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移動迷宮][授權翻譯][Thominho] Envoi, Chapter Two

Chapter Two

從 W.C.K.D 逃出後三年又兩個月,湯瑪士跟民豪開始規律地在傍晚一起跑步,布蘭妲能諒解他們倆,她總是善解人意,也是因此她才成為湯瑪士最看重的朋友之一,更也是因此才讓她能成為新世界的優秀領袖。

有時候他們會朝南方一路跑過連綿的丘陵跟樹叢,之後一同躺到草地上仰望著星空,他們什麼都聊,漸漸地湯瑪士了解到他並不軟弱,因為民豪同樣也有哭泣的時候,那時他們倆都沉默著裝作沒注意到民豪臉上的淚水。

有時候他們會朝北方跑進森林的深處,遠離逐漸繁榮的村落,他們會爬上樹,或在草叢間追逐,像是孩子一般遊戲著──儘管他們不再是孩子了,也不曾被允許當個孩子。

從 W.C.K.D 逃出後三年又四個月,他們發現了條通往海灘的小徑,經年累月被海風吹打的峭壁被鑿出一道階梯,之後在傍晚跟民豪一同坐在岸邊,在撒下的月光中踩著細碎的砂礫成了湯瑪士最享受的片刻。

他們就這樣聊著、笑著、哭著、回憶著,直到雙雙靠著彼此在岸邊睡去,對此湯瑪士像是著了魔,在此處度過了一個又一個夜晚,有一天湯瑪士是在民豪壞抱著他的手臂中醒來,他先是一愣,卻又在海浪輕拍岸沿的聲響中再次沉沉睡去,夢著那片大海、那些愉悅以及那帶給他安定的堅強臂膀。

「怎麼其他人都不來這裡?」有一天傍晚民豪問他,那時夕陽還未完全落入海面,讓眼前的景色被籠罩在溫暖的橘色光輝之中。

湯瑪士無預警的感到一陣憤怒,甚至不知道自己感到憤怒的理由為何,但接著他理解到了,這是忌妒,光是想著有其他人的到訪就讓他忌妒不堪,好似有了其他人的到訪就讓這一切都不再特別,但他只是聳聳肩,「我不知道。」

「精闢的見解阿,瞎卡頭。」民豪翻了個白眼,「嘿,說不定是他們以為我們在這裡親熱什麼的。」民豪眨著眼對他說,這回輪到湯瑪士翻白眼了。

「你這樣憑什麼說我是瞎卡頭?」

「你就是。」民豪說完就一把把他的臉埋進沙堆,最終又演變成沙灘的追逐嬉鬧,湯瑪士用力踢了民豪的小腿一腳,使得民豪整個人跌進浪花之中,但在倒進海水中的最後一刻抓住湯瑪士的手腕,最終兩人都濕透了全身,大笑、喘息著,民豪的手仍放在湯瑪士的手上,彼此的視線在夜色中交會,泛起了一陣心痛。

----------------------------------------------------------------------------

從 W.C.K.D 逃出後五年,布蘭妲結婚了──對象是加利──起初湯瑪士對於布蘭妲在眾男士之中選擇了加利不是很諒解,但加利跟以前已經不同了,他讓布蘭妲的生活充滿了歡笑,或許這樣就足夠了。

在婚禮上民豪坐在湯瑪士身旁,在新人交換誓詞時民豪扶著他的手臂,「我不難過。」事後湯瑪士這樣告訴他的好友,在他們看著布蘭妲跟加利跳起舞的時候,在眾人嘈雜的哼唱與伴奏中搖曳著身體。

「你愛她。」民豪對他說,語氣中只有肯定。

「但不是那樣子的愛,我甚至不清楚自己是否曾真的那樣愛過她,我真的不難過。」

「我知道。」他只得到這句回覆,接著音樂開始加速,一個女孩牽起他的手,他向民豪很快的揮了揮手就加入了正在開心舞動著的人群之中,民豪對他笑了笑,卻沒有對上他的雙眼,突然間湯瑪士被動搖了,他抽出被牽著的手,視線跟民豪的雙眼在人群與薄霧之中交會,泛起了一陣心痛。

----------------------------------------------------------------------------

從 W.C.K.D 逃出後五年又一天,湯瑪士跟民豪坐在海岸邊的圓石上,望過一波波的海浪。

「你有想過自己會結婚嗎?」湯瑪士小聲地問,把雙膝抱在胸前,視線沒離開過海平面,有朝一日他還是想結婚,至少找個人安定下來,很久之前他以為他的對象會是布蘭妲,但現在她過得很好──跟加利一起──而泰瑞莎是唯一一個他這樣認定過的女孩,不過就算泰瑞莎仍活著,湯瑪士也懷疑他們會不會就這樣以這樣的關係一路生活下去,或以其他的身分,無論如何他還是泰瑞莎不曾離去,或許他就能得到答案。

