,卻也在冷水浴的幫助下終於回過神來。

蘿西對自己點點頭後就離開了房間,走進廚房幫艾格西準備點吃的,可不能讓他在婚禮進行到一半時肚子發出任何的聲音。

艾格西一面擦洗著身體一面哼著歌,轉緊水龍頭後,抓過毛巾迅速地擦乾身體,特別小心的擦著頭髮,之後便用毛巾圍著腰際,確保沒有露出任何不該露的地方後走出了浴室。

他皺著眉頭在房間裡找他的禮服,發現蘿西沒把衣服留在這,難道她放到更衣間了嗎?他有些懷疑的翻著衣櫃,對可以在這找到衣服不抱什麼期望。

他舔了舔嘴唇,感到幾絲不安開始湧現

該死的禮服到底在哪?

他走到門口,「蘿西,你把我的禮服放在哪?」靠著門框朝樓下大喊。

蘿西恰巧拿著托盤走上樓,滿臉的疑惑,「你的禮服?我沒有碰過你的禮服啊?」

艾格西瞬間臉色變得蒼白,「什麼叫做你沒碰過──我以為妳昨天就把它拿回來了。」

蘿西皺起眉頭,「沒有阿,你應該上個禮拜就要去拿,我昨天拿的是我自己的洋裝。」說完她的雙眼瞪大,「噢,天啊!你沒有去拿禮服!」

「我是個白癡。」艾格西哀號著,把頭撞上牆壁。

蘿西嘆口氣,面色惱怒地拿出手機,「艾格西你真的是──」她一面搖搖頭一面按下號碼,「亨利?我是蘿西,我想要查詢一下艾格西的結婚禮服。」她耐心地聽了一會兒,無意識地點點頭,「對、對,我知道,他忘記去拿了,有沒有可能把衣服送來──」艾格西在一旁只能空著急著,咬著下唇看見好友的表情微微垮下,「好吧,當然,我們會過去。」

「他說什麼?」蘿西一掛上電話艾格西就開口問。

「他今天沒辦法離開店哩,我們只能自己去拿了。」她把手機放回後口袋,隨手拿起一件上衣與長褲扔向艾格西。

艾格西趕緊穿上,顧不上蘿西扔來的是哈利的衣服,他抓起一面吐司用牙齒咬著,上下跳動好穿上長褲。

他一面繫上皮帶一面跟在蘿西身後,忘了帶上自己的手機,連門都忘了鎖就衝出房子外跑向車子,在他關上車門的同時蘿西已經發動好引擎準備出發了。

「扣上安全帶!」她開口警告著,身下的引擎發出隆隆的催動聲,艾格西一扣上安全帶的瞬間就踩下油門,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中穿梭,速度絕對遠遠超過法律准許的上限,蘿西──那個總是在艾格西一旁耳提面命要他守法的好公民──現在已經完全顧不上什麼交通規則了,讓一旁的艾格西擔心得要命。

