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移動迷宮][授權翻譯][Thominho無差] The Next Best Thing 05(完)

就跟之前一樣,在紐特的幫助下他們踏出了第一步。

那時湯瑪士第一次跟紐特視訊,不知道為什麼,只要紐特在民豪就不會打給湯瑪士,唯一一次例外──好吧,也不算例外,畢竟那通電話還是紐特打的,但儘管湯瑪士從沒有見過紐特本人,在連上線那刻看見螢幕上盯著他瞧的金髮陌生人他就知道是紐特。

「嘿,紐特。」他說。

「湯米!」紐特對他笑了笑,「你認出我了!你不會偷偷在關注我吧?」

「對阿,」湯瑪士坦承,「我之前都是在利用民豪接近你。」

「你說話注意點!」民豪在螢幕外發著牢騷,接著紐特就轉過鏡頭,螢幕上出現了民豪正背對著螢幕對紐特比中指的樣子,讓湯瑪士笑了出來,然後紐特又把鏡頭轉了回去。

「看來有人今天很不友善。」湯瑪士說,「說實在的,太讓我傷心了。」

「他只是在忌妒,」紐特說,「別理他。」

「我可不傷心。」民豪說著再度出現在螢幕上,表情看起來比剛剛情願多了,「顯然比起來湯瑪士比較想要跟我聊天。」

「或許你該謙虛點。」湯瑪士說著,讓民豪笑了起來。

「少來了,你知道這是我的魅力所在。」

「哪來的魅力?」

(湯瑪士可以想見如果查克聽到他們的對話會怎麼樣嘲笑他們在調情,那蠢斃了,他們才沒有在調情,而且現在查克明明就待在家裡。)

「老天。」紐特說著嘆口氣搖搖頭,「你們兩個怎麼不乾脆私奔算了。」

「才不要,」民豪反駁,「如果我要跟他結婚我才不會放棄收到結婚賀禮的機會。」

「這倒是滿有道理的,」湯瑪士附和,「也許我們該為了禮物假裝結婚,這樣我就不用再花時間買毛巾了,反正大家不是都會送毛巾嗎?」

「你去的是哪門子的婚禮?」

「我只是說──」湯瑪士說到一半就被紐特假咳的聲音給打住。

「幹嘛?」民豪問他。

「沒事,」紐特說完就勾起了嘴角,「只是──說真的你們怎麼到現在都還沒有見到對方本人?」

他們倆人都沒有回答,湯瑪士猜想大概他們兩人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兩人也都不想先開口,這實在太奇怪太尷尬了,所以才總是在原地踏步。

紐特期待地等著兩人的回答,民豪瞪著眼睛無話可說,湯瑪士則是不安的移開視線。

過了好一段時間後湯瑪士再也受不了,他決定無視紐特的話繼續剛剛的話題。

「我是說,像傳統的那種白色花紋毛巾,」湯瑪士結巴著說,「你知道的,就品質很好、看起來很優雅的那種。」

民豪不以為然地哼口氣,「優雅的毛巾?你說真的嗎?」

「不然該怎麼說,誰叫我就是個優雅的人。」

「隨便你講,等哪天我看到再說。」

----------------------------------------------------------------------------

民豪│22:07

紐特剛剛提到的那個

 

湯瑪士│22:09

字面上來說我們沒有談到任何有關於紐特或是紐特說的話的事,你那個說法很有問題

但沒關係你繼續

 

民豪│22:11

閉嘴

還有

我要說的是為甚麼我們到現在都還沒有見過對方

 

湯瑪士│22:14

我不知道

就是都沒有碰到

怎麼?

你想要見面嗎?

 

民豪│22:17

不然你以為我要問甚麼

老天

 

湯瑪士│22:20

你又沒說我怎麼知道

 

民豪│22:22

現在你知道了

 

湯瑪士│22:25

真好笑

如果你是要問我要不要跟你見面的話我的答案是好

有何不可

 

民豪│22:25

不知道

有些人就只會想要待在線上

我不知道你會不會想要見到我本人


湯瑪士│22:26

當然想阿你在耍甚麼蠢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各方面來說

 

民豪│22:27

這大概是你對我說過最中聽的話了

真肉麻

 

湯瑪士│22:28

我只是想表現的和善點

 

民豪│22:29

真可愛

我想這是我應得的

 

湯瑪士│22:30

我怎麼會幫自己惹上這個麻煩

 

民豪│22:32

大概是因為你愛死我了

 

湯瑪士│22:34

才怪

我們離題了

我也想見見你本人,要約什麼時候

 

民豪│22:35

不知道

都可以

 

湯瑪士│22:37

最近就約?

