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

有想看的翻譯歡迎推薦,Kinsman 哈蛋、蛋哈或查蛋(限沒有哈梅或梅哈的)皆可,或是 The Maze Runner 的民湯(不拆不逆!)跟 The Men From U.N.C.L.E (美蘇蘇美我都接受)都可以,以上HE限定,不接受ABO,如果有喜歡的就會翻

[U.N.C.L.E][授權翻譯][美蘇] Inhuman 06

06

有天伊利亞被一群由被稱為萬磁王的變種人為首的份子給劫去,笨拙的手段顯示這次行動並非出自萬磁王的指示,但卻意外的成功,他們打算進行一連串的實驗好將一般人類轉變成變種人,目前為止已經有不少人為此而喪失了性命。

伊利亞試著從遍布全身的痛苦中轉移注意力,他有些恍惚地想著那個萬磁王有沒有可能能轉而加入他們,畢竟操控金屬這種能力不論是執行任務或是在戰爭中都非常地派得上用場。

在實驗的最後階段他依稀聽見了拿坡倫闖進來的聲音,但一切都太遲了,那人將儀器停下的那一刻實驗就徹底結束了。

伊利亞的身體渾然無力,意識也漸漸模糊不清,拿坡倫緊抱著他的身體,憤怒的狂吼著,接著拿坡倫的雙眼轉成了紅色,一道道的雷射光衝出了他的雙眼,講那夥變種人的據點破壞殆盡。

「不!你的身分──」

「我看著我父親因為認為這個世界還不足以接受我而死在我面前,我不會讓這種事情再發生了。」

拿坡倫就這麼直接抱著伊利亞從那已成廢墟的據點中飛了出來,伊利亞從沒見過拿坡倫的這一面──他穿著藍色的緊身套裝,被包覆著的結實軀體中蘊含著無與匹敵的力量。

伊利亞伸出手碰了碰拿坡倫的臉。

「Moya dusha」

我的靈魂。

接著他的視線就只剩一片黑暗。

----------------------------------------------------------------------------

就是這樣,一切都結束了,伊利亞死了,就死在他的懷裡,一如他所熟知的未來所預示的,不論是他的心或是標誌都傳來無比的刺痛,他能感受到標誌正漸漸染上鮮血般的艷紅色,他早該知道這樣的結局的不是嗎?未來無法被改變,他的靈魂伴侶有朝一日都將離他而去,就算伊利亞也不例外。

傑納斯所象徵的終結,正是他靈魂伴侶的死亡──所有的靈魂伴侶的死亡,他們終將死去,留下他隻身一人直到末日,他早該知道的。

紅色──世界被染成通紅一片──

他落回地面,將伊利亞放到醫護室的床上,體內湧起無盡摧毀一切的渴望。

所有東西。

所有人。

這對他而言再簡單不過了,體內以往被好好控制著的力量全都湧上了他的雙拳,渴望著被釋放。

但最終他還是鬆開了拳頭。

----------------------------------------------------------------------------

伊利亞醒了過來。

他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緊密狹小的空間之中,就在一個箱子裡他就認知到自己活生生地被埋了起來,他推想大概時間還過不了太久,否則裏頭的氧氣早就會被他耗盡導致缺氧而死,他一拳打穿木板,意外的發現這比他想像中的要容易得多,甚至一點都不覺得痛。

又多打了幾拳後上頭的土壤灌了進來,他趕緊憋住呼氣,用盡全力爬出土堆,好不容易才讓自己鑽了出來,他急忙大口大口的吸著氣,感受著再次能夠呼吸新鮮空氣的美好,等到呼吸平復後他拍了拍衣服上的塵土──一套顯然是蘇聯品牌的條紋西裝。

