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U.N.C.L.E][授權翻譯][美蘇] All That You, Chapter Two

Chapter Two

「紅色恐怖?」五天後拿坡倫開口,他們已經成功地逮捕目標也結束了任務匯報。

「怎麼?」

「如果我是你,我明天晚上會好好穿套西裝。」

「什麼意思?」

「還有三天才要去倫敦跟蓋比會合,在那之前我有個計劃。」

「我猜你沒有要跟我分享的意思。」

「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記得,穿上西裝,六點去接你。」

雖然拿坡倫這麼說,但其實他們倆現在都住在 U.N.C.L.E 的總部,兩人的房間只在隔壁而已,晚上六點的時候拿坡倫穿上了他那昂貴的定製西裝,敲了敲伊利亞的房門──瞧瞧,伊利亞確實照拿坡倫所說,穿上了當時他們在羅馬執行任務的那套西裝,狀態仍維護的十分良好。

「你不說說我們到底要做什麼嗎?」伊利亞哼口氣問。

「我們要去大都會歌劇院。」

「什麼!?」

「你沒聽錯,紅色恐怖,雖然不是最前面的座位,但反正不是首演,我還買得到前方的座位區,事實上你看上去比那個目標對歌劇有興趣多了,所以我們現在要到大都會歌劇院去看我認為目前為止最好的《唐璜》,我個人也比較喜歡這齣劇,讓你重新見識見識我們這些資本主義渾蛋是怎麼欣賞歌劇的,怎麼樣?」

有一瞬間伊利亞看起來對這提議嚇壞了,尤其是拿坡倫把票遞到他面前的時候,他快速的嚥了口口水,一次、兩次、三次,才終於接過票,手指甚至輕輕顫抖著,接著──

「不意外《唐璜》這種戲比較合你的胃口,牛仔。」伊利亞故作鎮定的嘲諷回去,拿坡倫只能裝作沒注意到伊利亞連語氣都在微微顫抖。

接著他們就到了現場,而拿坡倫沒有猜錯,但他承認,他花在觀察伊利亞的時間遠多過看劇,反正他已經看過這齣劇不只一次了,但他從沒見過伊利亞私下做過這麼──怎麼說,資本主義的活動。

該死,拿坡倫覺得自己早該這麼做了,不只是為了伊利亞走進戲院時那強作冷靜不表現得太過讚嘆的樣子,這大概比任何他曾經到訪的劇場還要壯觀,還有他那放下戒備享受著這個消遣的樣子,甚至顧不及挖苦拿坡倫,不論是拿坡倫從吧台遞了一杯果汁給他的時候或是他們入座的時候,只是用張得比平時略大的雙眼打量著四周,不肯放過任何一絲細節,手指輕輕劃過座椅上的絲絨布,歌劇開演之後,他就自始沒有看過拿坡倫一眼,但拿坡倫並不介意,他能想見伊利亞是多麼的全神貫注,也能觀察在上半場的終曲時伊利亞緊抓著扶手的手指。

中場休息時他問伊利亞要不要出去走走,但伊利亞拒絕了,只說了想先待著,或許等會兒再出去,破壞了原本拿坡倫想在吧台替他買點什麼的計畫,但無所謂,拿坡倫有信心他能把這轉為優勢,他在前台買了整季演出的節目表與今天的劇本,發現這齣劇結束的並不晚,他們還來得及找間好餐廳。

他對自己笑了笑就回到了座位上,伊利亞仍偷偷摸摸的打量著整個劇場。

「這給你。」拿坡倫說著把手上的東西遞給他,「我想你大概會想要一份劇本作紀念,另一份是這季的節目表,還在市區的話你可以看看有沒有什麼想再回來看的。」

伊利亞瞬間張大了嘴,「再回來看?」

「誰說只能來一次的,紅色恐怖,不會有人禁止你再進來戲院的。」

伊利亞皺了皺眉頭,就連回答都沒有直盯著節目表看,拿坡倫沒有錯過他那看節目表時瞪大的雙眼。

「有什麼特別的嗎?」

「他們同時有六齣歌劇在演出。」伊利亞咕噥著,「怎麼做到的?」

拿坡倫笑了笑,「怎麼,終於發現了幾個資本主義的可取之處了嗎?」

「或許吧。」伊利亞坦承,語氣中夾雜了一半的不甘心,對此拿坡倫沒有多說什麼,能得到這樣的回應就目前而言已經足夠了,乖乖坐回自己的座位。

整個下半場拿坡倫都在做跟他在上半場時相同的是──盯著伊利亞瞧,伊利亞過度專注在舞台上根本沒有注意到拿坡倫的視線,這畫面對拿坡倫而言比台上的拒馬有趣多了,伊利亞那不願放過任何一絲細節的樣子、即使知道劇情仍在終曲時倒抽口氣的樣子、他被一首首詠嘆調打動的的樣子,還有他曾說的那句──我已經很多年沒有看過了。

