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U.N.C.L.E][授權翻譯][美蘇] All That You, Chapter One

原文:All That You Have Wished for, I Know Will Come Your Way

作者:janie_tangerine

出處: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899088

分級:R18

配對:蘇美

備註:譯者一面翻一面看,依原作者的標示慢熱、甜品保證,有肉(Semi-Public Sex)

翻譯授權:

Chapter One

任何觀察力不夠敏銳的人都會忽略閃過伊利亞臉上的那一瞬失望,那時韋弗利說:「蘇落,你的票已經訂好了,你負責取悅目標的女兒,你的夥伴則負責對付她老爸,這樣清楚了嗎?」

「了解。」拿坡倫回答,視線仍不時瞥向左方,伊利亞說了同樣的回答,並從韋弗利手上接過文件夾,臉上沒有洩露出一絲情緒,但拿坡倫確信剛剛有一瞬間伊利亞對於自己不是色誘任務的執行人露出了不悅的神色,這十分不尋常,通常伊利亞總是樂於將這樣的任務交給拿坡倫。

拿坡倫假裝讀著韋弗利遞給他的資料,實際上在思考著到底這次的任務跟以往有什麼樣的不同讓伊利亞產生這般反應,就資料看來,並沒有什麼特別困難之處,他們已經掌握了足夠的證據對付目標,拿坡倫只要發揮他的專長從目標女兒口中套出目標藏匿大批即將在下周被運出的違法軍火的地點,屆時伊利亞也會到場破壞這場走私交易,拿坡倫確信韋弗利派給他們這項任務的唯一理由只是因為蓋比回到了德國,他們倆得一路耗在文書工作中直到三人下次的任務才到倫敦會合,而這任務也不怎麼需要發揮甚麼卓越的技巧。

不管怎樣,拿坡倫強烈懷疑伊利亞是否真的在乎這次的色誘任務,絕對有什麼其他的理由,回想伊利亞露出失望情緒的時間點,是在韋弗利說到拿坡倫得帶那女孩到大都會歌劇院時,情報顯示她十分喜好義大利歌劇,決不會拒絕《遊唱詩人》的首演。

等等,這就對了,韋弗利提到計畫中包含要出席這場首演會,顯然他們也準備了不錯的座位,而當下正是拿坡倫執行色誘任務的時機點,也是這時伊利亞才顯得失望。

或許這就是真正的理由──歌劇?

拿坡倫一句話都不說只是用顯然過多的時間讀著資料,直到他們走到了電梯裡。

「我猜我得帶上足夠昂貴的西裝。」說著同時按了一樓的按鈕。

「我不知道原來你有不貴的西裝,牛仔?」伊利亞揶揄他,語氣中沒有顯露任何一絲失望,但這不代表甚麼。

「這倒是。」蘇落承認,「但我想我還是得表現得謹慎點,順道一題,你有知道什麼我可以期待的嗎?」

「什麼意思?」

拿坡倫聳聳肩,心想說點小謊也無妨,「雖然我也會聽歌劇,但我通常不會注意劇情,這齣戲我只記得有首很有名的詠嘆調?」事實上,雖然他真的不怎麼留意劇情,但他早就看過這齣歌劇不只一次,他深知劇情的進展。

他可以看見伊利亞試圖不讓自己明顯地當場翻白眼,「美國人就是這樣。」伊利亞咕噥著,「你說的沒錯,但劇情也同樣重要,如果你想知道個大概──兩個男人因為愛上了同一個女人而互相憎恨,其中有一人是貴族,另外一個則不是,當然那個女的愛的是比較貧窮的那一個,於是那個男貴族就綁架了另一人的養母,最後除了他所有人都死了,後來才發現原來他們兩人是兄弟,所有人都被那個母親欺騙了,我猜這大概不合你的品味。」

「哇喔。」兩人說著走出電梯,「你對古典音樂還真了解,紅色恐怖先生。」

伊利亞聳聳肩,接著就在門廳中央停下腳步,現場空無一人,他的嗓音低沉又沒特別加大音量,拿坡倫之所以能清楚聽見他所說是因為他們就這樣肩併著肩走著,「有時候,我們會去莫斯科歌劇院,即使是在那之後,雖然也沒有幾次──以前我母親喜歡歌劇,我也是。」

喔,這就解釋了一部分,「以前?所以你現在不喜歡了嗎?」

「我好幾年沒看過了。」伊利亞這麼說,語氣聽來有參雜了那麼一點──失望?或許這正是他希望他能負責前往大都會歌劇院的理由。

拿坡倫並沒有試著拍拍他的背或手臂或做出任何這種看似處在上位安慰人的動作,「好吧,起碼你以前有坐到些好位子?」

伊利亞哼了一聲,「才沒有,在那之後,我們只能在外圍的陽台看著,其實在那之前也是。」

「好吧,該死,我猜你大概都看不到什麼。」

「在陽台有得聽就很好了,牛仔,事實上,那是能好好聽音樂的最佳場所。」

「我相信你,紅色恐怖,為了任務我只能犧牲藝術的完整性了。」拿坡倫開玩笑說著,對此伊利亞只是稍稍翻了白眼。

後來,當他準備好要接近目標時,他回想起這次的對話,從伊利亞的話中可以推斷,他大概有好幾年沒能踏進歌劇院這種奢華的場所了,對於那些荒謬的悲劇情節似乎也很熱衷,雖然以伊利亞的專長不適合就這樣把這次任務丟給他,但拿坡倫還是忍不住想,要是伊利亞這麼想看那幫他買張票也不是不行。

突然拿坡倫又想到,這或許是 KGB 設下的某種規定,禁止他們的特工出入這樣的場所,而且過去四個月以來他們也馬不停蹄的接下一個又一個任務,伊利亞根本沒有時間能夠享受這樣的娛樂,尤其韋弗利幾乎不曾一次給過他們超過三天的假期,再加上以伊利亞的性格,即使他現在已經不在 KGB 的麾下也會恪守以前的規定,否則他也不會在聽到這次任務有出席歌劇首映會的機會時露出失望的表情。

接著拿坡倫又意識到原因可能不僅是歌劇,伊利亞總是穿著同一件老舊的便宜毛衣,顯然對他們而言任何價格超乎常人所需範圍的消費都是對於資本主義的沉淪,這在他們的觀念中簡直是天理所不容,甚至伊利亞只有在任務所需時才會在外頭用餐,有次在伊斯坦堡,拿坡倫跟蓋比提議在回來報告前先去一間當地的澡堂,伊利亞也以預防意外需要有一個人在飯店留守為理由拒絕了,他當下看起來是真的這麼想的。

拿坡倫不想承認這讓他感到有幾分難過,說真的,好不容易離開鐵幕那一端有什麼理由不讓自己過得好一點呢?但再一次的,考量伊利亞所經歷過的種種訓練,怎麼還會覺得他有可能會設想自己有能這麼做的機會?

拿坡倫決定不陷於這樣難過的情緒,沒有道理他不能為此做點什麼。

TBC

评论(1)
热度(27)
  1. 阿羽北極熊 转载了此文字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