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U.N.C.L.E][授權翻譯][美蘇] All That You, Chapter Six

Chapter Six

「我跟韋弗利談過了。」幾周後拿坡倫突然丟下這麼一句,他們回到了義大利,剛成功的完成在拿坡里的任務,這次他直接打回總部說再不給他們休假他們都要崩潰了,而韋弗利不知怎地就這樣答應了他的要求,或許他早該這樣直接開口,「他慷慨地給了我們五天的假期,要去哪隨我們決定。」

「噢。」蓋比說,「這主意我喜歡。」

「我不喜歡。」伊利亞不抱什麼期望地表示意見。

「所以。」拿坡倫接著說,「既然我們都到這了,應該好好放鬆一下,我已經先在卡布里島都訂好飯店了,雖然現在還太冷不適合游泳,但飯店的人再三跟我保證他們的泳池全年開放,而且現在天氣已經回暖,據他的說法當地人都已經開始出來曬日光浴了。」

「蘇落,」蓋比說,「我愛死這個提議了。」

「算了吧。」伊利亞說。

「算了?可是房間已經都訂好了。」拿坡倫強調,「你可以堅持你的意見,但現在可是兩票對一票。」

「沒錯,很抱歉但我是站在他那邊的。」蓋比很快地接著說,「從伊斯坦堡那次之後已經過好久了,曬點太陽不是很棒嗎?」

「而且,」拿坡倫說,「怎麼能拒絕花幾天在海灘上好好享受呢?」

「首先,我想我們沒有人有帶泳衣來。」伊利亞說,始終不看向另外兩人。

「我不認為這會是個問題。」

伊利亞找不出其他理由,讓拿坡倫笑了笑,五天的冬日卡布里島假期──這次無論如何他都要好好讓伊利亞嚐嚐什麼叫做真正的大餐。

隔天,他們發現一如拿坡倫所說,飯店的門房很樂意把泳衣賣給他們,但伊利亞堅定的拒絕了,這時拿坡倫要他想想當地的女士絕對很樂意跟年輕有魅力的男士一起享受海灘時光,聽完他就直盯著拿坡倫,時間久得讓拿坡倫都覺得這不是什麼值得追求的光景,一旁的蓋比只是說了她不管他們要做什麼,在北歐待了這麼久後她要好好享受陽光,拿坡倫心想這是個好機會──他絕對不會讓伊利亞就這樣把自己鎖在飯店房間內,放任伊利亞不管的話他一定會這麼做。

----------------------------------------------------------------------------

「這完全讓人無法接受。」伊利亞哼口氣,他們正坐在廣場附近唯一一間有營業的咖啡店外。

「怎麼了?」

「這價錢太誇張了,看看光是站位跟坐位就差這麼多。」

「是差了有點多沒錯,但多花點錢讓自己有位子坐不是很正常嗎?」

「太不像話了,而且除了我們又沒有其他人在,為什麼我們還要付三倍的價錢?根本是搶劫。」

拿坡倫翻了個白眼,「又不是你付錢,紅色恐怖。」

「這不是重點,腐敗的資本主義。」

拿坡倫只是笑了笑,「你要點什麼?」

「我?不用了,我才不要助長這種荒謬的事情。」

「好吧。」拿坡倫應了一句,不過當服務生走到他們桌前時,拿坡倫還是點了兩杯咖啡,對此伊利亞只是瞥了他一眼,也沒有告知服務生說拿坡倫點錯了──真有趣。

在拿坡倫開口問是否有供應午餐的時候伊利亞也是同樣的反應,服務生回答說當然有。

「開心點。」幾分鐘後拿坡倫一面攪拌他的義式咖啡一面說著,伊利亞對一旁的方糖看都不看就直接喝了下去,「在這裡總好過一些什麼都做不了的爛地方。」

「好吧。」一會兒後伊利亞咕噥著說,「這裡是還不錯。」當然了,這裡的視野可以俯瞰整個海灣,陽光明亮卻不使人覺得炎熱──伊利亞正穿著那件拿坡倫挑的天藍色高領毛衣,在陽光下看起來比那時在巴黎的飯店裡更好看,拿坡倫心想,他真的得找個機會把剩下的衣服拿給伊利亞,在丹麥時都找不到適合的時機跟藉口真是太可惜了──喝著昂貴的咖啡,沒有人試圖要殺了他們,只有那些完全失去理智的人才不會覺得這「還不錯」──像伊利亞所說的。

接著伊利亞轉過頭去看看四周,在某個角度突然瞪大了雙眼,猛然低下頭盯著自己的咖啡。

拿坡倫朝拿個方向看了看──

「等等,」他說,「是我看錯還是那桌坐的真的是英格麗‧褒曼(瑞典著名電影演員)?」

「閉嘴,牛仔。」

「噢,我可不打算聽話。」伊利亞仍死盯著他的咖啡瞧,拿坡倫見狀向他靠近了些,「別擔心,紅色恐怖,我口風很緊的,怎麼了?」

有一段時間伊利亞一句話都不說,接著就一口把剩下的咖啡全部喝完,視線改盯著自己的手,看上去有些──尷尬,這可不是什麼常出現在伊利亞臉上的表情,拿坡倫幾乎要掐上自己的手臂來驗證自己是不是在作夢才會看見這樣的伊利亞。

