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U.N.C.L.E][授權翻譯][美蘇] All That You, Chapter Twelve

Chapter Twelve

這個吻對拿坡倫而言有些拘謹,通常他都會再靠近些,可能會用舌尖輕緩劃過對方的下唇的每一寸,但現在他拿不準伊利亞會是什麼反應,所以他只是用對方得以清楚他的意圖的方式貼上伊利亞的雙唇。

他的自信在伊利亞稍稍向後退開時被減損了些,但至少伊利亞沒有當面給他一拳,看起來也沒有發火的跡象,只是姿態有些戒備。

「如果你想問我為什麼這麼做,」拿坡倫自己先替伊利亞開口,「好吧,事實上,如果我說我──喜歡你,因為你會看著《北非諜影》的結局流淚喜歡你,也因為你那種能順利撐過今天這種狗屁狀況的天生神力喜歡你呢?」

好吧,毫無疑問這絕對不是什麼傾訴自己心意的好說法,而一時之間他不知道伊利亞會作何反應,伊利亞就只是盯著他,像在想辦法搞清現在的狀況,拿坡倫只能安分待著等他想好下一步要怎麼做,接著──

「如果還有其他什麼我不認為我應該要感到渴望的我該怎麼辦?」伊利亞終於開口,而拿坡倫沒有遺漏他那逐漸加重的口音。

「我覺得你該直接放膽去嘗試。」拿坡倫這麼回答,希望事情會朝他所希望的方向進展。

接著──

伊利亞伸出輕顫著的手,碰上拿坡倫的側頸,把他拖向自己,兩人又再次吻在一塊,一開始兩人的動作都還帶著幾分試探,但拿坡倫不是那種當機會明擺在他面前還會放任從手中溜走的人,所以他做了所有他在此之前就想做的,他放緩動作但雙唇仍堅定地貼著伊利亞,他用牙齒輕咬伊利亞的下唇,嚥下伊利亞為此發出的每一聲低吟,在伊利亞微微張開嘴時探進他的舌尖,感受著伊利亞放在他腦後那想讓彼此更加靠近的手掌,這個吻沒有他片刻前在腦海中所想像的那般激切,但伊利亞熱切的回吻足以讓他相信這個吻不只是一時興起,他希望這個吻能夠就這樣一直持續下去,於是他用舌尖逗弄著伊利亞的舌頭,讓這個吻變得更加深入,直到雙方都快喘不過氣來才不得不分開。

「這是你想要的嗎?」拿坡倫問。

「對,」伊利亞喘著氣回答,兩人之間近得只要多向前一寸就能再吻上對方。

「我得說我很樂意幫你實踐,」拿坡倫說,「雖然我本來是打算布置個好一點的場合的。」

「什麼?」

「我計畫好了,但現在不能告訴你,我還是打算實行那些計畫。」

「好吧,」伊利亞放棄繼續追問,「我想硬要逼你開口大概也不是什麼好選擇,然後我得說,這『沒那麼糟』。」

「隨便你怎麼說。」拿坡倫笑了笑,手輕摸過伊利亞頭上的繃帶,「你要換新的嗎?」

「等等再換。」

「好吧,另外,我猜我不該去把蓋比叫醒。」

「我想──我想我們讓她繼續睡就好。」

現在唯一讓拿坡倫不怎麼開心的一點只有伊利亞那彷彿對這一切不敢置信的語調,得盡快讓伊利亞改變這個想法,他再次向前傾近了些,一手攬過伊利亞的腰側,小心翼翼地不讓自己的體重壓上對方──雖然伊利亞沒說,但經歷今天那場爆炸伊利亞身上不可能沒有其他傷口。

「我在想,」他說,另外一隻手放上伊利亞的鎖骨。

「我會想知道嗎?」

「以現在的情況的來說,是不是代表『科爾馬登永遠是我們的』?」

他不知道讓伊利亞如此坦然地笑出聲來算不算破壞了氣氛,但他想應該不是。

「牛仔,永遠別想學瑞典語,你的發音慘不忍睹。」一會兒後伊利亞回答,說完把頭靠在拿坡倫的頸窩上。

「這整體來說已經比我預料中聽起來要好了。」

伊利亞無法反駁,因為在他來得及開口前拿坡倫又再次低下身來吻上他,事實上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拿坡倫都沒讓他有反駁的空檔,一直到太陽升起後蓋比走進起居室恭喜他們終於不再拖拉下去。

