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移動迷宮][授權翻譯][Thominho無差] The Next Best Thing 04

漸漸地,透過電話或簡訊跟民豪聊天成為湯瑪士日常生活中最令他振奮的時刻,對此他也不確定自己究竟抱持著怎樣的想法。

----------------------------------------------------------------------------

湯瑪士│09:03

早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

 

民豪│09:04

找死 

----------------------------------------------------------------------------

他們倆人之前的關係全是由意外所構成,湯瑪士已經逐漸習慣這段始於一連串巧合、失誤與不經意的友情,像是他們某種意義上的第一次相遇及第一次聽見對方的聲音,一切都有些雜亂,但湯瑪士卻無法自拔。

基於他們的關係是這麼般開始,那他們第一次見到對方真實的樣貌也豪不意外地出於意外,但這次並非出於紐特的介入,單純是湯瑪士自己的失誤。

隨著時間一周一周過去,湯瑪士越來越習慣隨時隨地打給民豪,到了最後民豪不得不停下他對湯瑪士這般行為的嘲諷,因為他自己也是如此,民豪會在工作一整天後,在搭公車回家的路上打電話跟湯瑪士抱怨那些腦袋有問題的顧客,湯瑪士則會避開自己祖母一連串關於自己對畢業後人生規劃的問題轟炸,躲在自己小時候的房間裡整整四十分鐘跟民豪通電話。

(對於湯瑪士這般的行為查克毫不留情的揶揄他,但這一切仍無疑是值得的。)

有時候,湯瑪士看見一篇報導、一部電視節目或是街上的景象都會讓他想起民豪,相較於簡訊,他已經近乎是反射性地想要拿起手機打給民豪看他是否會接起電話,儘管他可恥地必須承認自己已經打從心底記下民豪的生活日程,這件死他死都不會告訴查克。

而那是一個再平常不過的夜晚,湯瑪士工作得過頭,雖然他在課業進度上有些落後但他累得要命,所以管他的,他一把甩上門後直接倒到床上,哀號一聲後下意識地從口袋掏出手機,從通訊錄上找出民豪的名字,而非查克、布蘭妲或任何他現實生活中有接觸的朋友,並按下了通話鈕。

然後他閉上眼睛等著撥號聲響起,想著等等用什麼話當開頭並抱怨自己的同事跟那些顯然需要好好被管教一番而且還掛著鼻水的小鬼。

但聲筒中響起的並非通話聲,而是某種熟悉的嗶嗶聲,這不該跟民豪扯上關係的,通常只有在跟查克視訊通話時才會聽見這樣的──

接著他從床上彈了起來,目瞪口呆地看著手機就這樣發出視訊通話邀請並在螢幕上看到自己被放大的呆愣表情。

這沒什麼大不了的──才怪,如果之前曾傳過任何能讓對方看見自己長相的圖片,或是曾經視訊過那就真的沒什麼,但這一切太過出乎意外,而湯瑪士──好吧,他只是擔心自己看起來活像個傻瓜。

連接中──

在他那該死不穩定的無線網路正吃力的連上線的同時,他盯著這三個字反覆讀了好幾次,接著突然意識到自己的頭髮因為淋雨的關係亂成一團,現在他的樣子毫無疑問是一團糟,接著他自己的臉不再佔據著大部分的螢幕,模糊的色塊開始出現,某個他猜想是民豪的臉漸漸地在螢幕上被拼湊出來,想必民豪的網路十分的穩定,他正挑起眉毛看著湯瑪士。

「嘿,」民豪說,「怎麼了嗎?」

湯瑪士只是呆呆地盯著他。

這感覺詭異極了,跟某個人聊了好幾個月才終於見到對方的樣貌,過去湯瑪士對於民豪的長相沒有什麼特別的想像,民豪在他腦中留下的印象都是透過文字、笑聲以及他的態度拼湊而成,而現在民豪就活生生地出現在他面前──某方面來說是如此──湯瑪士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像是頓時喪失了說話的能力。

更糟的是,連線的訊號漸漸穩定了下來,畫面更清晰地聚焦在民豪臉上,先前扭曲的方格跟色塊都漸漸從畫面上消失,事後湯瑪士恨不得自己有先花個幾分鐘搞定頭上濕漉漉的頭髮,因為民豪──民豪性感極了,小麥色的皮膚、有造型感深色頭髮──不像某人還滴著水──臉上掛著笑容,湯瑪士不知道該如何描述民豪的樣子,但絕對沒有人像他這般令人著迷。