拿坡倫也得忍著不笑出聲來──他們身後坐了兩位女士,顯然她們的目的是來展示她們的新衣服,不時交頭接耳讓伊利亞惡狠狠地轉過頭去用眼神止住她們的嘴,接著拿坡倫想起他告訴伊利亞說可以再來劇場時伊利亞的表情。

當下他就打定主意要再把伊利亞拖來歌劇院,畢竟再過幾天他們就要到倫敦去,雖然還是可以好好享受在柯芬園的傍晚,但這到時候再說。

他也沒有遺漏伊利亞盯著眾人在終曲一結束時就離席的目光。

「典型無禮的美國老。」他一面拍著手一面咕噥著。

「怎麼?在謝幕結束前就離開嗎?」

「台上的人花了那麼多努力跟心血演出,至少我們該讓他們明白我們的感謝跟讚賞。」

「我想四處都有這種無禮的人,紅色恐怖。」

「還是一樣,人們的努力不該這樣被無視。」

拿坡倫沒有跟他多做爭辯,他們直待到謝幕全部結束後才離開。

---------------------------------------------------------------------------

 「等等。」他在伊利亞要往地鐵站走去時抓住他的手臂說,「你要去哪?行程還沒結束呢。」

「還沒?」

「當然,現在連十一點都不到,我們該去吃點東西。」

「附近的快餐店說不定還開著。」

「快餐店──紅色恐怖,少來了,這跟晚上的行程不搭,我們去吃點好料的吧。」說完就把伊利亞往完全相反的方向帶,如果他沒有記錯那麼附近有間義式餐廳,算不上高級但比起快餐店要好得多,伊利亞沒有開口反對,但當他們走到餐廳門口時伊利亞又再度露出十足被震驚的表情。

「走吧。」拿坡倫說,「晚餐算我的,你可以盡量點。」

他拿不準伊利亞是不是因為太過訝異才沒表示任何意見,他就只是跟著拿坡倫走進餐廳裡。入座後他們仍在談論今晚的演出,雖然伊利亞的樣子沒有任何特別之處,但拿坡倫可以感覺他從來不曾在任務以外的時刻進出過這樣的場所,彷彿他認為自己不配在非工作時間有這樣奢侈的活動,起碼從他那盯著餐盤左方三種叉子的眼神跟摸著精美的麻布桌巾的手指看來是如此,雖然拿坡倫想說只要伊利亞願意可以他們可以每次都這麼做,但這大概不是個好主意,所以他只是吃著自己的餐點,偷偷注意伊利亞緩緩吃著義大利麵的模樣,想是打定主意要好好地品嘗一番,而雖然伊利亞堅稱他不想要甜點,但拿坡倫仍然幫兩人都各點一份提拉米蘇,同樣地,對於拿坡倫這樣的自作主張伊利亞也沒什麼太大的抗議。

真是有趣。

當然,回程也是由拿坡倫出錢搭計程車回到總部,他故意先走到伊利亞的房間,停在房門前。

「今晚滿不錯的。」他說,「我們該更常這麼做。」

有一瞬間伊利亞看似對於他的建議有些訝異,「什麼?」

「有何不可,我想我們今天晚上都過得滿開心的,不是嗎?但或許下次該找個包廂,你才不會又嚇壞那些去歌劇院擺弄新衣服的女士。」

對此伊利亞勾起了嘴角,雖然不怎麼明顯,但拿坡倫確信他嘴角的弧度有所改變,「這主意不錯。」

「那麼就說定了。」說完拿坡倫就轉身準備回自己的房間,接著──

「牛仔?」

「嗯?」

「──謝謝你,我今晚很開心。」伊利亞突然開口,說完把自己關進房間。

「我也是,紅色恐怖,我也是。」拿坡倫在走道上說著,但大概沒有人會聽見。

事情就這麼說定了──雖然他有些遺憾在去倫敦前想不出什麼新把戲,但下個任務結束後應該也會有假期,他絕對會好好利用。

TBC

评论
热度(17)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