----------------------------------------------------------------------------

兩天後他們終於登上了回倫敦班機,韋弗利給了他們整整一個禮拜的假期,拿坡倫心想是時候來執行他原本的計畫了。

「明天晚餐到我房間來。」坐到位子上後,他告訴伊利亞。

「你是想要──談談嗎?」伊利亞問,語氣中帶著幾分不確定,這怪不得他,畢竟他們還有些事情沒有全部講開。

「之類的。」拿坡倫回答,但不願在吐露更多細節,同時他也注意到自己拿出那本翻譯版的《罪與罰》時伊利亞有些得意的表情,一個半小時後伊利亞就把頭靠在拿坡倫的肩膀上睡著了,拿坡倫也就任著他,如果他一手也就這樣環過應該不算太明目張膽吧?

----------------------------------------------------------------------------

他決定不去思考他隔天為了一頓晚餐整天龜在廚房裡跟那些食譜奮鬥有多荒謬,但幸好他有這麼做,因為他不知怎地把第一批布利尼都烤焦了,第二批也是,好在第三次他發現了問題所在,到了快八點時他已經準備好所有的餐點、布置完餐桌也已經換上了西裝。

八點一到敲門聲就準時響起,打開門後拿坡倫發現站在門外的伊利亞穿上了他送的那件紅色安格拉羊毛毛衣,看上去效果跟之前藍色那件一樣好。

「進來吧,」他說,「希望晚餐是你喜歡的菜色。」

「我想我很慶幸你在食物方面的品味比你的同胞好──」伊利亞本來大概是要說好得多,但當拿坡倫向一旁移開身子讓他看見餐桌上的一道道料理後瞬間說不出話來。

顯然伊利亞瞬間把事情都搞懂了。

「──牛仔,就是因為這個蓋比才會在去葡萄牙之前帶我去那間餐廳嗎?」

「直接問你就沒有驚喜不是嗎?順道一題,在瑞典那件事本來不在計畫中的,我原本計畫的是──這個。」

伊利亞走到餐桌前背對著拿坡倫,讓他只能從後方看著伊利亞的肩膀,幾個月前拿坡倫想過要怎麼做才能讓伊利亞在有其他人在身後時也能夠完全的放鬆戒備,現在他可以清楚看見伊利亞微微顫抖著肩膀,雙手緊抓著椅背。

「順道一題,如果菜色有問題得怪庫茲涅佐娃小姐。」

聽到這伊利亞才再轉過身來面對著他,臉上的表情跟當初拿坡倫在東柏林把書拿給他時一模一樣。

「庫茲涅佐娃小姐?韋弗利的新秘書?」

「我說過了,我只會煮酸奶牛肉,其他都是我問她的,包括甜點也是,順道一提我得說你品味不錯,我對這道甜點的名字尤其滿意。」

「你真是──無可救藥,」伊利亞低聲說著,他的語氣讓其中的威脅性蕩然無存,「你、你沒有必要做這些的。」他放軟了語調,把身體靠上椅背,看上有幾分不知所措。」

「的確是沒有必要,但是──」拿坡倫回答,說著向伊利亞靠近了些,「我想這麼做,我猜你大概會認為你不配去追求那些你真正渴求的任何美好的事物,我只好正式負責幫你扛下這個重擔了。」

「正式是嗎?」伊利亞思忖他所說,一手放上拿坡倫的後腰。

「我想你大概有注意到我已經扛了一段時間了,儘管我扛得很甘願。」

「我──如果我說我願意承受呢?」

「為什麼,紅色恐怖,我想聽你親口告訴我為什麼?」

接著,伊利亞一手扶上他的後頸把他拖進一個有些粗暴地親吻之中,拿坡倫決定短期內都不打算把這重擔卸下。

TBC


评论(1)
热度(11)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