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U.N.C.L.E][授權翻譯][美蘇] All That You, Chapter Ten

Chapter Ten

到了倫敦後,拿坡倫帶著滿手的英文翻譯版俄文小說回到了他的套房,但沒料到會有蓋比在他的起居室等著他。

「等等,你怎麼拿到鑰匙的?」他問。

她挑起眉毛,拿起一些明顯是開鎖用的工具。

「好吧,我了解了,不知道你怎麼願意大駕光臨?雖然你該用敲門的。」

「或許吧,但這樣就不有趣了不是嗎?至於你那個問題──」她笑了笑,站起身來從拿坡倫手中拿起幾本書,「我想這些不是你平常會看的書吧。」

「哦──確實不是,但是──」

「不必說了,我在他的房間看過這些書。」

「既然這樣,那麼你的問題是?」

「拿坡倫,我不知道你是裝出來的還是真的蠢到自己還沒有發現,但坦白告訴你,我願意為了他而死,不過我們只是朋友。」

「──我又沒說我認為你們不是?」

「好吧,看來你真的只是蠢,我再說一次,我跟伊利亞是好朋友,但也就只是這樣,因此,如果你是因為覺得我們兩個有些什麼才不採取行動的話,那麼現在我獻上最衷心的祝福,放膽去做就是了。」

她盯著他的樣子像是打定主意他沒敢當著她的面否認──好吧,她是對的,拿坡倫確實不想在他們兩人還需要時間搞清楚他們對彼此的感情的時候介入他們,除此之外,他也不打算再欺騙自己對伊利亞是保持著怎樣的感情。

「你說的是我想的那個意思嗎?」安全的回答,至少拿坡倫是這麼認為。

「我的意思是,」蓋比接著說下去,移到拿坡倫身旁,「如果這是什麼好萊烏式的愛情電影,那麼應該會是『他』幫我去攝政街買衣服,並為了送我喜歡卻開不了口也覺得自己配不上的東西讓自己在任務中身陷險境,但『你』確實這麼做了,我要說的是,你該繼續這麼做下去,伊利亞更遲鈍,這種事情他做不來,只能你來做了,另外你也不用擔心什麼介入不介入的問題,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還要我說得更明白嗎?」

拿坡倫嚥了口水搖搖頭,「不必了,我想我知道你要說什麼。」

「很好,看來你還有點救,順道一提,下次你要找俄文書可以找我幫忙,我還跟東柏林的人有聯繫。」說完她向前親一下他的臉頰,揮揮手離開了房間。

拿坡倫這才發現他手上還拿著三本書,他把它們連同蓋比剛剛拿起來的兩本放到桌上。

他決定在想好下一步要怎麼行動之前先來喝一杯,至於他是不是抖著手倒出威士忌──沒甚麼,反正也沒有人看到。

----------------------------------------------------------------------------

隔天早上,當醉意終於全部退去可以好好思考後,他坐下來開始思考下一步要怎麼走,發現情形有些棘手。

問題在於,他想要讓某人上鉤時,他有滿腦的花招,但其中大多數脫離不了帶出門找間好餐廳、電影或歌劇之夜、送些好東西什麼的,配上他堪稱專業的胡說八道伎倆,幾乎無往不利。

但在伊利亞身上他已經把這些手段全部用上了──雖然之前一切都不是刻意為之,不過他不知不覺間就把這些事情都做了,而都做到這般境地要他怎麼再想出更好的方法來?當然他不打算這樣半途而廢,不過他也不想讓伊利亞認為之前他的舉動都是他故意耍的手段。