他只能抓緊車門的扶手,用力得連指關節都已泛白,「蘿西,你知道、我寧願遲到也不想要死掉,我也不想要在新婚第一天就以已婚的身分被關到監獄裡。」 

蘿西只是笑了笑,再次用力踩下油門,「下一次,你最好記得要去拿那該死的禮服。」

艾格西咕噥著:「說得好像還會有下次一樣──有貓!」

蘿西將方向盤用力一轉,避開了那隻站在大馬路正中央的小貓,僅僅有幾公分的差距,「老天,你嚇死我了!不准再這麼做!」

艾格西抽口氣,看著蘿西的表情像是她長出了第三隻眼睛,「妳差點就殺了一隻該死的貓,你覺得我冷靜得下來嗎?」

「我才沒有要殺貓,艾格西!」蘿西在怒吼中降低了車速,停在紅燈前,她嘆口氣拿出手機,「該死!」她咒罵一聲。

「怎麼了?」艾格西問著,心中卻害怕聽到回答。

「我的手機壞了。」她轉頭看著好友,「把你手機給我,我打給梅林。」

艾格西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我沒帶我的手機。」 

蘿西瞪大了雙眼,「什麼!?那我們要怎麼通知他們說我們會遲到?」

 艾格西的臉滿是疑惑地皺成一團,「我想,他們會自己推想出來,是吧?」

 --------------------------------------------------------------------------

哈利咬著下唇,有些煩躁的翻弄著禮服的衣領。 

「你準備好了嗎?」梅林一面說著一面打上領結,並替自己噴了些古龍水。

「當然好了。」哈利帶著緊繃的微笑說著。 

「你的聲音聽起來完全不是這樣。」梅林隨口提一提,藉由鏡子的反射看著好友。 

哈利嘆口氣,「我沒事,只是很訝異艾格西今天早上居然一通電話都沒打。」 

梅林暗笑一聲,「你不能怪他,他一定是又焦慮又興奮地忙上忙下。」他轉過身去正對著哈利,「你可能沒有家人要來,但艾格西有他的母親跟小黛西,況且,他也得做好準備,反正有蘿西在身邊幫忙。」

「我有你跟海莉葉來參加阿。」哈利埋怨著說。 

「但我們都沒有帶著小孩。」梅林說完拍拍他的手臂,「別擔心了。」他走向門口,「走吧,我們是預訂十點,你知道強納森最討厭等人了。」

哈利點點頭,又在鏡子裡看了自己一眼。 

「老天,你看起來好極了,哈利。」梅林笑著對他說,「我很確定就算你只穿著隨便一件上衣跟褲子艾格西都會迫不及待地撲到你身上。」

哈利的臉不自覺地紅了起來,他無視梅林的嘲弄,跟著他走上了車。

 --------------------------------------------------------------------------

他們只用沒多少時間就趕到亨利的店,打破了數不清的交通規則,艾格西就是在這間店裡,在梅林跟蘿西的幫助下挑出他跟哈利兩人的結婚禮服。

老天,他還清楚記得那折磨人的一天,梅林跟蘿西逼著他換上一件又一件禮服,說實話,艾格西從來不知道有這麼多的款式,而很多件在他眼中根本沒有任何區別,儘管那兩人不會承認,艾格西確定他們絕對有故意捉弄他讓他換上同一件禮服兩次。

「好極了。」亨利說著,從艾格西身邊走開,「你穿上去很好看,安文先生,或許我該稱你哈特先生了?」

亨利對他眨了眨眼,艾格西的臉瞬間紅了起來,「我想我該開始適應別人用哈利的姓稱呼我。」他又看了鏡中的自己一眼,「我的天啊,蘿西,我真的要結婚了。」

「如果我們動作再不快點你就不用結了。」蘿西只是實事求是地說著。

艾格西感到強烈想翻白眼的衝動,那女孩還真是知道怎麼潑他冷水。

他轉過身去看著亨利,對他感激地笑了笑,一旁的蘿西只是嘆口氣,一把抓住他的手把他拉出店門走回車上。 

說實話艾格西已經不擔心了,距離婚禮開始還有十分鐘,儘管現在他們離教堂還有很長一段距離,但只要蘿西照著剛剛的速度開車,那麼沒意外的話他們只要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就能感到教堂。

但艾格西忘了考慮上倫敦的交通狀況,也沒想到會在路上遇見車禍讓整整三個街區塞成一團,更絕對沒想到當中就包含了兩條他們必經的道路。

「該死,剛剛在裁縫店裡應該先打給梅林的。」蘿西咕噥著,嘆口氣倒像椅背,等著車陣再次移動。 

沒錯,他們應該這麼做的,但不幸地他們沒有,而現在他們正被困在路上,在接下來的十分鐘內可能前進不了多少。

他們徹底完蛋了。

----------------------------------------------------------------------------

哈利開始在房間裡踱步,逼著自己不要一直翻弄自己的手指。

現在是十點二十分,他們已經遲到二十分鐘了,哈利一面嘆氣一面加快步伐,他感到皮膚開始發癢,只要焦慮到一個程度就會有這樣的症狀出現,就算抓癢也無法減輕症狀,只會導致破皮並開始出血。