民豪嗤笑一聲,「我很懷疑,又沒有成群的女孩排著隊要跟我約會,就算有我也沒辦法想像就這樣跟她們其中一個定下來。」

「你從來都沒有想過?」

「怎麼,湯米,難道你現在要跟我求婚嗎?」

「嗯哼,天色這麼暗讓你變得好看多了。」他面無表情的回答。

「那你呢?」一會兒後民豪回問,轉過頭去看著他。

「你是問我晚上我有沒有變好看嗎?」

這句嘲諷只惹來膝蓋上的一記重拳,「誰問你這個,是問你你有想過要結婚嗎?」

湯瑪士聳了聳肩,從上衣下擺挑起一支鬆開的線頭,「沒想過,就像你說的,也沒有女孩排隊──我這個樣子大概只有布蘭妲受得了,其他女孩子只會看我一眼就尖叫著跑開。」

民豪笑了一聲,「你還真是該死的悲觀,你沒有那麼糟,嘿,湯瑪士,就算是這樣,我們可以就這樣陪伴著彼此孤獨到老。」

「要怎麼『陪伴著彼此孤獨』?」

「就像我們至今為止這樣。」這樣的事實讓人心痛著。

-------------------------------------------------------------------------- 

從 W.C.K.D 逃出後五年又一個星期,湯瑪士開始想弄懂為何他並不真的想跟布蘭妲廝守下去。

「布蘭妲,」有一天下午他問她,「為甚麼女孩們不喜歡我?」

她用怪異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因為你不喜歡他們?」

「我當然喜歡她們。」湯瑪士想知道她的意思,因為他也試著喜歡其他人,但他就是無法全心地給出他的信任,在經歷過這麼多 W.C.K.D 的操弄與設計後,他要怎麼能給出信任?即便是已經過了五年的現在,他仍會懷疑現今的一切是否又是W.C.K.D的另一項實驗,只有民豪在他一次次的尖叫與失控中給予的擁抱才能讓他相信這是事實。

「你才沒有。」她實事求是地說著。

「我當然有。」

「什麼時候?」

「我喜歡你,我也愛你。」他不知怎麼的就是發不了火,只好佯裝出被激怒的語氣。

「湯瑪士,我們對彼此的愛只是順從我們遭遇的一切,我也愛著你,但這是對於弟弟的那種愛,而不是男朋友。」她說的沒錯,他也很清楚,這就是他們會走在一起的唯一理由,他們曾經是如此的絕望、無助又滿身傷痕,固執地緊抓著夢想卻又被命運撕個粉碎。

「要是她們先喜歡我我就會喜歡她們了。」湯瑪士知道這完全是在鬧脾氣,但他不甘心就這樣落敗。

「她們有,湯瑪士。」她嘆了口氣,「但你就是更喜歡民豪。」

「我才不喜歡民豪──我是說我當然喜歡民豪,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但這兩件事沒有關係,我──」

「不對,你知道嗎?」布蘭妲用手指朝他戳了戳,「我不想跟你講話了,真的是──」她搖搖頭,「你真的是──」

「我怎麼了?」湯瑪士追問下去,預期她可能要接著說自己只會把事情搞砸、不可愛、軟弱或是什麼其他減損他在女孩們心中的吸引力的特質。

「你真的是笨透了!大木頭!」布蘭妲對他大喊,不滿地抬起雙手,「大家都覺得你愛著民豪。」

湯瑪士沉默了,感覺熱流湧上雙耳,現在他已經聽不見布蘭妲的聲音,只反覆回想著那句大家都覺得你愛著民豪,如果這是出自於民豪口中,那他只會翻個白眼把民豪一把推到海裡,但說的人是布蘭妲──那個洞察力驚人的女孩,那個總是率先掌握現狀的女孩,出自她口中一切都變得不同。

他沒有愛著民豪,他們是死黨,他全心全意地交付出他的信任,他願意不顧一切危險擋在民豪身前,他最享受的是民豪獨處的那些片刻,也只有民豪能一次次地將他從夢靨中拉回現實,民豪甚至在發現是他殺了紐特後沒有一句責怪,只要民豪開心他就開心,民豪難過他也跟著難過,用一個個愚蠢的笑話安慰著彼此,他們救過對方的次數已經無法數清,他們被拆散、團聚、彼此爭鬥著、肩並肩奮鬥著,他能夠在腦中清晰地描繪出兩人靠著彼此躺在海灘上,夕陽的餘暉勾勒著民豪臉上的線條與一道道傷疤,他幾乎能說出每一道傷痕的來歷,他──

「我想我真的愛著民豪。」湯瑪士低語著,無視布蘭妲嘆出的那句「終於」,他愛著民豪,或許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經愛著民豪了,遲來的體悟泛起一陣心痛。

TBC

评论
热度(28)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