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移動迷宮][授權翻譯][Thominho無差] The Next Best Things 03

湯瑪士第一次聽到民豪本人的聲音是在某個周日晚上,一切都是個意外──大概是。

湯瑪士本來該在外頭的──布蘭妲跟荷西約他一起出去,他的社交生活還沒有完全消失殆盡──但他有篇散文作業的期限是周一早上,而其他同學說的沒錯,要寫些平常根本懶得涉獵的主題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現在他沒辦法像一般大學生一樣喝個爛醉,只能拿著一疊書跟一大杯熱可可窩在房間裡。

突然手機響了起來,他瞬間直覺想要無視這通電話,根據經驗,週日晚上的來電都不會是什麼好事,要不是某個已經喝掛的朋友打來問他在哪就是查克要他上線陪他打 Xbox,他就是沒辦法理解湯瑪士已經是個成年人了,有成年人的事要處理。

(湯瑪士愛死電動遊戲了,他完全樂於拋下這學期的所有作業好把時間花在一些更重要的事情上,像是電動玩具之類的,這就是為什麼周日晚上的來電會這麼危險。)

他伸出手要按下拒絕接聽,但驚訝地發現螢幕上顯示的是民豪的名字,伴隨著桃花魚(minnow)的貼圖,湯瑪士自以為幽默的選了這個讀音跟民豪很像的小動物當作他的來電圖示,對此民豪完全不贊同,大概還在電話那頭大大翻了個白眼,雖然湯瑪士沒有見過他,但他心想民豪是那種會一天到晚翻白眼的類型。

湯瑪士應該要無視這個來電並在還來得及的時候回去跟他的散文奮鬥。

於是他就接起了電話。

「湯米!」有人用濃濃的英國腔在電話另一頭大喊,語調十分興奮,「終於聽到你的聲音了!」

「民豪?」湯瑪士有些意外的眨眨眼,這跟他想像中民豪會有的聲音完全不一樣,這也不是他所預期他們第一次用電話聊天會有的樣子,完全不是。

「老天,才不是,你讓我太傷心了。」電話那頭的人哼著,「我是紐特拉,笨蛋,這麼明顯。」

「噢!」湯瑪士回答,「也對,我該想到的,你的──哦、英國話。」

「沒錯。」紐特說,聽起來心情很好的樣子,「這可是我在我們這一帶的註冊標誌。」

「不意外。」儘管沒人看得到湯瑪士還是點了點頭,「雖然我好像說錯字了。」

紐特直接忽略湯瑪士笨拙的聊天技巧,湯瑪士有些慶幸,因為他完全不知道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那篇該死的散文作業還比現在的情況容易理解一點,除了代數課之外他還沒有這麼困惑過。

「你在做什麼?」紐特開口問,「你在哪?你今晚該過來跟我們一起的。」

「老兄,你忘了我根本沒有見過你本人嗎?」湯瑪士笑了出來,「還有,你聽起來比我想像中的更像個英國人。」

「說話注意點,兄弟,英國腔可不只一種,不要隨便把我──嘿!」

電話那端吵雜的背景音讓湯瑪士皺起了眉頭,顯然紐特現在是在某個派對或俱樂部,但聲音模糊不清讓湯瑪士聽不出來發生了什麼事,一會兒後傳來了另一個聲音。

「哈囉?湯瑪士?」某人開口。

「民豪?」

「抱歉,紐特拿走了我的手機,」民豪說,「那個白癡擅自打給你的,看來他忘了我們根本不算認識你或什麼的。」

湯瑪士聳聳肩,「多少認識一點。」

「一點。」

「大概也有──兩個月了。」

「也是,」民豪說,「說真的我沒想到第一次聽到你本人的聲音會是這種狀況。」

「嘿,我也是。」湯瑪士說,「但你第一次傳錯簡訊給我也是因為紐特,某方面也算合理。」

民豪暗笑一聲,「或許吧,」他說,「去他的紐特。」

第一次聽見民豪本人的聲音讓湯瑪士感覺有些奇特,聽起來就像民豪這樣的人該有的聲音,民豪說話的方式也跟湯瑪士過去幾周在腦海中臆測的如出一轍,但同時又好像有些什麼跟他所預期的完全不同,盡管湯瑪士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但無論如何能聽見民豪的聲音還是滿好的,遠勝過於去寫那些散文,湯瑪士向後倒在枕頭上,心想:管他的。