 

民豪│22:40

最近就約

 

湯瑪士│22:44

 

民豪│22:46

明天來訂個時間?

 

湯瑪士│22:48

好極了

我是說這也該是時候了

 

民豪│22:49

大概吧

畢竟都這麼久了

 

湯瑪士│22:52

那就先這樣吧

晚安

 

民豪│22:53

晚安

還有,湯瑪士

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是說雖然你很討厭

但你知道的

 

湯瑪士│22:55

:)

----------------------------------------------------------------------------

伴隨著民豪願意跟在現實世界中跟他真正見面的回憶中醒來讓這天可以被列入「湯瑪士的美好早晨」清單之中,順位大概就跟他收到摩托車當禮物的聖誕節早晨以及收到大學錄取通知的早晨差不多。

現在是早上八點,他差不多得去工作了,理所當然他做的第一件事是用簡訊跟民豪說早安──同時盡力克制自己不要像是對於昨晚的談話念念不忘一般笑得像花痴一樣。

 

湯瑪士│8:03

早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

你還想要跟我見面嗎

 

民豪│8:10

不要

你滾開

我不想要靠近任何會一早就開心成這樣的人

 

湯瑪士笑了

----------------------------------------------------------------------------

接下來的一周對湯瑪士而言無疑是最漫長的一周。

就算知道了彼此住在同一座城市,就算距離如此之近,但工作跟課業還是狠狠的佔去他們大半的行程,他們怎麼都喬不定彼此有空的時間,最後只能約在下個周六,該死的。

湯瑪士一向不怎麼有耐心,他絕對不是會乖乖待著等時間到來的那種人,只要有甚麼能做的他就沒辦法靜靜坐著,不幸的是這次由不得他,

但他也沒有因此好好地把這段時間拿來花在追上散文作業進度或是多打工賺點錢這種有益於自己的事情上。

他把所有的空檔都拿來跟民豪通電話。

簡訊最棒之處就在於不管他們有多忙,都還是有時間能跟對方說上話,不論周遭發生什麼事或對方有沒有空都還是照樣能傳,他會在公車上發個幾句給民豪,民豪則會用 Snapchat 發圖片給他,或是在換班的時候偷個幾分鐘空檔跟湯瑪士抱怨剛剛遇到的難搞婦人。

雖然這遠比不上能跟民豪待在一塊,但起碼他們沒有因為忙碌而失去跟對方聊天的機會,湯瑪士跟幾個朋友就是因為這樣而漸漸疏於聯絡,他很慶幸民豪並沒有走上相同的結果。

這不是最完美的方式──兩人一路視訊到半夜,兩人都已經各自捲在被子裡隨時會昏睡過去,心知再過不了多久就能確確實實的見到對方,沒有什麼比這更讓湯瑪士期待的了。

----------------------------------------------------------------------------

民豪│22:09

等不及明天趕快來

我終於可以當面給你一拳了

 

湯瑪士│22:11

要回到暴力威脅的階段是嗎?

一切又回到原點

美妙的初遇

 

民豪│22:15

你居然能把我想揍你這件事說得這麼肉麻

我都快要開始佩服你了

 

湯瑪士│22:20

只是我的眾多才華之一

 

民豪│22:25

我已經開始對你的話免疫了

明天見

 

湯瑪士│22:28

明天見!!!!!!

