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移動迷宮][授權翻譯][Thominho] Envoi, Chapter Four

Chapter Four

從W.C.K.D逃出後八年又三個月,民豪跟湯瑪士搬進同一間小屋。

「這樣才不會浪費房間。」民豪是這麼說的,「而且這樣我就不用走大老遠跑去找你說話。」

他們倆人嘴上沒說的是,這樣的方式也比較容易面對那些揮之不去的夢魘,那些不堪的過往仍糾纏著他們,儘管已經不如過去那般鮮明,但仍不時會閃過一張張臉孔、對話的片段或是那清冷、通亮的實驗室,而最常出現在夢中的是迷宮與泰瑞莎、焦土與那些狂客、W.C.K.D與詹森、查克、紐特或是那些因他而死去的人們。

他們住在一起的第一晚,湯瑪士夢見無數的閃電打上海面,一波波襲來的浪潮拍上岸沿,民豪就站在水中,起初他並沒有被潑及,但接著一道落雷擊中了他,白熱的電弧竄遍全身,突然畫面一閃,翻騰的大海變成了一望無盡的荒漠。

「湯瑪士!湯瑪士!醒醒!」一道聲音在他耳邊說著,讓他跟著回到現實,喘息、啜泣著。

「讓我看。」他低語著,「那些閃電,讓我看看。」民豪聽見他的話,連問都沒問就拉起上衣,讓湯瑪士把手掌貼上身上的傷疤。

「對不起。」湯瑪士說,但他仍沒把手移開,手指沿著深色的痕跡劃過,感受著上頭的起伏、皺痕,一道道標記著他們經歷的無數鬥爭。

「用不著道歉,你這傻子,我們都會作惡夢。」

「你沒事嗎?」湯瑪士問,雖然民豪就活生生在他面前,但他就是需要確定。

「當然。」民豪對他眨眨眼,「我一向歡迎你把手放到我身上,親愛的湯米。」

湯瑪士瞬間滿臉通紅,急忙退開,「對不起,我只是──對不起。」

民豪搖搖頭說:「我懂,沒關係。」他拉過湯瑪士的手再按上自己的胸口,「你看,我真的沒事。」

「嗯,我知道。」

民豪嘆口氣,只是叫了湯瑪士一聲傻瓜,讓他躺到一旁好讓自己能鑽進毯子靠在他身旁。

「你在做甚麼?」湯瑪士咕噥著說,但民豪只是輕輕踢了踢他的小腿,最終兩人的雙腳就這樣交疊著,兩人都不覺得想調整現在的姿勢。

幾分鐘內民豪再度睡去,但手掌仍緊緊覆著湯瑪士的手。

----------------------------------------------------------------------------

從 W.C.K.D 逃出後八年又七個月,湯瑪士幾乎要向民豪開口。

他們正待在他們的海灘,在淺灘上摔角遊戲著,民豪把湯瑪士一把按在地上,把湯瑪士的雙手緊緊架在上方,讓他動彈不得,雙膝跨在他的臀部兩側。

「我贏了。」民豪勾著嘴角低聲說著,溫暖的夕陽光恰好映著民豪深色的雙眼,讓雙眼彷彿閃耀著光芒,像是雨後被陽光照得發亮的水珠。

湯瑪士試著擺出笑臉表現得正常,但他已經想不起他在這樣的情況下該如何表現了,他是如此地想吻上民豪,只需要輕抬起頭把雙唇貼上,如此的容易,他只能逼自己閉上雙眼,或許只要能不看見民豪,不看見民豪喉結的起伏、不看見民豪肩膀的線條事情就能容易些,但他仍舊能感受到一切,感受到民豪精實的身軀的每一寸。

「嘿,瞎客,把眼睛睜開。」民豪這麼說,而湯瑪士就照著做,但一睜開眼事情又糟上百萬倍,像是有顆超新星在他體內炸開。

民豪只是笑著,不帶有一絲狂妄或嘲弄,對此湯瑪士只覺得他滿溢的感情脹得把自己炸成碎片,民豪用指腹劃過湯瑪士的手掌,最終兩人的手緊握再一起,民豪看著他彷彿想說些什麼,或是做些什麼,吹吐在湯瑪士臉頰上的熱息帶給他的感受好似颶風一樣的強烈,接著潮水漲起,一道海浪打上他們兩人,這個片刻就這樣被擊散在浪花之中,只剩下一陣心痛。

----------------------------------------------------------------------------

從WCKD逃出後八年又八個月,湯瑪士吻了民豪。

一如一切,就發生在他們的海灘上,他們點起火堆,最後一抹夕陽的餘暉漸漸自天空消散,他們緊靠彼此坐在火堆旁,一切是如此美好,湯瑪士看著民豪,接著感覺內在有一個部分就此崩裂,他等了太久、經歷了太多,就算知道他未來可能會後悔,但在當下他不在乎。