那個渾蛋竟敢趁他昏迷的時候活埋他,甚至還費心幫他裝扮了一番,就算是玩笑也完全過了頭。

他還以為自己足夠了解他的靈魂伴侶是個什麼樣的人,想必他太高估自己了,他要殺了叫拿坡倫還克拉克什麼的傢伙──就算那個傢伙大概怎麼都殺不死他還是會去試試看。

----------------------------------------------------------------------------

等他回到了總部,所有人都面色訝異地看著他,有些人還帶著幾分恐懼,讓他突然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

這時他的靈魂伴侶從某個辦公室走了出來,看見他後就猛然停下了腳步,拿坡倫直直盯著他,混帶著不安、震驚與一絲希望的盯著好一段時間,「伊利亞?」

「嗯哼。」他直接對拿坡倫的肩膀開了一槍。

子彈的力道讓拿坡倫稍微後退了些,像是會感到疼到一般畏縮著,但他西裝上的彈孔並沒有滲入任何一滴血,同時伊利亞的本能也深深斥責著他居然試圖要傷害他的伴侶。

拿坡倫加快腳步一把抱過他,用的力道像是這輩子打算再也不放開他一般,甚至能夠感覺到拿坡倫在輕顫著,偏快的喘息打在伊利亞的耳朵旁。

「你直接埋了我。」他控訴著對拿坡倫說。

「你──」伊利亞能夠察覺他嚥了口口水,「你死了,標誌也被染成紅色,你、我──我以為你也離開我了。」

伊利亞有些不確定地抬起雙手,回抱著拿坡倫,通常他們不會如此不顧周遭的人的視線,但他們就保持著這樣的姿勢過了好一會兒。

後來他們才發現伊利亞確實被轉變成了變種人,他不會老化,也不會死亡。

----------------------------------------------------------------------------

拿坡倫在床上坐起身來,伊利亞正在他身旁熟睡著,現在他終於理解傑納斯所代表的終結對他而言到底有什麼樣的意涵了──終結他不斷找尋著靈魂伴侶的人生、終結他只能夠隻身一人的人生。

----------------------------------------------------------------------------

「你應該樂翻了吧?現在你能跟他永遠在一起了。」蓋比雖然是衷心的替他們兩人感到開心但仍不免有幾分忌妒,畢竟她早晚會先一步死去,博士又會再度孤單一人。

他認真想了想自己是否該感到開心,而當他想到他在組織裏頭結交的新朋友、想到蓋比、想到韋弗利,他心裡頭就有了答案。

「蓋比,永恆的生命不盡然像你想的那麼美好。」

----------------------------------------------------------------------------

「伊利亞‧庫亞金。」那男人笑開了嘴角向他打招呼,露出來的潔白牙齒讓他看起來就像隻獵食動物般,「歡迎加入長生不老俱樂部,我是傑克‧哈克尼斯。」他說著朝自己大動作地比了比,「你已經見過博士了。」說完又比向他左側的男人。

伊利亞皺起了眉頭,博士的樣子跟他以前在那些組織的檔案室裏頭看過的都不同,也不像之前跟拿坡倫擁抱的男人,想到這點他忍不住沉下臉來,體內那頭名為佔有慾的野獸開始蠢蠢欲動。

博士穿著一件內紅外黑的長外套,裏頭是一件白色的襯衫,從博士看見他的瞬間稍稍變了臉色的跡象看來顯然博士也記得那次見面的情形,另外在博士身旁的蓋比正喝著咖啡,一手不經意地搭著博士的手,看上去很開心的樣子。

韋弗利則坐在傑克的右方,讀著報紙的同時還用一手拿著茶杯,他朝伊利亞看了一眼,「噢,別管傑克,他就是這麼誇張的人,但反正你的伴侶是拿坡倫你應該也習慣這種事了。」

兩名 U.N.C.L.E 特工似乎都樂於有個外星人伴侶這件事情,伊利亞從沒看過韋弗利這麼輕鬆自在的模樣,他的上司察覺到的他的視線後抬起了單邊的眉毛,像是能猜透他現在的想法一般,「如果你是要問我跟傑克的事,還有我怎麼適應的這麼好的話,我只能說你該找個機會跟博士一起去旅行,在遇過有十隻腳又融合了宇宙中所有性別在其中的的外星人後你就不會再糾結性別或性像這種問題了。」