梅林不安地看著好友,不確定現在該如何安撫哈利,海莉葉則站在梅林身旁。

梅林曾試著撥打蘿西的電話卻沒有任何回應,改撥艾格西的號碼也是如此,他不懂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如果艾格西他們會遲到勢必會事先通知。

哈利轉過身去面對梅林,「如果他決定不來了呢?」他的語調明顯背叛了他故作鎮定的表情。

「別傻了,哈利,他們絕對會來,不過是遲到了。」梅林試著安慰好友,但對自己所說也沒有百分百的確信。

哈利搖搖頭,「如果只是遲到個五分鐘我會相信你,但梅林,現在已經過了二十分鐘了,連一通電話都沒有──」

「我們別急著下定論。」海莉葉急忙說著,一手扶著哈利的手臂,「我們在等等吧,說不定他們馬上就要到了。」

哈利只是咬緊牙關,不發一語,試著壓下漸漸竄升的恐懼感,只覺得耳朵開始出現嗡鳴聲,心跳不自覺地加快。

蜜雪兒對他露出溫柔的微笑,試著不讓心中的擔憂表露出來,她也不明白艾格西發生了什麼狀況,但她很了解自己的兒子,她知道他絕不會在婚禮上連一通電話都不打就拋下自己的未婚夫,尤其他的對象還是哈利。

 在哈利持續踱步過十分鐘後,他站到海莉葉的座位旁,從她身上拿過她的皮包,她只能嘆口氣看著哈利從中拿出一包香菸跟打火機,隨即又把皮包還給她。

他離開了教堂,無視身後梅林的呼喊,他現在沒心情聽進他的朋友所說的話,只想要──也需要──抽根香菸,他走到街上,在一座公園旁停下了腳步。

他傾身靠著噴水池,用顫抖著的手拿出香菸並點起,他深深吸了一口,直到感覺尼古丁填滿他的肺部,才緩緩地吐出煙霧,享受著煙霧通過呼吸道時帶來的灼熱感。

「不好意思,請問可以跟您借打火機嗎?」一名西裝筆挺的男士,年紀約莫三十出頭,站到哈利身邊向他說。

哈利點起他手上的香菸,意識到兩人間的距離已經近得不怎麼恰當,趕緊稍稍退了一步,轉開了視線後又吸了一口。

「希望這不會讓您覺得被冒犯,但您為何這麼盛裝打扮呢?」那人用友善的語調說著,試圖在對話中消弭哈利的警戒心。

哈利並不想跟任何人交談,但他發現自己連打發眼前這人的心力都沒有了,「我本來要去參加婚禮的。」他緩緩說著,說完又抽了一口。

那人好奇地看著他,「那你現在不去了嗎?」哈利瞬間愣住,「不,我──我、我只是──其實我也不知道,其中一名新郎到現在都還沒現身。」

 那人同情地呼了一聲,「臨陣退縮了是吧?」

哈利嚥了口水,「大概吧。」

「我很遺憾,這感覺一定糟透了。」那人說完嘆口氣,「是您的孩子要結婚了?」

哈利有些訝異地看著他,難道這是他故意要打探是否自己是新郎的幌子嗎?有一瞬間哈利想就這樣對他說出事實,但他止住了衝動,他還不能對自己坦承這一切,這一切太過殘酷、太過真實,他還想逃避裝作自己像那個男人所說只是為了一個好友感到難過,他還不想感受那快因疼痛而擠裂的心臟。