海面平靜得幾乎沒有波瀾,周遭的空氣變得濃厚,他們的吻變得激烈、沒有顧忌,緊抓在髮中的手、放在對方胸膛上的掌、往復試探的舌尖、無數次的唇齒相接,就這樣緊貼著彼此,直到潮水漲起、直到日暮落下、直到滿天星光閃爍、直到周遭變得靜謐無聲、直到一切不復存在,只剩下彼此、只剩下親吻──如此急切、炙熱又完美。

民豪的雙手緊握在他的髮中,兩人緊擁著彼此,「我愛你。」湯瑪士在一個個親吻中說著,「民豪,我愛你,我好愛你──」

「傻瓜,我也愛你。」民豪貼著他的唇低語著。

他們稍稍拉開了點距離,注視著彼此,只聽見彼此急喘的吐息伴著海浪的拍擊聲,「哇喔。」湯瑪士吐口氣,接著民豪又貼上他,把他釘在地上,蹭著湯瑪士的臉頰。

「你知道嗎?我等你這麼做等了該死的九年。」民豪這麼說,九年──彷彿已經過了一輩子,伴隨著一次次滿溢的感情與煎熬。

湯瑪士又吻上民豪,溫柔而堅貞,「你為甚麼要等?只要你開口,我們可以九年來都這麼做。」

民豪笑了一聲,「聽起來很棒。」

他們要補上這九年的時間,湯瑪士在心中這麼決定著,他貼上民豪的雙唇,先是兩人的腳趾沾滿了細沙,接著是兩人光裸的肩膀,喘息變得急促而破碎,感受著彼此滿溢的情感,他深愛著民豪,勝過一切,感受著每一次的碰觸與翻滾。

----------------------------------------------------------------------------從 W.C.K.D 逃出後八年又十一個月,民豪跟湯瑪士第一次以情侶的身分爭吵,

民豪受氣衝出了小屋,當晚湯瑪士幾乎沒怎麼睡,當他闔上眼只感覺一陣恐懼在黑暗中朝他襲來。

從 W.C.K.D 逃出後八年十一個月又兩天,湯瑪士跟民豪在彼此臉上揍了一拳,接著就在他們的海灘上吻了一個小時,或許有時新世界真的是天堂。

從 W.C.K.D 逃出後九年,湯瑪士告訴民豪所有人從一開始就認為他們兩人是一對,而他又是如何等到布蘭妲告訴他才體認到自己心中的感情,聽完民豪只是翻個白眼,因為他們卻是從一開始心中就只有彼此了,只不過湯瑪士腦袋不知道裝了甚麼才沒有意識到。

從 W.C.K.D 逃出後十年,湯瑪士對民豪問了與五年前同樣的問題,問民豪是否有想過要結婚,「怎麼?你是要跟我求婚嗎?」民豪回問他,就像五年前一樣,但現在他的語氣中卻透露出一絲不安,「我不知道,我是嗎?」湯瑪士回答,接著民豪又說了:「不,不是。」

從 W.C.K.D 逃出後十二年,關於湯瑪士與民豪的傳聞傳得沸沸揚揚,但很快地就平息下來,畢竟沒有人介意湯瑪士愛著民豪,同樣民豪也愛著湯瑪士,至少他們都還活著、至少現在他們都很快樂,在經歷過這麼多之後他們值得這樣的人生。

從 W.C.K.D 逃出後十四年又七個月,民豪問了湯瑪士是否想過要結婚,「怎麼?你要跟我求婚嗎?」湯瑪士回問,「對。」民豪回答,「我是在跟你求婚。」

從 W.C.K.D 逃出後十四年又八個月,湯瑪士跟民豪結婚了,儘管兩人都同意這主意很蠢,他們不需要一個儀式來顯示他們對彼此的愛,但同樣兩人都感覺好極了,在婚禮上他們兩人沒有跳舞,其他人卻很盡興,紐特跟其他孩子們不時踩到別人的腳,荷西跟他的女友忙著照顧他們的剛出生的寶寶,布蘭妲跟加里仍然甜蜜的肉麻,她臉上的滿足的神情比湯瑪士記憶中的任一刻都還要鮮明,湯瑪士愛著他們所有人,他從沒有如此開心過。

從 W.C.K.D 逃出後數十年,從「湯瑪士」與「民豪」變成「湯瑪士與民豪」後數十年,他們仍坐在他們的海灘上,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浪濤聲依舊,就像他們第一次親吻那天所聽見的,最近他們已經不再那麼頻繁地下到海灘來,斷崖太過陡峭,他們的身體不再如年輕時輕巧精壯,一次的攀爬總會伴隨隔天痠疼不已的關節與腰部,有時候這看似不值得,儘管事實並非如此,這永遠值得,他們帶著如此多的傷痕,有舊有新,有時這些傷痕仍就痛得鮮明,像他們這樣的人從沒有能真的痊癒的一天,這並不公平,但他們所得到的已經多過他們所值得、所希冀的,這樣就夠了。

End


评论(1)
热度(28)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