「去他的紐特。」湯瑪士附和著說。

間著兩人就沉默了一陣子,好似雙方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雖然只是透過不同的方式做溝通,卻又跟他們所習慣的模式完全不同。

「抱歉,如果他打擾到你的話。」民豪終於開口打破沉默。

「這還真是──意外的有禮貌。」湯瑪士回答他,「你不會是吃了什麼藥吧?還是這是大冒險什麼的?」

「滾開吧你。」民豪在另外一頭大笑,聽見他的笑聲讓湯瑪士也笑了出來。

「這比較是我認識的民豪。」

「老兄,我可是努力的想變得和善點。」

「算了吧,那不適合你。」

「謝謝提醒。」

「不客氣,我就是這麼樂於助人。」湯瑪士說著讓民豪又笑了出來,「不過紐特還好嗎?他似乎有些失控了。」

「噢,他過得可開心了。」民豪回答,「但明天早上大概就不會是這麼回事了,明天會是他的忌日。」

「希望他有盡興,不過我好像不該這樣害你在外面玩的時候分心,想要掛電話就掛吧,我不介意,只是因為你之前沒有打過電話而且──」

「湯瑪士?」

「嗯?」

「閉嘴。」

----------------------------------------------------------------------------

湯瑪士│09:46

昨天聽到你的聲音感覺還不錯

終於確定你不是什麼要釣年輕男生的中年婦女

 

民豪│10:12

你真的是這麼想的?

 

湯瑪士│10:19

查克是這麼想沒錯

 

民豪│10:20

你弟哪來這種奇怪的想像

還好我讓你消除疑惑了

不過你知道的你想要的話早可以要我打給你

 

湯瑪士│10:22

我不想要當先動作的那一個

這樣就輸了,我比較適合當贏家

 

民豪│10:23

但是是紐特打給你的,這樣算誰贏

 

湯瑪士│10:24

不知道

反正不會是紐特

----------------------------------------------------------------------------

湯瑪士│11:16

順道一題,我說跟你用電話聊天感覺還不錯

我意思是我覺得我們可以再繼續

就是

你知道的

怕你不明白跟你說一聲


民豪│11:24

我知道了

你是在想我了對吧

不意外

 

湯瑪士│11:30

才不是

我想的是紐特

 

民豪│11:32

你是故意要讓我吃醋的嗎?

 

湯瑪士│11:33

你在吃醋了嗎?;););)

 

民豪│11:38

你再傳一次眨眼的表情我就封鎖你的電話號碼

 

湯瑪士│11:39

;)

----------------------------------------------------------------------------

「我就知道你想我了。」晚點湯瑪士打給民豪時他開口,從語調中聽來滿是笑意,「怎麼,現在只要沒聽到我的聲音就沒辦法過生活了嗎?」

「我只是要打給你跟你說這一切都是騙局,」湯瑪士回擊,「是紐特付我錢要我當你的朋友。」

「最好是,」民豪說,「說不定紐特是你花錢請來當我朋友的。」

「一開始是你傳簡訊給我的。」湯瑪士提醒他。

民豪誇張的大嘆口氣,「我知道,那是我人生中最後悔的一件事。」

「少騙人了。」儘管沒人能看見,湯瑪士還是一面說一面搖了搖頭,他突然慶幸還好身旁沒有人在,因為他的嘴笑從頭到尾都是上揚著的,他不確定這到底是為什麼,兩人都表面上互相酸言酸語假裝不喜歡對方,但這一切只讓他嘴角勾得更高,讓他會突然開始傻笑,讓他停不下來。

「不管怎樣,我只是因為很無聊才打電話。」湯瑪士是這麼跟他說,感覺像是又撒了一個謊,「剛好你醒著,」他頓了一頓,「而我沒有紐特的電話。」

「笑話。」民豪乾巴巴地說著。

「給我點樂子吧,」湯瑪士說,「拜託。」

他們就這樣聊了兩個小時,遠超過湯瑪士的預期,但一切就只是順其自然,這幾天湯瑪士想過這件事有多詭異,他甚至不知道民豪的全名,也不知道民豪長的什麼樣子,卻感覺像是已經對他聊若指掌,明明事實並非如此,說真的,他幾乎對民豪一無所知。

他只知道自己真的真的很喜歡民豪的聲音。

他認為自己可以就這樣聽著民豪的聲音好幾個小時。

(事實上他也是如此)

TBC

评论(11)
热度(41)
  1. 诸葛子瑜北極熊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2. 十二月的季候風🌼北極熊 转载了此文字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