「嗨。」最後湯瑪士開口,清了清喉了,「抱歉,這是、呃──意外。」

「我想也是,」民豪說,「你看起來快嚇死了。」

「好吧,沒錯,被你看到我措手不及的樣子。」

「老兄,這通電話可不是我打的,如果你這麼想要看到我的話說一聲就好,居然潛意識就做到這種程度。」

湯瑪士笑了出來,搖了搖頭,覺得有幾分頭昏,同時,民豪簡直稱得上完美,而湯瑪士的人生就是一團糟。

「你腦袋到底裝了甚麼。」

「想像力跟創造力。」

「顯然你對自己有所誤會。」民豪回他。

「才不是,」湯瑪士說,「不過算了,隨你怎麼說,你開心就好。」

「我該說感激不盡嗎。」

「你跟我想像中的樣子不太一樣,」湯瑪士不禁脫口而出,讓民豪抬起了眉毛,同時嘴角也勾了起來。

「是嗎?」他問,「你想像中我長怎樣?」

湯瑪士聳聳肩,「不知道,」──不像是我想像中會讓我想揍自己一拳的樣子,湯瑪士在心中偷偷補上──而他決定了,他要就此把自己的名字改做民豪黑粉,現在的情況讓他苦惱得要命。

「如果說這會讓你好過點的話,其實我也這麼覺得。」民豪說,「我不知道你長什麼樣子,但反正你也跟我想像中的不太一樣。」

「我平常不是這個亂七八糟的髮型,」湯瑪士說,「只是因為下雨。」

「我想也是。」

「你覺得這樣不好嗎?」在他來得及阻止自己之前就脫口而出,只能在心中咒罵一聲,但無論如何話都收不回來了,而民豪透過螢幕好奇地盯著他。

「什麼?」

「就──我看起來跟你預期的完全不同這件事。」

「喔,才不是。」民豪搖搖頭,直盯著湯瑪士,一瞬間讓湯瑪士簡直想死,因為民豪根本可愛到犯法的程度,他已經開始覺得自己沒救了,「這絕對不是件壞事。」

----------------------------------------------------------------------------

發現兩人就住在同一個城市像是件上帝的恩賜,又像個天大的災難。

他們是透過一些線索發現這件事的──民豪那時正在上班路上,他沿路詳盡的描述眼前的建築物、號誌跟路燈好抱怨它們有多麼糟糕透頂,讓湯瑪士漸漸拼湊出他所說的景色何在,湯瑪士確信民豪說的地方離自己大約只有四十分鐘的路程。

當他這麼告訴民豪,民豪笑了大概有二十分鐘才接著說,「老天,你就這樣跟一個住在你附近的人談了段遠距離的友情,你沒救了。」

之所以會是個恩賜是因為湯瑪士知道了民豪就在附近,兩人間的距離近得只要湯瑪士搭上巴士就能在一個小時內見到他,不像他原本想像中要存下一整年的打工費並搭上八個小時的班機,民豪就活生生地在他觸手可及的位子,讓這段友情不再只是不切實際的妄想,但同時是個天大的災難也是因為知道了民豪就在附近,只要兩人隨時下定決心要見到對方就能讓它成真,而這件事卻從來都不曾發生過,他們之間是如此的接近,卻仍各自守在一角,兩人都不願打破段距離,起碼不想當第一個出手的那個,儘管湯瑪士有意要這麼做,但他緊張得要命,最後還是沒有任何的實際行動,他不禁好奇民豪是不是也跟他面臨一樣的處境。

因此即使知道了民豪就在同一座城市之中,但某方面來說他還是像在世界彼端一般遙遠,幾個月過去,湯瑪士覺得自己可以跟民豪說任何事,但不包含這件,兩人都沒有任何動作,一切就跟往常一般。

這簡直糟到了幾點,但不代表湯瑪士有要採取任何的行動的意思。

----------------------------------------------------------------------------

湯瑪士可以在他一生的遭遇中列出一長串狗屁倒灶的事,民豪的出現無疑被列在這串清單的最前頭,他就這樣傻傻的徹底被民豪迷住,覺得自己的人生簡直糟糕透頂,更不幸的是,男孩想親另一個男孩可不是什麼兄弟之間會討論的話題,查克也不例外,儘管他過去幾個月來不放過任何一絲藉此嘲笑湯瑪士的機會。

「你已經用我喜歡他這件事情笑了我一整天了!」湯瑪士哀號著,心中發誓再也不要找查克到自己的住處,就算他會帶上免費的晚餐跟電影也不行!