「不,我沒有小孩,是朋友的婚禮。」哈利說著,對那人露出滿是疲憊的笑容。

那人點點頭,對他回笑,「我明白了,或許那個新郎會趕上。」說完聳聳肩,「或許他只是遲到──」

「其他人也一直這麼跟我說。」哈利空洞地笑了笑,「現在幾點了?」

那人拿出手機看一看,「十點四十,怎麼了?」

哈利又抽了口菸,「婚禮本來在四十分鐘就該開始了。」他一面說著一面吐著煙,「但那個人卻連一通電話都沒有打。」

「該死。」那人呼了口氣,抓抓頭,「這樣你不是該去安慰你朋友嗎?」

哈利斟酌著那人的話一會兒,直到抽完了手上的香菸,接著又拿出另一支,「或許吧,但我想他早該預見這種事會發生了。」

那人訝異地抬高眉毛,「您不覺得這太過苛刻了嗎?」

哈利聳聳肩,「我只是實話實說,沒出現的那個新郎還只是個年輕人。」哈利感覺眼眶開始變得濕潤,「年輕、愚昧的愛情持續不了多久的,他還有大好的世界跟未來。」哈利拿下眼鏡,緊抓著手不讓眼中的淚水滑落,「他只要向外跨出一步他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一切,又何苦要守在一個人身邊呢?他早晚都會領悟到這一點的。」哈利說完嘆了口氣,從牆上起過身來。

那人滿是同情地看著哈利,「我通常不會這麼建議,但或許該建議你那位朋友好好喝一杯?」

哈利笑了笑,顯然那人知道他們在講的是哈利本身的遭遇,但卻不點破,把主控權留在哈利手中,要不是哈利現在已經麻木無法有任何感受,他勢必會覺得這是個貼心的舉動。

「我會幫他叫瓶好威士忌的。」哈利踩上第二根香菸,眼中滿是憂慮,「現在幾點了?」

那人嘆了口氣,低頭看著手錶,「十點四十五。」

哈利再次握緊雙拳,感覺一行淚水已不受控制地滑落,他試著平復自己奔騰的心緒、讓心跳緩下來,要是他現在讓情緒傾洩而出,他勢必會嗚咽出聲,那麼一切都沒有回頭的餘地了。

哈利對那人微微點個頭,「我想我該取消婚禮了。」

那人扶著他的手肘,「你知道你不非得這麼做不可,離開吧,我想他們會諒解的,或是我可以幫你轉達──」

「不,沒關係,我會這麼做的。」哈利拍拍他的手,「謝謝你的好意。」

 那人滿是擔憂地看著哈利,「你確定你沒事嗎?」

沒事?當他連他生命中最明亮的那道光芒都失去了怎麼可能沒事?連讓他清晨醒來的理由都失去了怎麼可能沒事?

「我會活下來的。」哈利逼自己說著,不願對上那人的視線。

「你知道我問的不是這個。」

哈利對他笑了笑,「恐怕這是我能給出最好的答案了。」說完清了清喉嚨,「謝謝你的陪伴。」

那人露出微笑,「嘿,如果你需要一個酒伴──」

哈利搖搖頭,「改天再說吧,現在我──」

那人抬起雙手到頭的高度,對哈利眨眨眼,「我知道了。」

哈利點點頭後就轉身離開,每當向教堂走進一步心中的噁心感就增強一分,他在門外站了一會兒,試著抬起腳步邁出最後一步,身體卻沉重的無法移動。

他甚至想都不敢想要怎麼開出這個口,這太過折騰,他早已忘了沒有艾格西在他身旁該怎麼活下去了。

他下定決心踏出最後一步,所有人還在裏頭等著,哈利走進教堂環顧了一圈,仍不見他未婚夫的身影讓他心又是一沉。

他清了清喉嚨,看向海莉葉,「我想是時候該做出些決定了對吧?」

她咬緊牙關,幾滴淚水從她臉上滑落,對哈利露出緊繃的微笑並點了點頭。

 哈利最後一次環顧了教堂裡的所有人,閉上雙眼先默念一遍即將出口的字句,「婚禮取消了。」

TBC

明天上最後一章,婚禮+蜜月新婚之夜,所以有肉XD更完就全部結束拉~

评论(10)
热度(32)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