「她是個──好演員。」他掙扎的說,聲音低的拿坡倫都快聽不見,「我最喜歡她以前演的老瑞典電影。」

不知怎地拿坡倫對此一點都不意外。

「《安娜塔西亞》完全是美國佬的胡說八道,但是──」他沒有把話說完。

「但是?」拿坡倫不放過他。「別這樣,就說出來嘛。」

伊利亞的表情看來滿是掙扎,最後還是妥協地說了:「但是,《北非諜影》沒那麼糟。」

拿坡倫知道為甚麼要他這麼承認會讓他這麼痛苦了,「噢,『沒那麼糟』?」

「一樣都是美國佬的胡說八道,但至少這部片比較──真誠,把公眾置在個人利益之前還算可取,而且演員都大多是歐洲人,讓人比較容易忍受。」

拿坡倫對此有大把可以說的,他可以在接下來幾天不斷用這件事取笑伊利亞,照伊利亞的說法他根本愛死了這部電影,但拿坡倫的理智面要他做點別的,畢竟現在廣場上沒什麼人,褒曼女士又是隻身一人,慢慢啜飲著她的卡布奇諾看似也不趕時間,附近沒有任何的媒體在跟蹤,大概那些狗仔們也決定放她幾天假,於是拿坡倫笑了笑。

「你該去跟她聊聊天。」

「什麼!?我拒絕。」

「有何不可?至少可以跟她要個簽名什麼的,嘿,我有帶著筆記本,我相信她不會介意的。」

「她在喝咖啡,這樣很失禮。」伊利亞反駁。

「我相信她遇過一堆更糟的要求,去吧,我知道你很想親口告訴她你有多喜歡她演的《插曲》。」

「等等,你怎麼會看過──」

「我們腐敗的資本主義渾蛋重製的,但我知道這部片,你可以自己去,或是我幫你去。」

「你不敢。」

「我不敢嗎?」

那時伊利亞發覺,當然,拿坡倫絕對會這麼做,而且──

反正,試試看也沒什麼壞處,畢竟伊利亞想要的話還是可以制止他,於是拿坡倫從座位上站起身來,低頭看看伊利亞後就往朝別桌走去,但──

伊利亞只是用讓人摸不著想法的表情看著他,並沒有想要起身制止的意思。

拿坡倫笑了,繼續往褒曼女士的方向走去。

---------------------------------------------------------------------------

十五分鐘後,他仍舊笑得開心,看著伊利亞緊盯著有褒曼女士簽名的那一頁,她很親切,表示很開心能遇到真正欣賞她以前所拍的瑞典電影而不是現在好萊屋片的影迷,除了簽名還在上頭幫他寫了一小段話,是用瑞典語所寫,伊利亞告訴她他對瑞典語還略有涉略,對此她似乎更開心了,拿坡倫真心希望能用相機把伊利亞現在的表情記錄下來,這模樣簡直無價。

「看吧。」他說,「就說她不會介意的,她甚至不敢相信你有看過那部──叫什麼來著?」

「《沃普爾吉斯之夜》,」伊利亞隨口接著說──拿坡倫完全懶得再覆誦一次片名──「我只是、我──我沒有──」

「現在你總算該承認被我抓來這座該死的小島還是有那麼點好處的,不過你再不自己點午餐我就直接幫你決定了。」

伊利亞看了他一眼,拿坡倫不太拿得準這表情代表什麼,接著──接著伊利亞笑了,雖然動作不大,但該死的伊利亞該多笑一點的,拿坡倫心想,「好吧,牛仔,你贏了,我會自己點,滿意了?」

「看吧,沒這麼難,紅色恐怖,不過不要只是挑最便宜的那一道。」

最後,伊利亞點了第二便宜的那道,拿坡倫決定相信他是真的想吃才點的,點完後伊利亞沒有直接把有簽名的那一頁紙摺起來,他從夾克口袋中拿出一小本平裝書,小心翼翼的把簽名夾在書中,怕碰壞了那頁紙,活脫是個追星族的模樣,但拿坡倫決定不說破這一點。

但他還是管不住自己的嘴什麼都不說,「想想這有多幸運,世界上那麼多國家、那麼多城市、那麼多海灘,偏偏她選了跟我們一樣的地點。」

「牛仔。」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伊利亞才再度開口,「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拿坡倫對他的反應很滿意,他決定把這個早晨當作空前的勝利,尤其是他偷瞄見伊利亞那毫無疑問地是在享受著那些貴得嚇人的餐點的時候。

TBC

评论(6)
热度(6)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