「我才沒有,」查克反駁,「嘲笑你跟看你為情所困是兩碼子事。」

「我才沒有為情所困!」

「你就有,還有,你剛剛是承認你喜歡他了?」

「沒有。」

查克笑了出來,「別再解釋了,查克得分,湯瑪士掛蛋。」

「我可從來沒有當面見過他,怎麼可能連見都沒見過就喜歡上他。」

「拜託,你每天都在跟他通電話,顯然你就是想要他──噁,我告訴你,我完全不想要知道任何有關你性生活的細節,一輩子都不想。」

「可以不要再講這件事了嗎?」湯瑪士咕噥,「他就只是個朋友,就這樣,別忘了我們不但沒有在現實世界中碰過,我還是到兩個禮拜前才看到他長甚麼樣子。」

查克聳聳肩,「有些人結婚的時候都還沒你們這麼熟。」

「那是五零年代的事了。」

「如果只是講電話你就可以跟他變成朋友,那有什麼好不能更進一步的?」

「這是有點道理,可是──」

「你知道我說的沒錯。」查克得意的笑了笑,「別再自欺欺人了好嗎?」

湯瑪士尷尬了想了好一段時間要怎麼回話,最後才說:「他說不定真的是網路騙子啊!」說完看見查克臉上那洋洋得意的表情他立刻就後悔了。

「啊哈!」查克說,「所以你是承認我之前說的沒錯了吧。」

湯瑪士再度陷入哀嚎之中。

----------------------------------------------------------------------------

湯瑪士│14:06

剛剛好像不小心讓查克相信你是騙子了

如果你因此被逮捕的話我先跟你道歉

 

民豪│14:15

你不是都看過我的樣子了嗎

怎麼會

 

湯瑪士│14:16

大概就是因為我討厭那張臉:/

 

民豪│14:21

少來

你愛死我的的樣子了

 

湯瑪士│14:24

自大狂

 

民豪│14:27

顯然我有足夠的本錢

 

湯瑪士│14:3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jfA9TzjALs

 

民豪│14:35

你居然貼給我該死的克莉絲汀

----------------------------------------------------------------------------

電話時間很快的就被視訊通話給取代,湯瑪士愛死了,反正視訊通話免費──儘管這某方面有些危險,湯瑪士不小心就會為了民豪跟他那張大嘴巴浪費掉大半的時間──再來他也可以當面看到那張嘴,還有其餘的整張臉,沒有人可以像民豪那樣讓湯瑪士樂於投注自己的所有目光。

就算一切沒有太大的改變,湯瑪士仍然覺得他們兩人又變得更親近了點,儘管他也知道這是幾個月以來花越來越多時間在對方身上的必然結果,甚至多到接近荒謬的程度,湯瑪士確信自己花在跟民豪聊天的時間遠多於他生活中的其他朋友,多過查克、同事、大學朋友、布蘭妲。

並不是說他除了跟民豪聊天什麼其他的事都做不了,但他就是只想跟民豪聊天勝過於其他人。

----------------------------------------------------------------------------

民豪討厭早安簡訊,所以有時候湯瑪士決定體諒他,只好送出早安視訊邀請,雖然民豪嘴上說這一樣討厭,但他臉上的表情看來可不是這麼一回事。

「早安。」湯瑪士笑了起來,民豪正試著透過螢幕惡狠狠的瞪他,但顯然沒什麼威嚇性。

湯瑪士對於一早打給民豪有些著迷,雖然民豪還是平常那副模樣,但在床單跟日光的陪襯下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更加柔和。

「早,」民豪,「這不會太早了嗎。」

「現在已經十一點了。」湯瑪士說,「你這樣太糟糕了。」

「說的好像你有機會的時候不會熬夜一樣。」

「嘿!你還不是一樣。」

「沒錯。」民豪說,「所以我才說現在還太早,我討厭白天,還有你。」

「我也愛你,」湯瑪士回答,「你真是個甜心。」

「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你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汙點。」

湯瑪士聳聳肩,「如果只是『有時候』,看來我在你心中的地位已經比上個禮拜還要高了。」

「有道理。」民豪說完笑了起來,湯瑪士不知道他是為了什麼而笑,但湯瑪士喜歡民豪這個笑容,喜歡現在的氣氛,一切都輕鬆而自在。

美中不足的只有他希望這樣的氛圍能出現在民豪本人跟他一起待在同個地方的時候。

「我等一下有課,」湯瑪士說,「拜託記得把我叫醒。」

「你到底怎麼一個人活下去的?」民豪問,「怎麼能夠懶成這樣,你沒在床上翻身然後摔死真是不可思議。」

「我就知道你人最好了。」湯瑪士對他比了個讚,「謝謝你。」

民豪笑了笑,「我是說真的。」

「我可是固定都有在跑步,我身材很結實的好嗎。」

「你說是就是吧。」民豪聽起來被他逗樂了,「你真的常去跑步嗎?」

「對阿,不跑覺得全身都不舒服。」

「我們改天可以約出來一起跑。」聽到民豪這麼說讓湯瑪士不禁懷疑這是不是自己的幻想,還是這句話真的出自民豪口中。

「好。」他嘴上甚麼回答,心中卻在咆嘯著:給我你的地址我馬上跑過去!但他是個十足社會化的正常人類,所以他當然沒把真心話給說出來,「改天試試。」

接著他們倆什麼都沒說,湯瑪士忍不住想會不會民豪也跟他有同樣的想法。

TBC

我要明天完結這篇文!!!大家快鼓勵我(欸

评论(12)
热度(36)
  1. 诸葛子瑜北極熊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