「跟那個外星人上過床後更是如此。」

博士無奈地用一手蓋著臉,「傑克!」

「怎麼?我就是說說──」幸好在傑克繼續說下去前韋弗利就打斷了他。

「不過,拿坡倫在哪?這次的團體約會不是他跟傑克的主意嗎?」

韋弗利剛說完餐廳的門就被打了開來,從標誌位置傳來的感應讓他立刻轉過身去。

轉身的瞬間他就愣住了──拿坡倫穿著一身休閒的打扮走了進來,不像平常西裝筆挺的模樣,大概是走在未來時尚潮流的尖段,畢竟伊利亞從沒見過這麼時髦的打扮,餐廳裡的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拿坡倫身上,讓他忍不住想要把拿坡倫的這副模樣給據為己有。

拿坡倫穿的是一件黑紅色交錯的格子花呢襯衫,恰到好處地將下擺紮在褲子裡,合身的剪裁充分襯托出他厚壯的胸膛、結實的臀部跟堪稱完美的腹肌,伊利亞不是沒看過別人穿格子襯衫,但這樣的布料穿在別人身上通常都像是件睡衣,而不是像──拿坡倫,那個美國人刻意捲起來的衣袖讓伊利亞能夠清楚看見底下精實的手臂,露出了些許平時總被遮在衣服底下的黑色毛髮,領口一路開到第二顆鈕扣的位置,讓胸毛若隱若現的,見到眼前的景象讓伊利亞不得不艱困地吞嚥了一下。

但最要命的是拿坡倫的牛仔褲,他以前從沒見過拿坡倫穿牛仔褲的樣子,緊身的能夠完美勾勒出拿坡倫臀部的線條──尤其當他微微側著身體跟服務生說話的時候──如果看得夠仔細甚至還能發現前方的凸出,腳上的靴子雖然看上去只十分耐穿而非花枝招展的樣式,但伊利亞敢肯定那絕對是產自某個貴得要命的名牌。

某人的輕咳聲讓伊利亞終於想起要收斂自己的視線,他看見拿坡倫帶著微笑的臉,些許的鬍渣讓他看上去調皮又性感,拿坡倫直接坐到伊利亞身旁,「抱歉,路況太糟了。」

博士鄙視的看了拿坡倫一眼,「滾到別的地方賣弄這種性感樵夫裝去,你這套打扮根本妨害風化,你本人也一樣。」

「噢,博士你真是讓我受寵若驚,我沒想到你對樵夫有這樣的癖好,果然活著的每一天都能發現新的事情呢。」說完他對傑克眨了眨眼,對方也給他同樣的回應──對此韋弗利只能無奈地搖搖頭,表示他的伴侶完全不受控制──兩人的互動讓伊利亞又湧起一股強烈的佔有慾。

他只能用力掐了下拿坡倫的屁股──真結實。

拿坡倫驚呼了一聲,在那之後整個午餐的氣氛就變得和善多了。

----------------------------------------------------------------------------

「你──跟傑克?」伊利亞從他在餐廳跟傑克說話開始就時不時用懷疑的眼光看著他,從頭到尾也沒給傑克什麼好臉色,一結束回到房間就直接開始質問他。

「──或許吧。」他很快地看了伊利亞一眼,有些擔心對方情緒又會突然爆發出來。

伊利亞繃緊著臉,試著把雙手固定在餐桌上保持冷靜,「什麼時候的事?」

「戰爭剛開始的時候。」

聽到這回答伊利亞氣得直接從椅子上跳起來,「我的標誌──」

「──已經出現了,但我們那個時候又還沒遇到。」他聳聳肩,不懂伊利亞到底在忌妒些什麼。

伊利亞怒吼一聲,而克拉克就隨便他把自己一把推到床上。

TBC

下一更完結~~~

评论
热度(3)
© 北極熊 | Powered by LOFTER