 

民豪│22:34

再傳表情符號給我明天就取消

 

湯瑪士│22:36

去你的有種試試

----------------------------------------------------------------------------

如果說之前等著這天到來的日子是乏味,那麼在一間小咖啡廳等著民豪現身就是極度的煎熬。

他一次次地望向手錶看自己是不是早到了(沒錯),或是民豪遲到了(他是),或是距離約定的時間過了多久,他也再三檢查手機看民豪有沒有傳來任何簡訊說臨時來不了或是「哈哈這只是個騙局民豪根本不會來」,但是他一封簡訊都沒收到。

湯瑪士就這樣一個人坐在原地,喝著一大杯熱可可,突然開始全心祈禱說不會到頭來民豪真的是個手段高超的網路騙子,光想到要跟查克解釋這件事就讓他毛骨悚然。

這樣子的想法讓他更加洩氣,但他就是止不住把事情往更糟的地步想,只能試著伸展下手臂讓自己放鬆點,卻不小心把整杯熱可可撒在桌上。

湯瑪士在心中哀嚎一聲。

「沒事吧?」某人說。

湯瑪士認得這個聲音,不自覺的張大了嘴,全然忘了翻倒的熱可可、咖啡師瞪著他的視線以及他準備要拿的紙巾,接著他轉過身了,見到了民豪。

民豪就站在他身後,搭著雙手微笑著,搖了搖頭像是不能相信湯瑪士是真實的,又像是被眼前的景象給逗樂了,他本人看起來比在螢幕上更加吸引人,尤其是臉上掛著微笑又莫名帶著幾分靦腆的時候,湯瑪士簡直想就地找個洞把自己給埋了。

同時,湯瑪士也注意到了民豪手臂的線條該死的好看。

「我平常不是這個樣子的。」湯瑪士說。

民豪笑了出來,「剛剛那可夠滑稽的了。」

「才過了三秒但我已經開始討厭你了。」湯瑪士吸口氣,讓民豪露出被冒犯的表情。

「真沒禮貌,」民豪說,「你先站起來吧,不覺得這個姿勢很奇怪嗎。」

「我沒有料想到第一次碰面會是這副模樣,」湯瑪士附和著說,「我想我該先拿些紙巾來。」

「對啦對拉,你先站起來就是了,你這渾蛋。」

湯瑪士照著他說的站了起來。

「嘿,」民豪說,「現在這樣好多了對吧?」

「毫無疑問。」湯瑪士回答,忽略那張因為熱可可還冒著煙的桌子,「但你會怎麼跟別人說?我猜你不會讓我忘記剛剛的畫面的。」

「你真是了解我,」民豪勾起了嘴角,「過來。」

接著他擁抱了湯瑪士,民豪先是靠近了點,拉過他的手然後就緊緊抱住他了好一會兒,雖然湯瑪士沒有預期到這樣的發展,但他一向以自己的應變能力自豪,於是他也伸過手用同樣的力度回抱了民豪。

後來民豪先結束了這個擁抱,如果按湯瑪士的想法來那麼他們大概還得再抱上好一段時間,同時湯瑪士直覺得不可思議──能夠與民豪這樣的親近,終於。

「我們得趕快去拿紙巾,」民豪開口,「不然那個咖啡師真的會下手殺了你。」

----------------------------------------------------------------------------

跟民豪通簡訊或電話的魅力在於,他們之間的相處自在、輕鬆又好,不需要特別費力做些甚麼,也不會感到尷尬或提心吊膽的,就只是隨意又自然,因此讓他深深地沉迷。

而在現實世界中跟民豪相處,除了以上的優點仍然存在之外,最棒的莫過於是民豪本人就活生生地在他身旁,這簡直好得不能再更好。

從沒有任何人能讓湯瑪士相處的這麼自在,當湯瑪士快接不下話的時候,民豪就會把句子接上,當話題快要變得枯燥的時候,湯瑪士就能找個笑話讓氣氛再熱絡起來,他就是知道民豪絕對會捧場,即使民豪都會搖搖頭佯稱這是有史以來他聽過最糟的話題。

同時湯瑪士也止不住腦中閃過各種念頭,像是「這簡直稱得上他經歷過最棒的約會」,平心而論這是實話,畢竟他有過些糟糕透頂的約會經驗,但之後又只能在心裡搖搖頭,提醒自己說今天根本不是甚麼約會──大概──他可沒聽說過有什麼人的約會是以把熱可可撒在桌上的畫面當作開頭的,不過他們的關係一路走來可也都不是依循什麼正常的模式。

所以他不介意這是個約會,甚至他還會十分樂於打今天當作一場約會,當然他嘴上不會這麼說,反正心中想想也不過分吧?

