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移動迷宮][授權翻譯][Thominho] Envoi, Chapter Three

Chapter Three

從 W.C.K.D 逃出後五年一周又一天,湯瑪士確信了一件事,確信的程度勝過他人生中其餘的一切。

他愛著民豪。

「怎麼了?」當天傍晚民豪問他,他們並著肩坐在斷崖邊,腳上滿是沙粒,「你今天都沒甚麼說話,是因為布蘭妲跟加里嗎?」

「不是。」湯瑪士回答,他甚至不需要說謊,但這樣反而更糟。

「那麼是有什麼不對勁嗎?我是說跟平常比起來。」

湯瑪士嘆了口氣,把視線專注在海面以及漸漸隨著退潮遠去的浪花,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在被落日暈成一片的灰橘色天空下,彷彿是整個世界在吐息著,「我只是有很多事情要想。」過了一段時間後他才回答。

「真是個明確的答案。」民豪發著牢騷,「如果你不想告訴我也沒關係,當你想說的時候再說,但如果你是因為布蘭妲跟加里這樣魂不守舍的就不用告訴我了。」

「謝了,民豪。」湯瑪士說,他了解民豪話中真正的意思,儘管是藏在一句句的玩笑背後──民豪無時無刻不開玩笑,即使在哭泣、崩潰、苦痛的時候也是如此,只要他準備好要告訴民豪,民豪就永遠會在他身旁,雖然這件事他永遠都無法對民豪開口。

民豪會假裝不在乎,會大笑幾聲後打趣說自己如此優秀與令人難以抗拒,湯瑪士怎麼可能不愛上自己,但民豪知情後一切都會變調,過度刻意的偽裝只會把兩人推遠,最終各走各的路,無可避免地會導致這樣的結果,而湯瑪士已經離不開民豪,在經歷了這麼多、失去了這麼多之後。

「這不公平。」湯瑪士說,而民豪只是笑了笑,點點頭表示同意。

「人生本來就不公平,湯米,我想我們看過夠多的證據了,如果人生是公平的,那我們應該會跟我們該死的家人住在該死的某個天堂,沒有太陽閃焰、沒有狂客、沒有W.C.K.D、沒有迷宮,這從來都不公平。」民豪說到這打住了一會兒,看了湯瑪士一眼後就仰起頭看著夜空,「但至少我們現在沒事了。」說完一隻手臂攬過湯瑪士的肩膀,雙手揉著湯瑪士的手臂,「至少我們有彼此,或許這是這輩子發生過最公平的事了。」

他們就這樣坐看著夕陽,民豪的聲音混著海浪的拍擊聲填補了沉默,最終夕陽完全沒入海面,月亮漸漸升起,溫暖的微風從北方吹來,湯瑪士的側身靠著民豪,兩人都用手臂攬著彼此的肩膀,額頭抵著額頭,又泛起了心痛。

----------------------------------------------------------------------------

從 W.C.K.D 逃出後五年又八個月,民豪跟湯瑪士在森林中賽跑,閃過一棵棵樹木與巨石,湯瑪士想過要停止跟民豪一起跑步,這簡直就像毒癮,兩人每次的碰觸都能讓他喘不過氣來。

他應該要停止,但這是唯一讓他向前邁進的動力,儘管伴著無數的的苦澀與甘甜,也只能接受,他怎麼沒能早點察覺他對民豪的感情?民豪也愛著他,任何人都能察覺這點,但卻不是湯瑪士希望的方式,他們是最好的朋友,他告訴自己只要這樣就夠了,卻又心痛不已。

----------------------------------------------------------------------------

從W.C.K.D逃出後七年,布蘭妲有了第一個孩子,他們把這小男孩取名叫紐特,他有著黑色的頭髮與眼睛,某方面來說這讓事情容易接受些。

紐特總是充滿精力,湯瑪士沒見過加里如此開心的樣子,也沒見過布蘭妲如此滿足的神色,起初民豪從不叫小寶寶「紐特」,湯瑪士能夠理解,對他們而言連要提起這個名字都會帶來苦澀,遑論是把這名字讓給其他人,或許這該感覺像是某種對第一個紐特──他們的紐特的某種背叛,但事實不然。

「應該給他叫做別的名字,像是湯瑪士,或是民豪。」有一天民豪這麼說,小紐特正靠著湯瑪士的手肘睡著。

「還真是個好主意。」湯瑪士翻個白眼,「有兩個民豪跑來跑去簡直是災難,有一個就已經夠了。」

從W.C.K.D逃出後八年,紐特邁出了他的第一步,民豪被震驚得不知所措,「布蘭妲在哪?他怎麼會這樣!?他現在應該要會走了嗎?湯瑪士!快來幫我!」

「我才不懂小孩的事情!」他向民豪抱怨,但臉上卻藏不住笑,長久以來第一次,他不再感到心痛了。

TBC

评论(1)
热度(25)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