他絞盡腦汁想了又想,發現或許他不需要再做得更過火,或許只需要些簡單的、基本的,不過他需要蓋比來幫他一把。

他即刻拿起電話撥上她公寓的號碼。

「泰勒小姐?」他在電話裡說,但另一頭只用德文傳來聽起來像是:這麼早你到底想幹嘛的訊息。

「蘇落,」她嘆口氣,「有什麼理由你一定要在早上七點就打給我嗎?今天可是假日。」

「我想要邀請你來我這共進早餐,保證絕對好過一般餐廳,但如果你想拒絕──」

「我猜這不會是你突然大發慈悲,好吧,我二十分鐘後到。」

拿坡倫有些得意地笑了起來,雖然蓋比嘴硬都說拿坡倫煮的菜味道像某人的臭腳,但她深知他的手藝有多好,掛上電話便走進廚房。

當蓋比抵達時拿坡倫已經把歐姆蛋捲跟香腸都準備好了。

「好極了,」她讚許地說,「說吧,你有什麼目的?」

「你這麼說真是太讓我傷心了。」他一面說一面做到她對面的位子,「但好吧,或許我需要你幫點忙,不是什麼難事,某方面我也是遵照你的指示。」

「『我』的指示?」她聽來不怎麼買帳,但等她咬下第一口歐姆蛋捲後就只剩滿足的表情。

「我想了想你昨天說的該採取點行動。」

「噢,那件事──終於,好吧,問題在哪?」

「我需要你的幫忙。」

「幫忙?要我怎麼幫你?」

「如果你能幫我從伊利亞身上打聽點消息的話,我會很感激你的。」

「要看是甚麼樣的消息,如果是太私人的──」

「不不不,我只是想知道像是──晚餐,如果他走進列寧格勒一間什麼都有的俄式餐廳,那麼他會點些甚麼。」

蓋比盯著她,拿著茶杯的手定在空中。

「你想知道──噢、噢!好吧,我想這不會太難,但我還是想知道為甚麼要我去打聽。」

「因為如果我自己去他一定會懷疑我有什麼目的。」

「好吧,我懂了,你欠我一次,怎麼還這個人情之後再告訴你,但我還要一個禮拜的早餐,如果哪天你失業了那些餐廳應該請你去掌廚。」

「真好笑,泰勒小姐。」拿坡倫喝著咖啡回話。

-------------------------------------------------------------------------

當天晚上,蓋比再次敲了敲拿坡倫的房門,當他打開門只見蓋比滿臉的得意。

「你欠我的可多了。」她說。

「你已經問到了?」

「這又沒甚麼難的,你拿到下周任務的資料了嗎?」

「拿到了。」韋弗利派了個在葡萄牙的任務給他們,要去阻止一個非法走私軍火的組織,剛剛才有人把資料拿給他。

「那你應該知道,我們又要扮演新婚夫妻,我就邀他一起吃午餐好討論一下這次的偽裝身分,告訴他總部附近好像有間俄羅斯餐廳還不錯。」

「那一間!?但那間糟透了。」拿坡倫忍不住說,他去過一次,整晚之下來只覺得吃了一堆像紙板的東西。

「我知道,但『他』還沒去過。」蓋比說,現在拿坡倫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所以,撇開食物不怎麼樣不談,我們過得還算開心,但只要提到食物──你知道,你真的欠我欠大了,我幾乎聽了兩個小時的『俄羅斯人才不這樣煮菜』,不然就是『如果他們夠用心,就應該要再加什麼什麼什麼』。」

「我知道我欠你個很大的人情了可以嗎,」他說,「所以結論呢?」

「結論是──那間餐廳的俄式酸奶牛肉完全沒有任何可取之處,伊利亞說他已經很久沒有吃到好吃的這道菜了,我猜他母親以前可能很會做這道,但我只問得出這個,另外他們開胃菜的布利尼好像也讓伊利亞很失望,他說了什麼他們完全做錯了,接著我就控制不了話題了,他開始發脾氣說他們沒有一道羅宋湯做得像樣,道地的羅宋湯根本不是這個樣子,更別說那間餐廳還點不到奧利維耶沙拉,你該看看他那時候的樣子,那大概是那一頓午餐最有趣的部分了,最後的甜點他碰都沒碰,他確信甜點也會跟其他道菜一樣糟糕,也難怪他會這麼想,不過他也說了他最喜歡的甜點不在菜單上,所以何必呢。」對此她大笑幾聲。

「有什麼好笑的?」

「聽起來像是他最喜歡的甜點是所謂的『拿坡倫蛋糕』(法式千層派別稱)。」她一面說一面大笑──好吧,這是有點好笑。

「好在他沒有試著喝伏特加,不然他大概會更失望。」蓋比補充,「好了,這些夠了嗎?」

「我想是夠了。」他說,「你接下來一個月都可以來這吃早餐。」

蓋比對這提議十分滿意,而拿坡倫忙著把菜名給記下來──他得好好的計劃一頓晚餐。

TBC

评论(1)
热度(8)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