漸漸天色暗了下來,他們正待在公園裡頭,附近的孩子們都陸續跳下鞦韆或滑梯往出口走去,秋天的傍晚有些清冷,但就算冷得下起雪來也動搖不了湯瑪士想要繼續待著的念頭。

「我們改天一定要再約一次。」民豪這麼告訴他,他們坐在一張長椅上,湯瑪士正在用手抹掉因為笑過了頭擠出來的眼淚。

湯瑪士帶著笑容轉向他,「怎麼?你就這麼想念我嗎?」

「跟我無關,」民豪說,「是紐特想要見你,我一回家就要刪掉你的電話。」

「你才不捨得刪。」湯瑪士說。

「走著瞧。」

「沒差,反正我比較喜歡紐特。」

民豪用手肘輕推了他一下,「你不能這樣,你不能喜歡我朋友多過我,這就像是違反了世上朋友之間的相處原則,你這個爛朋友。」

「你在忌妒嗎?」湯瑪士一面問一面勾起了嘴角,對此民豪只是搖了搖頭。

「你沒救了。」

「你就是在忌妒。」

民豪哼了口氣,「隨便你說,湯瑪士,就繼續作夢吧。」

「民豪,這沒什麼,」湯瑪士說著拍拍他的肩膀,「我只是說好玩的,我還是比較喜歡你,只要你不要像個渾蛋──」

湯瑪士沒能說完這個句子,他事後甚至完全想不起來自己本來到底想說些什麼,因為民豪突然吻了上來,民豪的嘴唇很軟,一開始湯瑪士有些反應不過來,但很快的也投入在親吻之中,心跳快得像是要衝出胸膛,覺得整個人飄然的像要飛了起來。

民豪親吻的方式就這樣變成湯瑪士世上最愛的事物。

同樣地,民豪是率先結束親吻的那一個,湯瑪士十分樂於就這樣一輩子親吻下去,但並沒有如他所願,而民豪正滿臉期待地看著他。

「你覺得這──還好嗎?」

湯瑪士花了幾秒才找回組織句子的能力,但一開口所有的詞語都亂成了一團,「我──呃,當然,我是說這比『還好』要好多了,對,就是這樣。」

民豪聽完滿臉的笑容,「很好,我想這大概是讓你閉嘴的最好方法,顯然我想得沒錯。」

「這樣的話我只好一直亂說話了。」

民豪笑了出來,「你一直都是這樣。」說完他就向前再次吻上湯瑪士,比剛才要溫柔些,民豪的嘴唇仍舊柔軟,一切都自在簡單的不可思議。

湯瑪士心想他大概真的能夠把今天稱作是一場約會了。

「順道一提,」民豪說,「我沒在忌妒紐特。」

湯瑪士哼口氣,「明明就有。」

「才沒有,我恨死他了,都是他讓我們走到這個地步。」

「那我們不是該感謝他嗎?我可不會對某個幫我找到對象的人發火。」

民豪想了想「也是,但一樣,都是他害我認識你這個渾蛋,去他的紐特。」

「去他的紐特。」湯瑪士附和。

民豪笑了笑,又一次吻上了湯瑪士。

----------------------------------------------------------------------------

隔天早上湯瑪士是在民豪身旁醒來,天才剛亮讓他還有些昏昏沉沉的,他發現雖然民豪討厭早安簡訊跟視訊,但顯然他十分享受早安吻。

突然湯瑪士的電話震動了起來,他轉過身去,出於習慣心想大概是民豪打來的,但接著又想起民豪本人正躺在他身後,還在半夢半醒之際,他有些迷茫地讀著螢幕上的簡訊,然後微笑了起來。

 

紐特│08:17

不客氣


END

還好有趕在 12 點之前翻完,完結拉~~~(灑花

原本想說這篇翻完要接著翻另一篇U.N.C.L.E的文,但發現已經有人在翻了,所以之後會再翻這個作者的另一篇短文,謝謝大家,一樣有想看的歡迎推坑XDDDDD(接受推坑的 CP 在我主頁裡有

评论(8)
热度(52)
  1. 诸葛子瑜北極熊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